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解密:哪位中共叛徒讓中統特務們佩服的五體投地?

顧順章叛變

聽到打狗隊長顧順章第一時間在武漢投降,身在南京的徐恩曾就坐不住瞭。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死對手竟然歸順瞭國民黨,讓他既興奮又高興。於是他提前兩天就在南京等著顧順章瞭。

兩個人都是特務頭子,一個曾是共產黨的得意幹將,一個則是國民黨中統局的局長。兩個人在一個特殊的場合下見面,也是歷史性的。畢竟,擁有相對高度的兩個人是惺惺相惜的。而且徐恩曾也是一個愛才的人,這一點也受到瞭蔣介石的影響。在南京,徐恩曾在一個很隱秘的辦公室(南京中山路305號)與顧順章見瞭面,進行瞭一番交談。在徐恩曾的眼裡,顧順章個子不高,其貌不揚,但是擅長交際,說話很幽默(呵呵,海派清口?),善於心理戰,對人的態度很隨和!無疑,這種人才是難以對付的!如果不是叛變革命,顧順章真是一個很難找到缺點的人。與這樣一個人交談,是很考驗耐心的。但是徐恩曾也是一個厲害人物,特別擅長心理戰。

顧順章來到徐恩曾面前,似乎像是久未見面的老熟人一般。兩個人先是友好的握手,然後開誠佈公的聊天。

徐恩曾也是一副老熟人的強調問候:“一早就聽到顧老弟要來南京做客,我事先也並未做多少準備,還請諒解!”

顧順章:“您客氣瞭!這次來,我還是帶著任務來的!”

徐恩曾:“哦?顧老弟,其實我有一事不明?你當年為什麼加入共產黨,而不是國民黨?”

顧順章用手理順瞭一下頭發:“這話話長瞭……當年共產黨組織工人運動,也是十分有聲勢的!我參加瞭工人運動,並且結識瞭一些共產黨員。這個組織也是有理想的組織!至於國民黨,我想老兄比我更有發言權吧!”

顧順章將話語權踢給徐恩曾,徐恩曾笑瞭笑說:“每一個政黨都有自己的信仰……國黨有國黨的信仰!與共產黨相比,可能信仰不同,方針政策不同罷瞭!但是國民黨是正統出身,是中山先生的遺產!”

顧順章:“是啊,你說的不假!但是我這人對於政治並不熱衷!共產黨裡一些綱領紀要我瞭解的不多……”

徐恩曾借機拉攏顧順章:“呵呵,顧老弟沒有必要刻意隱瞞!據我瞭解,共產黨還是十分在意你的!因為你的身份足夠特殊嘛!”徐恩曾開始說一些好聽的套話,放松顧順章的警惕心。

顧順章也開始說出共產黨的一些問題:“我這個是沒有階級仇恨的……這些東西是共產黨倒給我的……後來我發現自己上瞭當,但是卻沒有瞭退路!有幾個人在裡面從中作梗,無非是想引起混亂!徐老兄,國民黨內是不是這樣?”顧順章的內心開始動搖瞭。

徐恩曾剛柔並濟、軟硬兼施:“顧老弟,你的擔心是多餘的!而且現在革命形勢已經明朗瞭……共產黨隻不過是眼前的一片浮雲罷瞭!而且國民黨是非常欣賞和接納你這樣的人才的!至於共產黨,當初企圖分裂黨,就是想要引起混亂!如果你繼續為共產黨賣命,也是死路一條啊!”

徐恩曾見談話有效果瞭,便給瞭顧順章兩個時辰的考慮時間。此時的顧順章已經在徐恩曾的掌控之下。顧順章雖然槍法瞭得、而且又懂得魔術表演,但是與大特務頭子徐恩曾相比,他還是要甘拜下風。

兩個時辰後,顧順章開口說話瞭。他交代的第一件事就是徐恩曾的貼身機要秘書錢壯飛。這個事令徐恩曾大吃一驚:“他怎麼會是共產黨的人?”徐恩曾仔細想瞭一下,錢壯飛已經與前一天提前離開瞭南京,這讓他十分悔恨!自己信任的貼身秘書,竟然是共產黨的臥底!不過此時顧順章聽到錢壯飛提前動身,離開南京的消息更加十分擔心!他害怕共產黨會提前下手,對付自己遠在上海的傢人。

顧順章開始冒起冷汗:“徐老兄,我的傢人還在上海……他們知道我被捕的消息,一定會痛下狠手!現在我該怎麼辦?”

為瞭穩住顧順章,徐恩曾便說:“你盡管放心,我現在派人去上海,爭取提前一步趕在共產黨之前!”

