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日軍菲律賓暴行:戰敗後竟把慰安婦當食物充饑!

  導讀:慰安婦制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前與戰時,日本政府及其軍隊強迫各國婦女充當日軍性奴隸的反人類制度。日軍在其占領地區普遍設立瞭強奸中心,即慰安所。在這一反人類的罪惡制度的奴役下,大量中國、朝鮮、東南亞和歐美各國的婦女慘遭日軍的蹂躪。強征中國、朝鮮等地婦女為日軍性奴隸,是日本政府和軍部直接策劃、各地日軍具體執行實施的有組織、有計劃的官方行為。

  二戰期間,日軍入侵東亞和東南亞,在中國、朝鮮、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緬甸和印度尼西亞等國傢都設有慰安所,強征各國婦女充當慰安婦,供入侵的日本官兵蹂躪和凌辱。尤其是在菲律賓更是建立瞭日軍侵略史上最豪華的慰安所,以供日軍官兵發泄獸欲。

  1942年初,日軍侵占菲律賓,隨即在菲律賓推行“慰安”制度。4月16日,日軍一支部隊登陸菲律賓班乃島,5月12日第一個慰安所開業,這距日軍登陸菲律賓海不到1個月時間。1992年7月,菲律賓婦女組織“慰安婦特別行動隊”根據日本方面提供的線索在菲律賓進行瞭調查。“特別行動隊”在班乃島伊洛伊地區尋找到兩傢當年的慰安所遺址及有關記錄。


  這兩傢慰安所一稱“一號慰安所”,主要供下級士兵、士官和準軍事人員使用。收費根據級別:軍官為3日元,士官為1.5日元,士兵為1日元。另一所稱“亞洲大廳”,設施較為豪華,主要供軍官使用,收費6日元;士官、士兵為2.5日元。其實,在班乃島伊洛伊地區的慰安所遠不止兩傢。據當地上年紀的人反映,當年他們曾見到“成卡車的婦女被帶到瞭他們稱之為‘巴黎飯店’的地方”。

  日軍慰安所遍佈於菲律賓的主要城市。1942年5月,日軍船舶工兵第1聯隊奉命將200名日本“娘子軍”送往馬尼拉,這200人中有藝妓50人,另外的為舞女和女招待。日軍在菲律賓最豪華的慰安所是在馬尼拉。據說,“馬尼拉的慰安所十分豪華,是沒收馬尼拉市佈呂巴德·斯特裡特附近的‘萊納烏德飯店’,將其改名‘浪速莊’而使用的。”另一個豪華慰安所是馬尼拉卡薩夜總會。這裡的慰安婦除瞭日本運來的本國舞女,還有從菲律賓強征的當地女子。


  除瞭這兩傢豪華的慰安所,當年在馬尼拉還設有一個擁有多民族婦女的慰安所。慰安所門前的牌子上寫著“用於軍事目的的第X號慰安所”。這裡身穿各色民族服裝的婦女被逼迫坐在走廊裡接受日本軍人的挑選。一個從戰火中歸來的日本兵曾炫耀自己在菲律賓的經歷時說道:“在馬尼拉的慰安所就是不顧一切地找女人,隻要有錢就行。”

相關閱讀推薦:

侵華日軍裡的日籍慰安婦:3個小時接待78名日軍

揭秘侵華日軍裡的日籍慰安婦:為國傢賣身是傳統

美日裔議員:日不解決慰安婦問題 亞太和平無望

中國慰安婦研究中心:中國超20萬婦女遭日軍蹂躪

慰安婦懷孕後慘遭日軍剖腹取子:侵華日軍獸性圖

分頁:1/12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在塔庫洛班街有一傢慰安所,內有菲律賓女子9人,由日本人負責監督和翻譯,並督促慰安婦們到塔庫洛班以外的各日軍據點對官兵進行不定期的慰安活動。有一個曾入侵菲律賓的日本兵在回憶錄中這樣寫到:“慰安所售票處如同電話亭大小,有十七、八名士兵排在那裡。到瞭另一間房子隻見有六、七張床,分別用佈遮掩著。聽說其他地方大都是朝鮮人,可是這裡全都是菲律賓島的女性。我瞅瞭其中的一人,她把臉側向一旁在躺著吃面條,兩條大腿還分開著。士兵們真是隻五、六分鐘就結束,讓給下一位。好一派繁忙的景象!”由此可見,日本兵為瞭發泄獸欲連正吃飯的菲律賓慰安婦都不放過。

