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揭秘:元代建北京城時為何將中軸線修歪瞭?

  中軸線並非正南正北

  現存的北京中軸線,是當年建造元大都的時候就確定下來的,後來歷經明清兩代都城未曾改變。當年的元朝重臣劉秉忠在規劃設計元大都時,首先就確定瞭中軸線的位置,那就是今天的永定門、正陽門、天安門、端門、午門、太和殿、神武門、地安門鼓樓、鐘樓正門的門縫連接線。

  故宮就是以此中軸線的位置次第鋪展建造的。換句話說,元、明、清三代歷朝皇帝的龍椅就擺在這條中軸線上。如果中軸線的指向不是正南正北,豈不是說,皇帝的龍椅都坐歪瞭?

  上個世紀50年代,北京的一次施工中,曾在中軸線的兩個不同的地方分別挖出一隻石鼠和一匹石馬。在中國古代的天幹地支中,子為鼠,午為馬,這也就暗示著中軸線實際就是沿著子午線的方向。

  但是,有一個叫夔中羽的老先生,卻在8年前發現事情有點兒不太對勁兒。

  這位老先生不簡單,已經75歲瞭,退休前是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國務院特殊津貼獲得者,在“兩彈一星”工程中都作出過貢獻。

  2004年的時候,夔中羽為瞭設計航空拍攝北京中軸線建築的準確飛行路線,拿瞭巨幅的《北京衛星影像圖》和《北京航空影像圖》仔細觀察。後來他回憶說,當他的目光沿著中軸線一路北上時,“不知不覺的,腦袋有點兒向左歪。”

  對於有著多年豐富測量工作經驗的夔中羽來說,這一點偏離逃不過他的眼睛。在多年科研工作中養成瞭嚴謹作風的夔中羽特意找到瞭中國地圖出版社的負責人。那位負責人告訴夔中羽,其實早在上個世紀50年代,北京的規劃部門在測量中就發現瞭中軸線偏離子午線的事實。由於偏離得不太多,一般市民根本感覺不出來,這個事兒也沒有對外說。

  實測中軸線偏瞭2度多

  夔中羽找來瞭大比例尺北京地形圖。在地圖上選擇瞭北京中軸線上的南端永定門橋、北端鐘樓和中間的地安門十字路口中心等幾個點,進行量測。經地圖上量測作業得知:北京中軸線與子午線的夾角為2度十幾分。夔中羽還特意在永定門城樓下向北的甬路上,做瞭一次“立竿見影”試驗。

  他們在甬路中央設立瞭一根2米長的桿子。由桿子的下面,沿甬路中心線向北,粘上一條長6米的黑膠帶,代表中軸線的指向。當太陽經過永定門上中天時,桿子的影子就是永定門子午線。而太陽經過上中天的時間,是在電臺播出“北京時間中午12點”的時號上。結果是,子午線影子與中軸線黑膠帶之間確實有一個夾角,這個夾角也是2度十幾分!

  早在唐代,中國人就能準確測量子午線,技術誤差幾乎不可能!

  中軸線和子午線為什麼逆時針偏移瞭2度十幾分之多?為瞭搞清這個問題,夔中羽還特意研究起瞭北京建城史。

  北京內城西城墻和東城墻均是在元大都土城基礎上,包砌城磚築成。東、西兩城墻均不是正南正北,均與北京中軸線平行。因此可以判定,北京中軸線偏離子午線是元朝建元大都時形成。北京現有的中軸線是沿用元大都時的中軸線。明朝將城南移,但中軸線方向未動;清沿用明城,中軸線也未改動。至今已有700多年歷史。

  正如我們前面所說,擔任元大都“監築”之職的是忽必烈的重臣劉秉忠。一般認為,元代中軸線是由劉秉忠和他的學生郭守敬二人主持興建的,二人皆為河北邢臺人。大都從1267年開始修建,到1285年完成,總共用瞭18年時間。

  一個很自然的想法是,中軸線偏離子午線,是否因為700多年前測量技術水平不高,將子午線測偏瞭?

  夔中羽說,這不可能。如果你沒聽說過劉秉忠,你至少該聽說過郭守敬,他們可都是當時第一流的天文、數學和大地測量傢。早在中國唐代,就有著名學者一行大師,為測量緯線長度而在河南很準確地測量瞭4個點的子午線。在河南考古復原的宋代皇城裡,筆直的中軸線完全符合子午線。而同樣由劉秉忠主持修建的元上都,完全符合正南正北走向。元上都建成後,大都晚瞭好幾年才開始修建,還是由劉秉忠監築,卻將大都的中軸線測算偏離瞭子午線2度多,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而天文學傢認為,地軸在短短700多年時間不會有2度的變化。

  中軸線指向元上都

  有一次,夔中羽和同事聊天時,偶然提起古代建築的方向有時與遠方的地物有關。這讓他心中一亮,他想到,元起源於蒙古。北京中軸線向北、向蒙古延伸,會不會指向元的什麼地方?

  夔中羽立刻找來有關的9張大比例尺地形圖。經過連續測算,他驚奇地發現:北京中軸線往北延伸,它的延長線直指古開平。而古開平不是一般的地方,它正是元世祖忽必烈的發祥地,元上都的所在地!

  北京永定門緯度線至古開平中心緯度線距離約270多公裡。古開平往西偏離北京子午線約17公裡。北京至古開平連線與北京子午線的夾角為2度至3度。這與北京中軸線偏離北京子午線的方向一致,偏離角度幾乎吻合。這說明:當初建元大都時,中軸線是采取瞭開平(上都)與元大都的連線作為基準線的!

  為瞭證實這一點,2004年11月,夔中羽來到現稱“兆奈曼蘇默”的古開平元上都遺址實地測量。

  在元上都東郊,夔中羽用GPS衛星定位儀,使自己站到由北京向北引過來的延伸線上。向西望去,可以清楚地看到元上都用石頭砌的東城墻。這說明:北京南北中軸線向北的延伸線,經過270多公裡的長途跋涉,由元上都東關廂旁通過。

  當然,如北京中軸線和元上都遺址中軸線還是有幾公裡的誤差。畢竟元代的測量技術不可能有現在這麼精確。

  夔中羽說,他的心情真的很激動。他終於得到瞭北京中軸線偏離之謎的答案!

  翻翻歷史書就知道,當年忽必烈就是從元上都遷都到元大都(今北京)的。而事實上,元世祖忽必烈實行“兩都巡幸制”:冬天在元大都辦公,元大都就是所謂的“冬都”;夏天在元上都辦公,元上都即是“夏都”。

  夔中羽說,知道瞭這一點就可以理解,在建元大都前的堪輿工作中,很可能按當時皇帝忽必烈的意願,為體現上都——大都的兩都統一,而采用上都——大都連線作為大都中軸線的基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