說完這話,徐恩曾於是派一些本事高強的特務奔赴上海,順便捎著顧順章的信給他的妻子。不過徐恩曾的特務們還是晚瞭一步,顧順章的妻子兒女並未遭到共產黨的屠殺,而是把他們轉移到隱秘場所。雖然徐恩曾的人撲瞭空,但是顧順章還是感受到國民黨的誠意,覺得共產黨手段殘忍,於是才跟國民黨合作。顧順章終於叛變瞭,他的徹底叛變是徐恩曾的功勞。顧順章叛變後,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地下交鋒一下子占據瞭優勢,各個站點都活躍瞭起來。幾乎每天都能把聽到共產黨的重要人物被捕的消息。

但是在徐恩曾的眼裡,顧順章隻可利用,不可信任!顧順章是一個順風倒的人,哪裡有所顧忌就倒向哪裡。到瞭後期,顧順章在共產黨的施壓下,竟然又與共產黨聯絡到瞭一起。徐恩曾說:“此人已經沒有利用價值!必須要及時鏟除掉!”不過在顧順章叛變革命的這段時間裡,徐恩曾竭盡全力安排這個大特務給中統小特務們上課,手把手地傳授特務技能!徐恩曾雖然是特務頭頭,但是對顧順章的本領還是瞠目結舌、十分欣賞!

那段時間,顧順章也是傾囊而出……盡可能的把自己的本事傳授給中統特務。其中顧順章把他從蘇聯“克格勃”學來的本事變成教材,這些教材有《組織工作》、《訓練工作》、《情報工作》、《偵查工作》、《行動工作》和《審查工作》,後來這六本書匯編整理成《特工工作的理論與實際》。後來顧順章寫書成癮,與王一心合作瞭一本《中國共產黨的特務工作》以及臨死前還打算出的一本《“人”的研究》(最後不瞭瞭之),這些書不但成為國民黨特務的教科書,而且還得到瞭徐恩曾的極高贊譽。

曾經接受過顧順章訓練過的特務回憶道:“此人簡直是一人間奇貨,天生為特務而生的!他懂得易容術,易容之後,難辨其人面目。此人還有一套培養特務的體系,且體系非常科學,行之有效。此人的攻心術也瞭得,而且還懂得槍法、格鬥、擒拿等。”

顧順章剛剛加入國民黨陣營就迅速適應瞭新身份。後來他還偷偷摸摸與戴笠勾結,幫軍統訓練特務……並且挑撥中統和軍統之間的關系,弄得徐恩曾跟戴笠老死不相往來。而他手中的特權也越來越多,私心逐漸膨脹!於是有瞭以後,他竟然還企圖成立新共產黨與共產黨、國民黨分庭抗爭!但是顧順章的預謀還是被老奸巨猾的徐恩曾識破,最後將他除掉。

徐恩曾回憶:“我所引以為憾的這位在初期反共戰鬥中具有特殊貢獻的朋友,不曾和我合作到底。在民國二十四年的春天,因和敵人重新勾結而被處刑。由於他的不安分的本性,我雖盡量優容他、款待他,是他的生活方面不感到欠缺,不料日子一久,他對這樣的生活仍感到不耐,他的個性需要有刺激,他要找政治上的出路,他不願像我們這樣做不求人知的工作。最初,他在我們這邊找出路,找不到,於是又偷偷摸摸去和共產黨勾結。事發的前幾個月,我們在上海破獲瞭中共的地下總部,搜獲一部分文件,其中有關於我的內部人事和業務情況的調查報告,這些材料無疑是我的內部工作人員中透露出去的,有人曾懷疑到他,但是沒有其他佐證,故未采取任何行動。不久,經過一個新近被捕轉變的共產黨分子的證實,上述材料確是他報告的。我才開始對他註意,但隻是警戒而已!又過瞭不久,我派在他手下做事的工作人員向我報告,他有實施暗殺計劃後,逃亡江西赤區的準備,於是我們對他的最後一點希望也隻好放棄瞭,我前後經辦和他同等重要地位的共產黨分子的自新轉變案件,不下五、六十起,顧順章是唯一的轉變後又想回到敵人懷抱的一個,我愛惜他的才具,至今仍以不能挽救他而感到惋惜!”(選自《徐恩曾回憶錄》)

可見徐恩曾對顧順章是又愛又恨!愛他的才能,卻恨他的“不安分”!而顧順章也正因為自己的不安分而引來殺身之禍。

相關閱讀推薦:

軍統與抗日:臭名昭著的軍統光明的一面

揭秘:國民黨軍統在大陸的最後的暗殺名單大曝光

大解密:軍統最後的暗殺名單上竟有這些人?

葉永烈揭秘:“鏟共專傢”誘使顧順章叛變

軍統、中統特務為何始終無法打入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