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徐恩曾

人物簡介  徐恩曾出生於浙江一個大地主傢庭,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 後加入 CC系 ,曾任國民黨中統局局長。徐恩曾其實在1931年就成為瞭中統實際上的負責人,他老謀深算,而且懂一些心理學,蔣介石很欣賞他,但他卻因參與中印緬邊境交通線走私案而被免職。1949年,徐恩曾與妻子費俠去瞭臺灣,開始經商,於1985年去世。

人物生平
  1929年到1945年2月是徐在國民黨中統局中擔任領導的時期。其重要靠山為同族前輩徐青甫,由於甫曾經為蔣啟蒙師傅,故曾盡力拉攏甫,徐為瞭升官後又將CC系頭目陳氏弟兄拉攏過來,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參加陳果夫、陳立夫組織的中央俱樂部(即CC)。這也使得曾在1928年坐到瞭國民黨中央組織部總務科科長的座位上,並於1931年兼任該部調查科科長,至此便開始瞭徐反共、反人民的特務生涯。也就是這一年使得蔣對徐刮目相看,徐捕獲瞭我方人員顧順章並成功使其變節投降,令蔣掌握瞭大量寶貴材料並由此破壞瞭我方很多組織。徐恩曾更 出色 的是,曾有一段時間在 中統 局第二組(後改為第二處)從組長到小特務清一色的都是我方叛徒,其中比較的 著名 有陳建中、杜衡、郭乾輝、周光亞、先太啟、王維理、范振中、鄒春生等人,而在中統內部我方叛徒也占瞭極大比例,就連徐的小妾費俠也是我方叛徒!
  1936年,以陳立夫為局長的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軍統局)成立,徐恩曾任該局第一處處長,戴笠任第二處處長,這也是為什麼後來人們稱中統特務為一處的人,而叫軍統特務為二處的人的原由。1938年8月,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簡稱中統局)成立,徐恩曾任副局長,中央黨部秘書長朱傢驊任局長,原軍統局局長為蔣介石委員長侍從室第一處主任賀耀祖兼任,副局長為戴笠。但中統、軍統兩局與其它局不同,人事權與經濟權都在副主管手中,就連蔣介石對兩局下達命令也隻寫 中統局徐副局長恩曾 字樣,這樣一來局長實際成瞭虛設之銜,而真正的主管其實是副局長。於是徐恩曾也就正式成為中統特務頭子。但朱傢驊與徐恩曾的關系並非是戴笠與賀耀祖的關系那樣。賀耀祖有職無權,戴笠經常在蔣介石面前,有什麼事可以直接當面請示,即使過後被賀耀祖知道瞭也是沒什麼用,甚至可以說賀耀祖的命令基本在軍統沒什麼效力可言;而朱傢驊卻是當時蔣介石的一流紅人,朱傢驊在局裡也有很多嫡系,如局秘書劉次蕭,會計室主任李光灼,統計處處長鄭堯泮,局訓練委員會主任委員郭紫峻等,加上朱傢驊本人又身兼國民政府委員,考試院院長,中央研究院院長,中央黨部秘書長,中英庚款保管董事會董事長,中德協會會長,留法、比、瑞同學會會長等頭銜,更是讓徐恩曾憷頭。另外又有戴季陶為他撐腰,足可以確保朱傢驊在中統局的地位,但朱傢驊本人並不怎麼過問中統之事,使得徐恩曾可以穩坐 金交椅 ,隻是在簽署命令時朱傢驊與徐恩曾共同署名簽發。
  1949年1月,做為多年與共產黨作對的徐恩曾,已感覺到國民黨政權即將崩潰,他憂心忡忡的哀鳴: 共產黨一定是不會放過我的,一定要向我算賬的。 1949年3月,他與其妻費俠從上海倉惶逃往臺灣,開始瞭他的富商生活,但自然沒有政客生活那麼風光。1985年死於臺灣。
徐恩曾的子女現狀
  徐恩曾有妻三人,1949年大陸解放時,都還健在。其原配眉氏,是吳興人,起初,兩人感情尚好,徐妻一向與徐母同住,約自1928年起,兩人感情惡化,徐恩曾後來幹脆不再回傢住,或回傢也不與張氏同居。但徐妻始終住在徐傢,整天吃齋念佛,很少找徐的麻煩。張氏生有一女,女兒隨母生活,很少與徐恩曾見面。