  馬尼拉的慰安婦除瞭少數從日本運來的本土女子外,大都是被強迫征集而來的菲律賓女子和朝鮮、中國女子。此外,像美國和西班牙等國籍的女子也被迫充當慰安婦。也許是物以稀為貴的原因,白人慰安婦的價格竟比與占領軍同族的日本女子還要高。據《碧瑤中部地區的信使》一書的作者回憶說,她25歲那一年,日軍殺死瞭她的父親並占領瞭她十分寬大的傢以後,在她傢設立瞭慰安所。這裡有從各地被強迫來的慰安婦大約100多人。菲律賓慰安婦的來源主要為菲律賓當地人,此外有朝鮮、日本、中國、西班牙、美國、俄羅斯、印度尼西亞等婦女。外籍慰安婦的收費較當地慰安婦高,“朝鮮人是3.5元,日本人是5.5元,西班牙人是11元,美國人是13元”。日本戰敗後,在菲律賓的慰安婦大都被日軍活活殺死,有的甚至成為日軍的食物。


  隨著戰爭擴大和升級,日軍更加殘暴搶奪各地女子充當慰安婦。

  日軍如何強征中國慰安婦早在日本對華戰爭爆發以後,日軍高層便號召部隊“搶糧於敵”,“在當地自己養活自己”。在這一口號下,日軍需要的各種物資及補給品均搶自中國戰場,其中當然也包括性奴隸“慰安婦”。

  隨著戰爭的擴大和升級,侵華日軍人數的增加,日軍更加殘暴地搶奪中國各地女子充當慰安婦。在中國占領地和戰場上,日軍主要通過使用肉體暴力、綁架、強迫、欺騙等手段和途徑來征集中國慰安婦。被擄掠為慰安婦的中國婦女的職業有教師、工人、農民、學生、職員、尼姑、修女、店員等。

  日軍強征擄掠中國婦女充當慰安婦有以下五大手段:

  一、使用暴力強行擄掠當地婦女。日軍在戰場或占領城鄉時,公開搶奪中國婦女,這種做法對於滅絕人性的日軍來說,是最為便利的,既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也省去瞭許多麻煩的手續。

  據有關資料記載,1937年11月,日軍占領上海後,便在城鄉各處搶奪中國年輕女子,他們當眾“剝掉衣裳,在肩上刺瞭號碼,一面讓我們的女同胞羞恥,不能逃跑,一面又讓充他們的獸欲”。


滅絕人性的日本鬼子排隊等待發泄獸欲。

  日軍占領杭州後,包圍凌橋難民收容所,然後強令200多名婦女脫去衣褲,堆積燒毀,以防備婦女逃跑或自縊,隨後在地上鋪滿稻草,將搶來的棉被鋪上,逼迫婦女躺在上面,夜間日本兵便成群而至,將難民收容所變成瞭暴虐的強奸所。在揚州,日軍占領瞭繁華的銀座街的一幢3層飯店,搶劫瞭60名當地姑娘,從而設立瞭城裡最大的慰安所。日軍占領蕪湖後,首先要做的就是搶劫婦女。甚至到尼姑庵中劫掠年輕美貌的尼姑充當慰安婦。

  後來又在對周邊地區掃蕩時搶奪瞭不少民女投入慰安所。日軍第2957部隊占領湖南衡陽附近的村莊後,立即抓瞭兩名美貌的十六七歲的少女回兵營,一個一等兵情不自禁地高呼:“從今日起開設慰安所,各位請來光顧。”日軍特務永富博道在“亞洲戰爭的真實證言”國際電視會議上公開證言:在南京大屠殺過程中,有大批的中國婦女被押送到由他一手籌建起來的6個慰安所裡,充當慰安婦。

  他回憶說:“1937年南京大屠殺期間,我作為日軍特務機關的一名成員,專門負責誘拐中國婦女。部隊從上海向南京進攻途中,我親自負責設置瞭6個慰安所。在沿途,我把一些逃難的中國年輕婦女誘拐到慰安所”。

