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叢林中的血戰 美日太平洋戰爭狙擊手PK大盤點

  導讀:從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到1945年戰爭結束,美日雙方在太平洋上進行瞭殘酷而又血腥的對抗,這其中既有巨艦、飛機和坦克的鋼鐵碰撞,也有普通士兵之間的搏命火拼。在所有的士兵中,有一個群體最神秘,也最令人恐怖,這就是狙擊手,他們手中的狙擊步槍,就像死神的鐮刀,讓對抗雙方的官兵們不寒而栗。

  美軍狙擊手——狂熱的射擊愛好者

  在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前,美國海軍陸戰隊中有一些專著於靶標的優秀射手,對他們來說,參加海軍陸戰隊一年一度在佩裡堡進行的遠程射擊比賽是一項異常殘酷但是也具備巨大吸引力的競爭。無論如何,海軍陸戰隊,總是軍隊中那些狂熱射擊愛好者的支柱。在戰爭初期,陸戰隊的狙擊訓練課程已經有瞭一定的根基,到1942年末,又分別在加利福尼亞的綠地軍營等3個地方建立瞭偵察-狙擊手訓練基地。陸戰隊的狙擊學員們被教授一些基礎知識,包括如何測算距離、糾風偏、閱讀地圖、偽裝、觀察和一些野外技能,以及從100碼到1000碼(92~923米)范圍內的射擊技巧。美國海軍陸戰隊采取的這種訓練方式可能是當時世界上惟一的,沒有哪個國傢曾經訓練其狙擊手在這麼遠的距離上射擊。可是在戰爭中,這種訓練方式的好處就顯現出來瞭。沖繩戰役中,美軍狙擊手丹尼爾?卡斯在1200碼(1100米)的距離上幹掉瞭日軍的機槍手。


  海軍陸戰隊的基礎訓練是偵察和進攻性狙擊,盡管在太平洋戰爭早期這些目標很難達到,因為那裡的叢林地形使“標準”的狙擊行動很難展開。陸戰隊的偵察-狙擊小組由三人組成,包括一個狙擊手、一個觀察員,以及一個後備隊員。後備隊員的主要作用是使用步槍或者沖鋒槍為整個狙擊小組進行警戒保護,陸戰隊每連配備一個偵查-狙擊小組。可是在實際行動中,由於傷病和死亡造成的減員,陸戰隊狙擊小組最後經常隻有一個人,由步兵在後面實施支援。

  日軍狙擊手——帝國的榮耀

  與美軍相比,在戰爭開始的時候,日軍的實戰經驗相對豐富一些。20世紀30年代,日軍狙擊手已經在中國東北地區獲得瞭相當程度的鍛煉。在訓練中,日軍狙擊教官要求狙擊手盡量遠離陸地到荒島上生活,隨身攜帶很少的一點水和大米。像美國大兵後來在越南戰場上碰到的越南人一樣,日本人自給自足的本領也超強,這意味著他們也可以依靠很少的一點食物潛伏一周時間,而歐美人如果用這點食物生活一周,恐怕連爬向救護站的力氣都沒有瞭。日軍的狙擊手不是自願的,專傢經過精挑細選以後,被認為最適合這個行當的士兵才能成為狙擊手,對日本軍人來說,這些人是帝國的榮耀。日本人的訓練非常實用,重點是實戰中的射擊、偽裝和隱蔽戰術,但是與歐美狙擊手相比,日本狙擊手搜集情報的能力較差。


  在超過600碼(553米)的距離上,日本狙擊手被教導要絕對熟悉自己的武器,要在各種氣候條件下進行射擊訓練,以使自己瞭解在不同的風力、空氣以及其它因素條件下彈著點的變化情況。日本在射擊技巧理論方面不如盟軍,但是日軍狙擊訓練的目的不在於此。另外,日軍的許多狙擊步槍沒有安裝可調節式瞄準鏡,這樣做的好處在於,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步槍的零度位都是固定不變的,狙擊手不用為瞄準鏡出瞭故障而擔心。許多日軍狙擊步槍還安裝有可折疊的金屬支架,幫助狙擊手在瞄準的時候穩定槍身。日軍狙擊手還經常隨身攜帶一小塊U型金屬板,一頭尖尖,用於插入泥土中,凹口處支撐步槍。事實上,日軍狙擊手很少在較遠的距離上進行狙擊,不是因為技術上達不到,而是因為金屬瞄準具在距離上的限制。

相關閱讀推薦:

中國海軍艦隊到西太平洋訓練 日本艦機跟蹤監視

戰犯島田繁太郎:太平洋戰爭時期南進計劃的執行者

戰犯米內光政:因反對太平洋戰爭竟被認為和平人士

伏見宮博恭王:太平洋戰爭日本海軍的真正掌舵人

二戰太平洋戰場:日軍為何放棄雄代號作戰?

