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光武帝劉秀的哥哥劉縯:真正打好中興基礎的天才

  王莽末期,“連年災蝗”、到處揭竿而起。但那隻是一個強盜橫行的年代,還不能稱之為群雄逐鹿。因為那也是一個英雄匱乏的時代,造反者的心胸,隻能容納一餐飽飯、一點傢當、一個容身之地,於是搶劫、殺戮、掘墓、流竄、叛賣、內訌……等等,公然上演、樂此不疲。面對這個不瞭的殘局,大眾矚目劉縯,認為隻有劉縯可以收拾。

  劉縯的確是當時最為傑出的領袖,他也順應民心,挺身而出。可他沒有完成夙願,歷史選擇瞭他的弟弟——劉秀。不過,劉縯生前是劉秀的引路人、心靈的支柱;劉縯死後,劉秀中興漢室的好長一段路上,還沐浴著劉縯的光照和庇佑。在劉秀沒有自己的謀臣、勇將和武裝的創業前期,當時的有志之士說起劉秀,一直是“劉伯升兄弟”,說到劉秀必然先想起劉縯。劉縯已經死瞭,劉秀卻成瞭“劉縯和劉秀兄弟倆”的代表!可見劉縯在當時的影響之大。

  劉縯字伯升,劉邦的九世孫。“性剛毅,慷慨有大節,自(王)莽篡漢,常憤憤,懷復社稷之慮,不事傢人居業,傾身破產,交結天下雄俊”。

  劉縯認為時機成熟、可以起兵的時候,綠林、赤眉等已經擾動天下,各地小股起義眾多,甚至出現瞭一支由女子遲昭平領頭的“數千人”的起義武裝。可能遲昭平就是史書記載的第一個“女強盜”吧。

  盡管“寇盜鋒(蜂)起”、數量達“數十萬人”,王莽仍沒有放在眼裡,還覺得這些人不過是尋常強盜、不足以動搖他的“大新”統治。直到劉縯在南陽起兵,雖然隻有七、八千人,但王莽恐懼瞭。因為他敏銳地察覺到劉縯和其他所有強盜的區別:

  (一)劉縯是漢朝的宗室子弟,與王莽的矛盾不可調和;

  (二)劉縯提出瞭政治要求:“復高祖之業”,其目的不是搶劫財物活下去,而是推翻莽新政權、光復漢傢天下;

  (三)劉縯一開始就自稱“柱天都部”,以“文書、號令、旌旗、部曲”來建立正規軍隊,徹底改變瞭起義軍亂糟糟不成軍陣的烏合局面。例如赤眉軍打仗先染眉毛以區別敵友的小兒科手法。

  (四)劉縯有戰略眼光,與其他起義者結盟合力,改變瞭小股武裝互不聯絡、各自為戰的局勢,王莽不能再輕易地各個擊破。

  (五)劉縯攻城即據守,點滴蠶食。與以往流寇攻城以後、先搶劫再逃跑的作風不同。

  (六)劉縯招降納叛,莽新地方官員不再因為義軍的濫殺官吏而殊死抵抗,甚至會臨陣倒戈。比如劉縯從刀口下救出的原棘陽縣令岑彭,後來是劉秀軍中少有的、可以獨擋一面、功勛卓著的名將。

  那時,樊崇的赤眉軍在北方山東一帶。劉縯與之結盟的,是從原來綠林軍分化出來的下江兵、新市兵,以及另外一支武裝平林兵。下江兵的主要將領王常仰慕劉縯,因此下江兵支持劉縯。而平林兵、新市兵的流寇習氣十分嚴重,放縱無約束,與劉縯紀律要嚴明的治軍思想格格不入。在眾兵雲集、急需確定統一指揮權的時候,平林兵、新市兵選擇瞭平林兵裡的“中層幹部”、同樣是劉氏宗室子弟的“更始將軍”劉玄,隻因為劉玄懦弱無能、根本約束不瞭他們。並且,他們先暗中溝通好瞭,才召集包括劉縯在內的領導層,告知大傢要立劉玄為“天子”。