  日軍占領海南島後,即派部隊到村寨去強捕少女,供其開設慰安所。或者在強征的勞工中,挑選美貌的漢族、黎族女子投入所謂“快樂房”的慰安所。1940年日軍一部侵入山西省方山縣掃蕩,在設立據點後,立即要求偽政權征召慰安婦。於是,偽政權將慰安婦的人數攤派到各村,日偽宣稱有女人的交女人,沒女人的交大洋,最後,不僅建成瞭慰安所,還發瞭一大筆財。

分頁:2/12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二、日軍設下各種圈套,引誘婦女墜入陷阱。常見的是以招聘女招待、洗衣婦等名義進行誘騙。

  占領上海後,日軍的特務部門便在市中心的“租界”裡誆騙婦女:“他們放出野雞汽車,候在娛樂場所前面,等顧客上車後,汽車飛也似地馳著,到瞭僻靜地方,將男子拋下或幹瞭,女客便從此無影無蹤。”一時,“孤島”內失蹤女子無數,人人自危。

  接著,日軍又在大街小巷張貼招工啟事。19歲的中學畢業生阿珠,由於父親所在的工廠倒閉,傢庭生活陷入困境,這時,她在報紙上看到廣告:“某公司為擴充業務起見,擬添聘女職員數位,凡年齡在16歲以上、25歲以下,略識文字者,均可應聘,尚能粗通國語或日語者更佳,月薪50元,有意者請至某處面洽。”

  征得父母同意後,阿珠便去應聘瞭,主考者見阿珠長得如花似玉,當即簽約。豈料原來這裡是個誘騙慰安婦的機關,從此,阿珠陷入魔窟,不知所終,父親為見女兒,望穿雙眼。


日軍殘暴地強奸婦女後,還無恥地逼其裸露下體拍照。


被日軍強暴後殘害的南京婦女。

  日軍占領桂林時,也以設立工廠為名,招募女工,然後強迫她們充當軍隊性奴隸。日軍占領廣州、香港後,以招募赴海南的護士、醫務人員為名,騙招三百多名青年女子,其中相當部分是學生,小的僅17歲,大的也僅20歲,她們被押至海南昌石縣石祿慰安所,從此掉入人間深淵。

  在海南島,日軍經常組織“戰地後勤服務隊”,他們唆使漢奸張貼廣告,鼓吹說服務隊的任務是給日軍官兵洗衣服,照顧傷員和打掃營房衛生,誘騙婦女參加。甚至還派人到上海、廣州、香港等地招聘遊說:“海南島開辦大醫院,招聘大批姑娘學習當護士和護理,薪水高,到那裡去做工有吃有穿,還有大錢寄回傢。”於是有不少受騙女子前來應募,這些人到海南後,被統統押進慰安所,陷入暗無天日的人間魔窟。

分頁:3/12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三、日軍占領一地,形勢稍稍穩定後,便依靠漢奸組織協助,挑選婦女充當慰安婦。其中的一個手法便是借口登記“良民證”,挨傢挨戶地挑選年輕貌美的女性。

  在南京陷落時,日軍除瞭經常到國際安全區強奸婦女外,也利用發放“良民證”之際,從中拉來數千名中國婦女,這些婦女沒有一人逃過被強奸或虐殺的厄運;其中的一些人還被運往東北,充當關東軍的性奴隸,從此再無下文,無人知曉她們的生死命運。

  1939年初,在日軍的指使下,山西文水縣的偽政權曾張貼佈告,明令征用婦女,其全文如下:

  文水縣公署訓令,差字第一號令:南賢村長副,為訓令事。查城內賀傢巷妓院,原為維持全縣良民而設,自成立以來,城鄉善良之傢,全體安全。惟查該院現有妓女,除有病者外,僅留4名,實不敷應付。

  頃奉皇軍諭令,三日內務必增加人數。事非得已,茲規定除由城關選送外,凡三百戶以上村莊,每村選送妓女一名,以年在二十歲左右確無病癥、頗有姿色者為標準,務於最短期內送縣,以憑驗收。所有待遇,每名每月由維持會供給白面五十斤,小米五升,煤油二斤,炭一百餘斤,並一人一次給洋一元,此外遊容贈予,均歸妓女獨享,並無限制,事關緊要。


