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民國真實的東北土匪:為何規定不準搶劫外國人?

  核心提示:關東毗連外國,對洋人不僅不能開差,且須暗中保護,免惹無謂的外交事件。

  東北土匪在整個民國時期大體可以分三種。第一種是純土匪,即紅胡子。這種匪多則數百,少則十餘,主要勾當是砸富戶、搶買賣、綁人票、打官兵,其間燒殺奸淫,無惡不作。1915年,吉林省渾江縣匪首“冰上飛”在搶劫時,發現一個老太太手上戴著金戒指,但擼不下來,便用刀砍下老人的手指一道拿走。

  1924年匪首王林手下匪徒在螞蟻河架瞭一個姓魏的姑娘。姑娘的父母為贖人,賣血湊錢。等湊夠瞭贖出女兒,姑娘已被匪徒糟蹋,投河自盡。其父失血過多而死,其母悲憤之下上瞭吊。好端端一個傢庭就這樣傢破人亡。

  第二種是武裝土匪。這種土匪大多有政治背景或目的。或為報復社會,或為報復官紳;有的借土匪發展勢力,希望招安做官;有的投靠日軍,為虎作倀;被人民政權土改清算的,要搞階級報復;被國民黨委任軍銜的,死心塌地破壞革命。關於這種土匪,下文還要介紹。


  第三種叫棒子手。這種土匪沒有槍械,僅以木棒劫道;人數少,有時1人,有時數人,時聚時散。他們打劫對象多是單身行人、小戶人傢。大股的土匪又稱“溜子”,有一套比較完整的組織和規矩。其總頭目叫“大當傢的”或“大掌櫃的”,內部呼為“大哥”。其下有二掌櫃。再往下有“四梁八柱”,四梁分裡四梁、外四梁,合起來即為八柱。下面一般匪徒稱“崽子”。

  裡四梁指的是炮頭、糧臺、水香、翻垛的。炮頭是執法行刑的,他必須“管直”(槍法準),百發百中。在和敵人交鋒時,他能在關鍵時刻一槍定奪大局。糧臺管糧食、蔬菜的儲備、供應,到百姓傢就食時,還要檢查該戶有無傳染病,食品是否有毒。水香負責分配站崗、放哨。每砸開一個窯(攻下一個地方),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卡子(哨兵)。翻垛的,是溜子裡的軍師、參謀長。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動前,他要占卜兇吉;遇險時,他要祈神庇佑。

  外四梁指的是秧子房掌櫃、花舌子、插簽的、字匠。秧子房就是票房,是關押人票的地方。其掌櫃的大都心狠手辣,催票時割耳朵、割鼻子,毫不手軟;過期不贖票,也由他和手下人撕票。花舌子負責給苦主傢送信、講價。這種人一要善於查明苦主傢底,二要巧言善辯,要對方拿出更多的錢來。插簽的,也有叫稽查,主要負責勘察打劫的目標、路線,保證萬無一失。字匠主管文墨。給苦主寫信,與外界的文字交道,都由他負責。有的字匠還會刻印、模仿他人筆跡等。

  由於各個溜子人數多少不一,規模不等,所以這八柱也有互相兼任的,或省略的。有的溜子因馬匹眾多,又專設“馬號”,主管馬匹車輛等。

  東北土匪有許多行話、黑話,反映瞭其組織內部的規矩和忌諱,也反映瞭匪徒們的心態。例如,幹土匪稱作“吃打飯”,長期幹這一行叫“掛住”,打劫叫“開差”、“砸窯”,劫道叫“別梁子”,殺人叫“插人”,分錢叫“挑片”。他們忌諱“死”字,故稱死瞭為“睡瞭”,睡瞭則稱“躺橋”;又忌“犯”字,故稱吃飯為“啃付”;忌蹲大牢的“蹲”字,故點燈叫“上亮子”、“點明子”,放火叫“放亮子”。犯瞭這些忌諱,輕則受打罵,重則被殺。曾有一次,一個小孩見一個男人在吃東西,便問:“你在吃包谷嗎?”那人竟勃然大怒,說:“不,我吃的是木頭!”這男子便是名土匪,因為包圍的“包”字也在忌諱之列。

相關閱讀推薦:

燒殺奸掠的東北土匪:唯一亮點是積極抗日打日本

民國第一案始末:土匪綁架外國政要隻想被招安?