  雖然南陽義軍和下江兵擁戴劉縯、不服劉玄。但劉縯看問題更透徹,他認為:當前的大敵是王莽,因此隻要是劉氏宗室做領袖、順應民心就可以,但不要稱皇帝。隻打出瞭三百裡的小地盤,稱個王爵確立指揮權,也足以控制各部將領瞭。況且,消息不通,不知道樊崇的赤眉軍是否也擁立瞭劉氏子弟?否則兩個劉氏皇帝,必然要相攻伐,使王莽坐收漁利。不如暫且稱個王爵,如果赤眉軍擁立的人賢明,我們就歸順他也沒什麼妨礙;如果我們擁立的人賢明,等打敗王莽、讓樊崇服從後再稱帝也不遲。

  劉縯的意見當然合理,取得瞭多數與會者的贊同。可惜這不是研究會議、而是通報會議。劉縯的意見,顯然刺痛瞭決議者,新市兵的悍將張卬拔出劍擊著地耍無賴。為避免迫在眉睫的自相殘殺,劉縯讓步瞭。

  於是,急匆匆在沙灘上搭個臺子,劉玄登基做“更始皇帝”瞭。他“南面立,朝群臣;羞愧流汗,舉手不能言”。殺死王莽、遷都長安後,劉玄“居長樂宮,升前殿,郎吏以次列庭中。更始羞怍,俛首刮席,不敢視”。莫說帝王威儀,連常人常態也沒瞭!接見遲來的將領時,劉玄更是口不擇言,煌煌廟堂上直接就問:“搶劫瞭多少錢”(擄掠得幾何)?

  劉玄竟是這麼個東西!下死力擁立他的又是些什麼東西?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行高於眾,人必毀之。劉縯在無賴如張卬、投機如李軼等小人堆裡,怎麼善終?他越包容、忍讓,越顯得小人們無地自容。隻好謀殺瞭他,這不需要理由!

  再說劉秀。

  劉秀“性勤稼穡”、“直柔”、“好圖讖”、“雅不喜聽音樂”,是個“謹厚”人,劉縯說他像劉邦那個老實巴交、夢想勞動致富的哥哥劉仲。劉縯準備起義時,劉秀在幹什麼?“賣谷於宛”,去南陽賣糧食瞭。劉縯被殺後,劉秀會怎麼做?他立即跑到劉玄跟前表忠心、也不敢給哥哥戴孝!

  不過,劉秀賣完糧食,給哥哥買回來一些兵器,為哥哥起義時用。又首先加入隊伍,安慰膽小的人。哥哥被殺瞭,他不敢說什麼,卻從此一個人獨處時不食酒肉,常常夜半哭泣、淚濕枕席!他在帶兵時,還是遵守哥哥的前規,紀律嚴明不擄掠。當鄧禹、馮異勸他脫離劉玄自立時,他不敢答應;朱祜又勸,劉秀竟嚇唬說讓“紀檢委”審查朱祜。劉秀實在沒有與生俱來的超人膽略和氣度,甚至當瞭皇帝也小傢子氣。劉邦是喝著酒唱《大風歌》、永遠免除沛縣的賦稅;劉秀是和傢鄉的老婦人說笑閑聊、隻免除父親生前久居的南頓縣(今河南項城)一年的賦稅。南頓父老說免十年吧?劉秀說那可不行!父老說再商量商量、做皇帝的不能太小氣瞭!劉秀也笑瞭,說最多免兩年、不能再多瞭!

相關閱讀推薦:

“王莽趕劉秀”真偽辯:歷史上兩人沒有太多交集

東漢光武帝劉秀:親自參戰次數最多的封建君主

光武帝劉秀如何在亂世中崛起?忍字當先的哲學

被誤讀的劉秀:鐘愛陰麗華卻被戲說縱容郭皇後

劉秀為什麼能夠光武中興?寬厚堅毅成就千古帝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