因反抗日軍強奸而被刺30多刀並流產的李女士在南京鼓樓醫院醫治。


這位18歲的女子,被日軍搶去38天,每天強奸7至1O次,後因染上3種性病才被放回,這是她在金陵大學醫院的照片。

  文中可謂謊話連篇。因設立瞭供應日軍的慰安所,所以“城鄉善良之傢,全體安全”。但賀傢巷慰安所的慰安婦們不堪凌辱,大多逃亡瞭,因此要城鎮、村莊挑選所謂的“妓女”送去慰安所,村莊哪來這麼多的“妓女”?沒有妓女就隻能送良傢女子瞭,但日偽還有條件:一是年齡20歲左右;二是“確無病癥”,否則會將性病傳染給日軍;三是還要“頗有姿色者”。最後還以物質條件來誘惑農民,而且“遊客贈予,均歸妓女獨享,並無限制”。隻有一樣是真的,就是“奉皇軍諭令”強征。這是鐵的事實。

分頁:4/12頁  上一頁23456789下一頁

  四、將戰場上不幸被俘的女兵強逼為性奴隸。在各地戰場上,日軍極少設立女戰俘收容所,在戰場上被俘的女俘虜部分在審訊後即殺死外,其餘的便被日軍運送到偏僻的、荒涼的地區和前線去充當慰安婦,以防止她們逃跑或與抗日部隊取得聯系。

  根據1938年6月7日的日本軍方調查報告,在徐州戰役中,日本華北方面軍第2軍獨立混成旅第3旅團第6聯隊長小男一雄,曾將23名中國女兵從俘虜營中強行押至森林地帶,即今天的江蘇豐縣的昭陽湖,在那裡建立瞭慰安所,強迫她們成為慰安婦。

  這些女俘虜淪為慰安婦遭日軍侮辱,有的便千方百計尋找報仇的機會,慰安所裡曾發生中國女戰俘刺殺壓在她們身上的士兵或者割下敵人的生殖器的事件。因此,日軍官兵對充當慰安婦的中國女戰俘比較警惕。

  當這些女俘虜作為性工具沒有利用價值時,通常被拖到空地上,作日軍新兵練習膽量用的活人靶子。在漫長的抗日戰爭中,不幸被俘的女兵的命運是極為悲慘的,日軍第14師團士兵田口新吉這樣回憶說:

  日軍在作戰中,一抓到這些人立即送到後方的大隊本部去。在大隊本部裡,如果她們受瞭傷,就由醫務室先給她們治傷,如果沒有受傷,則由擔任情報工作的軍官對她們進行審訊,這是通例。但是,這些中國女性就在不知不覺中消失瞭。雖然士兵們有時也偷偷傳說:這些當官的傢夥又幹好事瞭,但誰也不會去追查這些中國女人的去向。


一位老年婦女慘遭日軍無恥侮辱,欲哭無淚。


  當時,日本軍隊中從來就沒有建立過女俘虜收容所,那麼這些女人被弄到哪裡去瞭呢?我聽到的一種說法是把她們弄去當慰安婦瞭。但是,那些有特務嫌疑的女人以及在軍隊軍中受過教育的女兵,是不可能讓她們進入一般的慰安所的。因為如果讓她們進瞭慰安所,她們隨時都會逃跑,二是她們可以與有關部隊的工作人員取得聯系,這是很危險的,因此,決不會把她們送到那種地方去。

  那麼,她們被送到哪裡去瞭呢?都送到華北、華中一帶最前線地區的兩三個分遣隊據點裡去瞭。那都是些日本或朝鮮慰安婦無法到達的情況惡劣的地區。這些據點四周都建有圍墻,蓋有炮樓,每個炮樓由一個小隊左右士兵進行守備。那些俘虜來的婦女就是被送進這些據點裡去的。

  這些被俘女兵極其悲慘的結局,讓日軍嚴重的戰爭犯罪行為昭然若揭。

分頁:5/12頁  上一頁345678910下一頁

  五、在大城市,日軍機關常常征用現有的妓女來充實其慰安婦的隊伍。上海、南京、武漢、廣州和天津等地,都有不少妓女被迫成為慘遭日軍蹂躪的慰安婦。

  這裡有必要指出的是,就是這些妓女並是甘願去做慰安婦的,她們往往被日軍或漢奸政權強征,被迫充當日軍的性奴隸,有些沒有報酬,有些所得少得可憐。如1944年6月日軍當局強迫偽天津政權強征妓女前往河南和唐山去充當慰安婦,人選確定後,日軍即派出軍醫進行檢驗,合格後由天津防衛司令部派人押送或由所赴慰軍地方的日軍派人直接到天津接收。