當東北剽悍的土匪遇上日本鬼子:嚇倒日本司令部

一場詭異的抗戰歲月:東北獨有的大規模土匪抗日

令人震驚!舊中國最後四大美女匪首的傳奇人生【圖】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東北土匪還有一種黑話,叫“三番子”。曲波的長篇小說《林海雪原》中寫到楊子榮進威虎山時,記載瞭很多。像“蘑菇溜哪路?什麼價?”“天王蓋地虎,寶塔鎮河妖”,等等,均屬此類。“文化大革命”中,因為京劇《智取威虎山》的傳播,全國各地甚至連3歲小兒也都會說上幾句土匪黑話。但實際上,它是一種十分復雜的東西,既有許多約定俗成的內容,也有一些隨機應變的問答。例如,問:臉紅什麼?答:精神煥發。問:怎麼又黃啦?答:防冷塗的蠟。就屬於這一類情況。這種三番子非有三年五載為匪的經驗,是不能透徹地掌握其訣竅而靈活運用的。楊子榮能在剿匪鬥爭中迅速掌握、運用,充分表現瞭他的大智大勇。

  東北土匪中的一些首領往往帶一個小銅佛,據說叫“達摩多羅”,是他們的“上帝”。黑龍江著匪謝文東就是這樣,他經常供上銅佛,打卦起課,決定兇吉。許多文藝作品中表現的匪首,在匪群中都是八面威風、頤指氣使。其實,據當過胡匪首領的人交代,匪首帶領胡匪就像帶領胡狼,時時提心吊膽。因為不僅有的頭目可能不服大掌櫃,隨時可能篡權;便是一般的崽子,被惹急瞭,也會馬上動刀動槍,不顧後果的。所以一般的匪首都是少言寡語,一則顯得城府極深,一般匪徒莫測其高深,隻有敬畏之份;二則可以暗自盤算誰可能有異志,誰的言行反常,該采取什麼對策等。許多匪首一輩子都沒有可以說知心話的人,在大群匪徒的簇擁之下,孤獨地活著,孤獨地死去。東北匪首一般都有一個綠林報號,反映出該匪首所處的時代特征、習俗和意向。

  例如,“戰中華”、“戰九洲”、“戰北省”、“東邊”、“中霸天”等,反映瞭土匪的狂妄野心;“綠林好”、“青山好”、“松江好”等,反映瞭土匪活動的地域環境;“草上飛”、“雲中雁”、“穿山甲”、“常勝”等,則反映瞭土匪的幻想、願望。有的用匪首的姓名、綽號或去掉姓氏後的名字做綠林報號,如“老北風”、“小白龍”、“劉二敢子”、“(孫)長海”等。也有的用該股土匪的特點做報號的,如吉林渾江地區匪首曲振廣手下50多名匪徒,行走如飛,即自報“滾地雷”;“白馬張”則顯然因為匪首姓張,常騎白馬。

  土匪相信“沒有外號不發傢”,所以哪怕一兩個人的小匪夥也要有個報號。路上相遇,各股自報傢門,是仇人,捉對廝殺;是友好,相安無事。砸窯時,也向村民報號,一則頗有“好漢做事好漢當”的氣概,二則也借此揚名,吸引不逞之徒前來投奔。

  東北胡匪常有些規定,哪些是不可以搶的。例如:喜喪事、郵差貨郎、走村行醫、算命搖卦、鰥寡孤獨、大車店、棺材鋪,均在規定之列。民國初期,著名的馬胡子、綠林報號“白馬張”曾親自訂過13條紀律,約束部下。其中規定:本山主發飛馬牌香煙為標幟,在外地吸此煙者,即須互相援助,違者立斬;關東毗連外國,對洋人不僅不能開差,且須暗中保護,免惹無謂的外交事件;凡願入山為麼者(匪中排行最小者),須本山20人以上介紹,並認某人為師,經師切實保證,方可入山;本山為膺介(其他股匪)所侵擾,須盡力援救,違者重罰;泄密者殺無赦;抽簽執行死刑者,雖骨肉至親不能寬貸,如有退縮或縱放,殺無赦;開差所得九成開拆,二成歸公、一眼線、四公攤、一獎賞此次出力人員、一撫恤歷年傷亡弟兄傢屬;入山為麼者,另可正當謀生,但醫卜星相皆不得為,尤不能為官,入山又為官者,殺無赦。

  本文摘自《民國匪禍錄》,作者:蘇遼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