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直搗紫禁城計劃破產真相:遭汪精衛親信出賣

  本文摘自:《人民政協報》2011年10月13日第6版,作者:通政文,原題為:《曾計劃直搗紫禁城的通州起義》。

  武昌起義成功後,黎元洪派胡鄂公為鄂軍政府全權代表,前赴京、津一帶主持北方革命。1911年11月24日,胡鄂公抵天津後,設立“鄂軍代表辦事處”和“北方革命協會”,在北京、天津、保定、灤州、通州、石傢莊、任丘各地成立總司令部。當時,通州總司令部就設在張傢灣王治增傢裡。12月24日,胡鄂公來到北京的東大門通州,在通州總司令部王治增傢主持召開軍隊代表同志會,醞釀加緊各軍聯絡,京、津、保、灤、通同時起義,進攻北京。

  策應灤州,準備進攻清朝“心臟”

  辛亥革命前夕通州地區從事革命活動的主要團體是鐵血會和共和會。他們秘密串聯,分散活動,沒有統一的領導。胡鄂公整合京津地區革命組織,從此,通州地區有瞭統一的領導機構,通州的革命活動納入瞭辛亥革命洪流。胡鄂公曾多次與通州革命領導人蔡德辰等會面,並親自來通州指導革命工作。

  1912年1月2日,灤州起義爆發,灤軍宣佈獨立。北方革命協會聯絡部長吳若龍由津來京,同京、津、通同志研究決定,馬上策動當地革命軍策應灤州起義,以牽制清軍支援灤州。通州總司令蔡德辰和北京總司令錢鐵如提議,與其策應牽制不如聯合京、津、保、通所有革命軍同時起義,以圖大舉。最後決定於1912年1月12日在通州首先起義,並制定周密的計劃:由吳若龍等率領通州駐地毅軍與退伍士兵300多人,組成敢死隊,在午夜自通州向北京進發;由李曉衢等督率南苑毅軍,同時到京與敢死隊會師於永定門,然後直趨東城外交部,包圍內閣官署;由邱壽林等指揮的西直門外禁衛軍第四標,攻打西直門,然後進攻西華門;由錢鐵如等發動內外城毅軍,與珠巢寺車夫千人會合,進攻禁城大內;劉仙舟等人則聯合駐保定毅軍在當地策應。

  經費無著,起義計劃被迫推遲

  起義工作一切齊備,專等經費。為瞭執行這項計劃,革命黨人積極準備,制作旗幟、印信,購買軍火。但是,這樣一次巨大的起義行動,是需要大量經費的。而胡鄂公領導的北方革命活動,其經費主要來源於鄂軍政府,胡鄂公也曾分別於1911年12月7日和12月25日致電鄂軍政府都督黎元洪,請撥北方革命經費。但是由於袁世凱對武漢的進攻,武漢正處於緊急之際,籌款十分困難。1912年1月1日,中華民國成立。1月3日,胡鄂公專程赴南京,請求北方革命經費。13日,胡鄂公抵達南京,偕同陸軍總長黃興,謁見臨時大總統孫中山。孫中山當即同意由陸軍部撥款20萬元,作為北方革命經費。但1月12日,通州起義原定起義時間已到,起義日期不得不推遲。

  叛徒告密,起義機關遭查封

  1912年1月14日,汪精衛的親信餘臨江突然到張傢灣起義司令部訪蔡德辰,聲稱奉同盟會京、津、保支部長汪精衛之命,調查革命機關,傳諭停戰議和期間,不得妄動。蔡德辰與他進行激烈爭論,互不相讓,最後不歡而散。餘臨江走後,立即將通州起義的消息報告給瞭袁世凱。15日凌晨,餘臨江帶領毅軍管帶馬松圖率200餘名騎兵包圍瞭起義司令部張傢灣王治增傢。當場捕去蔡德辰、王治增、王丕承、楊兆林、雷竹村、張雅堂等6人。革命黨人王斌跳墻逃脫,後因摔傷回王治增傢調治時被捕。毅軍還搜去槍械、彈藥和印信、名冊等。

  為救同志,策劃刺殺袁世凱

  通州革命總司令部被圍剿後,吳若龍來到通州,秘密召集北京司令部的錢鐵如、通州司令部的黃之萌等十多人開緊急會議。張先培提出“可以先借機刺袁,造成袁內閣和宮廷的恐怖,然後再尋機設法營救被捕同志”的想法,大傢表示贊同。

  1月16日上午11時,袁世凱早朝畢,當馬車行至丁字街三義茶店樓前,忽然被炸彈炸翻瞭馬車。袁爬出車後驚魂未定之際,第二顆炸彈將車炸瞭個粉碎。一時間,街上行人亂作一團。這時,袁的馬夫牽來一匹馬,扶袁騎上,袁慌忙向外逃竄。張先培正要阻攔,不防被袁世凱衛士舉槍擊中頭部。伏擊者與衛隊激戰數分鐘,因寡不敵眾,多人也先後被捕。

  被誣為匪,被捕同志含冤就義

  15日,毅軍查抄張傢灣起義司令部後,袁世凱急電在上海的汪精衛,告訴查剿通州起義機關的經過,並詢問汪精衛如何處理。因汪精衛此前曾向袁世凱保證,“在停戰議和期間,停止北方各地一切革命活動”。16日晚,汪精衛回電:“稱北方同志,在此議和時,所有一切行動咸已停止。通州機關,當為匪類之結合,請依法辦理。”袁世凱得此回電,於1月17日下令營務處總理陸建章和毅軍管帶馬松圖,將刺殺袁世凱的張先培、黃之萌、楊禹昌3人在北京處決;將蔡德辰、王治增、王丕承、楊兆林、雷竹村、張雅堂等6人在通州處決。王斌於1月18日被捕,19日,在通州遇害。

  通州起義機關被查剿,革命同志慘遭殺害,北方革命受到重創,胡鄂公稱其為“北方革命史上空前之不幸事件”。在10位同志遇難後不久,新的通州革命軍總司令部又成立瞭。由吳若龍任總司令,決心再舉義旗,“誓必討袁”。清帝退位後,起義同志“匪類”的帽子,因宋教仁致信內務總長趙秉鈞轉達吳若龍等革命同志二十人為通州起義烈士昭雪一事而得以摘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