  此後又強征妓女到山東去充當慰安婦。妓女們為逃避這軍隊性奴隸的悲慘命運常常以生病、傢人有難等理由推脫,甚至在送往日軍部隊的途中仍設法逃亡。1944年6月8日,天津防衛司令部派遣中井曹長押送86名強征的妓女前往河南郾城。在途中的20天裡,有幾乎是半數的42人逃亡而去。


在雲南騰沖發現的裸體慰安婦照片,女主人公為被逼迫的朝鮮慰安婦樸永心。


  慰安婦,一個伴隨著日軍侵略戰爭出現的新詞語,她們是在二次大戰中流盡血淚的女性團體,是被日本鬼子這頭戰爭怪獸吞噬瞭的一群羔羊,日軍把她們作為一種軍需品,是供它們發泄獸欲的工具。自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日本侵略者在這長達14年中對中國人民犯下滅絕人性的滔天罪行之一,就是侮辱奸淫瞭無數的中國婦女,其手段之慘無人道,堪稱“史無前例”。慰安婦這聽起來溫柔可親的稱謂,掩蓋著數不清的中國、朝鮮、韓國、菲律賓、新加坡及日本等亞洲婦女的斑斑血淚!

  在亞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領區和本土,慰安婦的總數在四十萬人以上,至少有二十萬中國婦女先後被逼迫為日軍的性奴隸,日軍慰安所遍及中國二十多個省。但令人震驚的是,還有一批女人是爭做慰安婦的。在當時日本的戰時機制的鼓吹下,日本國確實有很多婦女是自願參與並組建慰安婦團。

  在戰爭初期,一些單純的少女為瞭“國傢、“理想””而奔向瞭戰場。

  日本慰安婦內幕:女子為國為傢賣身是傳統

分頁:6/12頁  上一頁4567891011下一頁

  為什麼日本女人自覺自願當慰安婦?

  日本的“傢”的制度下,認為兒女是傢長的個人財產,傢長有權力決定子女的終身,無論是買賣還是典押。日本在模仿中國的法律制訂律令的時候,就把中國法律中的“十惡”中禁止近親買賣的“不睦”除去瞭,把原本的“十惡”改成瞭“八虐”。

  日本這樣做的原因就是因為當時日本買賣兒童和近親結婚的情況十分普遍。很多窮人由於生活所迫,都會把孩子賣掉,特別是江戶時期,人口買賣的情況更是十分盛行,有些日本傢庭由於交不起年貢,就拿子女當作抵押。

  日本販賣兒女主要的對象還是女兒,在日本的封建社會後期,娼妓的情況十分嚴重。很多女孩被賣掉之後都會成為娼妓,而傢庭基本就要依靠這些女孩維持。《日本女性史·近世》中記載顯示,普通的農村女孩賣給妓院隻能換到十三兩錢。即便如此,被賣掉的女孩也毫無怨言。

  因為她們接受到的教育就是為瞭傢的利益,為瞭孝敬父母,犧牲自己的幸福是應該的,所以日本的女孩子為瞭傢庭而被賣掉,不僅沒有人鄙視,甚至還會受到人們的稱贊。日本有一個賣身奉養母親和弟弟的女子,還因為“孝心奇特”而受到瞭日本官方的表彰。



第三種則是在軍國主義宣傳下自願成為慰安婦的

  日本人認為武士為領主、大名傢服務是奉公,仆人為主人服務是奉公,而女人出賣肉體同樣也是奉公。明治時期,明治維新之元勛伊藤博文在回答英國《每日新聞》記者提問的時候說,“我不希望廢除遊廓”,這裡的遊廓也就是妓院。他的理由是,站在道德角度來說,做妓女是高尚的,因為她們是為瞭盡孝道才去出賣身體的。

  當時的日本,表面上似乎看不到買賣少女的行為,其實這種事情還是普遍存在的。雖然日本人表面上說是“出賃”,但這個事情的性質依然是買賣,而且很多父母也願意為瞭幾百元而賣掉女兒。