大吹浮誇風:日本海軍太平洋戰爭集錦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叢林中的血戰

  在太平洋戰爭中,美軍的狙擊手通常以2人或3人小組的形式行動,在戰鬥中,小組很快就根據叢林戰的特點進行瞭現實的分工:一個人攜帶有瞄準鏡的狙擊武器,他的觀察員攜帶一個較輕的半自動步槍,如.30口徑的M1或者.45口徑的“湯普遜”沖鋒槍,第三個人攜帶一個較強的火力,如.30口徑的“白朗寧”自動步槍。.45口徑的“湯普遜”沖鋒槍用於近距掃射,但是這種沖鋒槍的子彈很難穿透濃密的熱帶雨林,在這種情況下,“白朗寧”自動步槍就會派上用場。而安裝瞭高倍率Unertl瞄準鏡的“春田”步槍在近距射擊時就很吃力,盡管在這方面,安裝瞭M73瞄準鏡的“春田”表現稍微好些,但是沒有金屬瞄準具的M1903-A4在近戰時還是很不方便。

  對付日本狙擊手是一項困難的工作,他們堅忍、狡猾,受過良好的技戰術訓練,並且善於偽裝,很難被發現,戰鬥至死都保持著同一種姿態,這與美國士兵們在別的戰役中遇到的情況截然不同。在太平洋戰爭中,日軍狙擊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色,就是喜歡隱蔽在樹上狙擊美軍,這種方式給美軍造成瞭極大的麻煩。

  美國人為此想瞭很多辦法,喬治中尉在回憶文章中寫道:“對付隱蔽在樹上的日軍狙擊手,通常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用輕機槍掃射日軍狙擊手藏身的樹冠,或者用37mm口徑的反坦克炮發射葡萄彈,直接把樹冠剃個精光,日軍狙擊手自然也被打成碎片,但這是一個緩慢的任務。一旦建立灘頭陣地,海軍陸戰隊或陸軍隨即組建前沿反狙擊小組,隨行的觀察員負責偵查附近有可能隱蔽狙擊手的樹木。有時美軍也使用非正統武器,例如“英國男孩”0.55英寸口徑反坦克步槍,這種用來打坦克的步槍發射地子彈可以輕而易舉地穿透樹枝和樹葉,然後把日軍狙擊手打落。”

  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日軍狙擊手還經常使用“蜘蛛洞”隱蔽自己。所謂“蜘蛛洞”是一種很深的單兵掩體,被進行瞭良好的偽裝,通常設置在隱蔽且視野良好的地點,幾乎不可能被發現。如果一名使用6.5mm口徑步槍的高素質射手藏在這樣一個洞裡,那麼美軍就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因為6.5mm口徑步槍發射的子彈是無煙和無焰的,日軍狙擊手很難被發現。

  並且,日本人的堅忍並不隨著戰爭的推進而有所減弱,當美軍越靠近日本本島的時候,日軍的抵抗就越加兇悍。當海軍陸戰隊到達沖繩群島的時候,他們不得不采用大規模的破壞技術來摧毀負隅頑抗的日軍碉堡、蜘蛛洞以及狙擊手的狙擊點。當時的陸戰隊士兵卡斯回憶說:“1945年5月8日,當德國投降的時候,我們仍然在沖繩群島戰鬥。這天中午,消息傳來的時候,大夥紛紛鳴槍慶祝勝利日,艦船也鳴炮祝賀。我把這勝利的子彈全都射向沼澤對面一棵樹的樹冠上,大概有上千米的距離,一個日軍從上面跌落,我們爬起來,繼續前進。”直到美國人的原子彈在廣島和長崎爆炸,日本人的抵抗才漸趨停止,美日之間殘酷血腥的狙擊大戰也隨之停歇。但是直到很久以後,狙擊步槍的“咔嗒”聲還在許多老兵的耳邊回蕩。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