  徐恩曾的第二個老婆叫王素卿,東北人,體格健壯,性情潑辣,貪財好色,原是徐恩曾的友人之妻。友人赴英國留學,托徐予以照顧,友人出國後不久,1929年,徐恩曾與王同居,王氏一年生一個,生有子女四五人。後來,友人返國,見生米已成熟飯,又懾於徐恩曾的權勢,隻好忍氣吞聲,不再過問。
  徐恩曾第三個老婆費俠,曾留學蘇聯,是一個革命叛徒,懷有政治野心。與徐恩曾結婚前,在徐恩曾的領導下參加《中蘇半月刊》的工作。與徐恩曾結婚後,經常出入於中統局。費俠雖未正式參加中統特務組織,卻實際地參與瞭中統特務的活動。她經常與國民黨候補中執委呂曉道、陳逸雲等混在一起。1948年她當上瞭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後,更是經常往來於南京、上海之間,反動活動更加積極。1949年初,國民黨上海市黨部主任委員方臺組織所謂 上海各界民眾緊急動員委員會 ,費俠擔任委員,並在會中不斷叫囂要 與上海共存亡 。解放前夕,同徐恩曾一起逃到瞭臺灣。徐恩曾與費俠生有子女四五個,其長子1939年生,乳名明明。費俠之母是一舊式的傢庭婦女,1938年以後,一直住在徐傢,費俠所生子女,都由她照顧。
徐恩曾和戴笠誰厲害
  戴笠最受蔣的信任,掌握著軍統,被稱為中國的蓋世太保,徐是中統,雖然地位也很重要,但肯定不及戴。
  抗戰期間,徐恩曾為瞭發財,可謂絞盡瞭腦汁。日軍即將占領武漢後,銀行將一批巨鈔運往重慶,由於戰事緊迫,調運汽車困難,隻是臨時找來一輛大卡車來裝運。運鈔車行至途中,負責押送的國民黨軍警發現日軍就要追上來瞭,沒有把鈔票燒掉,隻是順手把卡車偽裝瞭一下隱藏起來,便一哄而散。銀行有關方面找到這批人,問他們錢去瞭何處?這批人謊稱,巨款已經銷毀,沒有落到日本人手裡。中國銀行信以為真,便將鈔票的票號註銷瞭。
  實際上,巨款的確沒有落到日本人手裡,而是落到瞭徐恩曾的手裡。因為當時在運鈔車後面追蹤的不是日本人,而是徐恩曾派遣的中統湖北站特務。
  過瞭一段時間,徐恩曾自以為不會有人再想起這筆錢的事瞭,便讓部下將其從湖北偷偷運到重慶銷贓。然而,當車輛到達檢查站時,被軍統特務攔截。軍統特務素來和中統不和,看到中統特務拉瞭一車錢,押運人員也沒有任何手續,且神情緊張,當然起疑,於是迅速報告瞭軍統頭子戴笠。戴笠早就看不慣徐恩曾,正在全力搜集徐恩曾不法的種種證據,聽到報告後欣喜若狂,馬上派人將運鈔車扣下,將錢送到銀行鑒定。由於鈔票的票號早已被註銷,因此鑒定的結果是一車假鈔。戴笠立即書寫瞭 中統偷運假鈔 的報告,上報給蔣介石。
  蔣介石閱罷非常生氣,下令將押送人員處死。徐恩曾嚇得半死,趕緊去求陳立夫。陳立夫本來不想 多管閑事 ,但看在親戚的面子上,還是去向蔣介石說瞭情。蔣介石終於答應將此案暫時壓下。
  不過,徐恩曾並沒有因此收斂。上海淪陷後,國民黨把一批印制法幣的銅板從國民黨中央銀行轉運到香港中華書局保存。但日軍在占領香港後,找到瞭這些印版,並將它們運到上海,開始仿制十元面值的法幣,以便搞垮國統區的經濟。一日,日本特務機關的一個特務,找到中統設在上海的地下辦事處的程某,說想通過 非常優惠的比價 ,請程某幫忙推銷一批偽鈔。
  程某見優惠比價是1∶40,認為賺頭不小,他馬上拿出5萬元錢,買瞭日本人印制的 法幣 200萬元。
  當時,法幣在上海已經不能流通。於是程某將這200萬元的消息迅速告訴重慶中統方面的某位大員,想通過他將假鈔花出去。但收報員是徐恩曾的心腹,當即把電報轉給徐恩曾。徐恩曾截獲來電內容後,並沒有上報,卻自行主張,冒充某大員的名義,讓程某按照他提出的運送時間、地點、路線,將這些假鈔運送給他。
  不料,徐恩曾的所作所為又被中統另一名高級特務郭紫峻知道瞭。郭紫峻正和徐恩曾鬥爭激烈,他又知道戴笠一直想搞垮徐恩曾。於是在一次會議上,和軍統一個高級特務聊天時 不小心走瞭嘴 。於是這件事被傳到瞭戴笠耳朵裡。
  戴笠聞訊後立即部署,讓軍統特務在徐恩曾指定的運鈔路線上設卡,果然截獲瞭這批假幣。於是戴笠連忙撰寫報告,上報蔣介石。蔣介石聞訊後命令軍統徹底追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