  他們和買賣少女的經紀人談妥之後,經紀人會付給父親一筆錢,然後把女兒留下。女兒之後需要做的就是靠出賣身體賺回自己的自由。每次和客人做愛之後,女兒都能拿到一些小費,用這些錢就可以逐漸還清這筆債務。不過一般都需要幾年的時間,除非遇到有錢人,願意付出一大筆錢把少女從妓院買回傢。這對於日本的賣淫女來說,是一個美麗的夢。

  雖然也有一些日本人對以上的現象頗有微詞,甚至有些人還提議取締它,但是絕大多數人都表示無所謂。那些喜歡光顧妓院的人更是不同意取消,甚至一些地方官員還建議應該讓妓院更加繁榮,以此帶動消費的動力,增加國庫的收入。

  德川幕府制訂的“遊廓政策”,導致當時的日本人大約有三成左右患上瞭梅毒,而日本人的風俗習慣和國民性格,也因此受到瞭很大的影響。到瞭明治時代,妓院的繁盛情況不僅沒有減弱,甚至還借助“中日甲午戰爭”而更加興旺。歷史記載顯示,在1894年發生“中日甲午戰爭”之時,日本的軍人在一年之內就在人口隻有10萬的出兵港口廣島,留下瞭2000多個私生子。

分頁:7/12頁  上一頁56789101112下一頁

  明治後期,日本在日俄戰爭中取得瞭勝利,嫖娼的情況也因此更加嚴重。有人在當時做瞭一項調查,在吉原遊廓的門前利用一個小時的時間,統計一下進入遊廓的嫖客人數。在晚上八點到九點,一共有1900人出入。其中1 4 歲以下的大約有50人左右,1 4-1 7 歲左右的大約是170人左右,1 7-2 4 歲的大約500人。當時的年輕人後來回憶嫖妓的經歷時說:“那時逛妓院就像上廁所”。

  明治時期色情業繁盛的原因,就和江戶時代德川傢康提倡的“遊廓政策”一樣,當時的明治政府對遊廓表示出瞭相當的支持和保護。當時的伊藤博文因一句“不希望廢除遊廓”,被日本人男人視為“唯一的英雄”,而他本人也是公認的“色男”。據說平時和他交往的女性基本上都是藝妓,甚至他的妻子梅子也是藝妓出身。伊藤博文認為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醉臥美人膝,醒握天下權”。

  明治時期之後的大正時期,在色情方面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雖然大正時期沒有多久,但是這一時期卻將嫖娼業發展到瞭極致。明治後期,嫖娼主要以公娼經營為主,而到瞭大正時期,各種各樣的藝伎館和私娼館相繼出現,數量比公娼多出瞭兩倍還多。


在當時日本的戰時機制的鼓吹下,日本國確實有很多婦女是自願參與並組建慰安婦團。


  昭和時期,由於日本東北地區的饑荒和“太平洋戰爭”,更令日本的色情業出現瞭驚人的突破。賣女兒的情況在此時最為嚴重,“慰安婦”制度也在此時出現。

  由日本長久以來的娼妓歷史中,就可以發現色情的繁盛和衰敗和日本社會的經濟、政治是緊密相關的,同時也和日本女性在歷史上的地位有著一定的關系。日本男人為瞭主人犧牲自己,而日本女人則為瞭男人奉獻身體。漸漸的,男人為瞭國傢犧牲,女人為瞭戰士獻身,都成為瞭十分正常的事情。這也為日本妓女為瞭國傢經濟海外賣淫,為瞭鼓舞軍人的鬥志而做慰安婦奠定瞭基礎。

  明治時期,明治政府推出瞭“殖產興業”政策,主張優先發展工業。這個政策導致大量農民破產,農民的生活也因此陷入瞭困境。明治中期,政府針對日本經濟實力不強、資本積累不夠、在國際上影響甚微的情況,提出瞭“富國強兵”的目標。為瞭實現這個目標,日本人再一次發揚瞭他們的傳統,從女性身上下手。

  日本女性覺得既然為瞭傢庭可以賣身,那麼為瞭國傢賣身又何嘗不可呢?於是甘願成為日本政府振興國傢經濟的工具。一批又一批被稱為“黃色娘子軍”的日本婦女,離開瞭自己的故鄉和親人,來到瞭海外。

  據1911年統計顯示,日本到海外賣淫的婦女數量超過瞭2萬人。這些日本妓女被人們稱為“南洋姐”。

分頁:8/12頁  上一頁67891011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