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Category: 歷史解密

歷史解密

揭秘西晉皇傢奇聞:白癡太子迎娶毒辣醜新娘

  金墉城附近現在是一片農田,當年這裡是西晉的政治監獄。   引子   西晉也是歷史上很短命的大一統王朝。結束這個王朝的,是歷史上有名的“八王之亂”。   作為一個剛剛立國的王朝,西晉應該是很有生命力的,但如此迅速地走向敗亡,是開國皇帝司馬炎所不能料到的。   司馬炎一統江山,這是他最大的功績,但在繼承人的問題上他一錯再錯,這也是他一生最大的敗筆。司馬炎是司馬昭的大兒子,他的弟弟司馬攸被過繼給司馬昭的哥哥司馬師,司馬昭本來想立司馬攸為帝位繼承人,但在群臣的勸說下放棄瞭——這也很正常,吸取瞭漢景帝時的教訓。   司馬炎據說長得很帥,而且有一頭能垂到地上的烏發,手長過膝(和劉備一樣的帝王之相),其皇後楊艷,才貌俱佳,但“高富帥+白才美”的組合生下三個兒子,其中長子早逝,次子司馬衷是個天生弱智,三子司馬柬倒是聰明伶俐。

陜西批準5名國軍抗戰陣亡士兵為烈士

  陜西省人民政府網站截圖   商洛市人民政府:   你市《關於批準徐治幫等5名抗日陣亡人員為烈士的請示》(商政字〔2012〕42號)收悉。現批復如下:   商洛市商州區徐治幫、洛南縣郝興泗、商南縣任丙楊、柞水縣吳宗樹、汪傢強5名同志系原國民黨陸軍第四集團軍96軍177師530旅1059團3營一等兵,1939年1月23日在山西省平陸縣洪池鄉西鄭村中條山對日作戰中犧牲。根據民政部《關於對辛亥革命北伐戰爭抗日戰爭中犧牲的國民黨人和其他愛國人士追認為革命烈士問題的通知》(民〔1983〕優46號)規定,批準徐治幫、郝興泗、任丙楊、吳宗樹、汪傢強5名同志為烈士。按規定不發一次性撫恤金,其傢屬享受遺屬待遇。   此復。   陜西省人民政府

盤點古代的限購令:元明清不許官員買房

  本文摘自:《南京日報》2013年04月01日A07版,作者:佚名,原題為:《古代如何調控房價》。   西漢:隻能購買鄰居的房   先說西漢的限購政策。   西漢建國後不久,大約在漢高祖劉邦的老婆呂雉呂太後當政的時候,朝廷頒佈瞭如下規定:“欲益買宅,不比其宅,勿許。”(《二年律令·戶律》)   這條規定的意思是說,你想買房,可以,但有一個條件:你要買的房子必須緊挨著你現有的房子。   比方說,小明、小強和小紅三人是街坊,小明挨著小強住,小強挨著小紅住,在小明和小紅當中隔著一個小強。那麼,小明可以買小強的房子,小強也可以買小紅的房子,但小明卻不能買小紅的房子,因為他和她“不比其宅”。他們不比其宅,政府就“不許”,禁止這種非緊鄰的居民進行不動產交易。

解讀孟子職業觀:年薪300萬克黃金也辭職

  本文摘自《廣州日報》2013年4月10日B6版 作者:劉黎平 原題為:孟子收入驚人 也為減薪糾結。   孔子的理想是做一個職業經理人,而他的間接傳人孟軻,也懷著與祖師爺孔子同樣的夢想,遊走於列國之間,想找一個理想的老板,成為一名能實現自己理想的職業經理。   然而,先秦不是一個適合孔孟學說施展的時代,孟子和孔子一樣,一直沒有實現自己的職業理想。孟子一直處在求職和跳槽的循環運動當中,在這個過程當中,孟老師對職場有什麼感想,他對自己的職業持什麼態度,其待遇又如何,我們不妨來聊聊。

皇太極的奇特婚姻:娶兩名寡婦 讓側妃改嫁

  本文摘自《徐州礦工報》B2版 作者:劉繼興 原題為:清太宗皇太極的奇特婚姻。   清初的皇帝們,其婚姻充滿瞭政治色彩。努爾哈赤的妻妾見於史籍記載的共有十四人。其中七位妻妾的納娶,是政治聯盟的結果。而其餘的妻妾,也大多來自不同的部落。清初滿蒙政治聯姻盛行。據《清皇室四譜》第二卷記載,清太宗皇太極有蒙古妻七人,占其後妃總數的一半左右;清世祖福臨有蒙古妻六人,占其後妃總數的三分之一。   其中,清太宗皇太極的婚姻最為奇特。皇太極有名號的後妃共有十五人,在這十五位後妃中,有七位來自蒙古草原。其中地位最為尊貴的“崇德五宮後妃”全部是蒙古族女子,並且有兩位是寡婦。更有三位出自科爾沁部莽古思一門姑姑、侄女三人同嫁皇太極。皇太極的婚姻之奇還不止於此,他還曾令已經為他生過兩個女兒的側妃博爾濟吉特氏改嫁他人。   那麼,貴為天子的皇太極幹嗎娶倆寡婦呢?原來,這兩個女人的身份很特殊。她們都是眾蒙古部落之主察哈爾林丹汗的妻子。她們是在林丹汗死後來投奔皇太極的,先後在天聰八年和天聰九年,被皇太極納入宮中據為己有。

探秘臺戒嚴時期“政治監獄”:關過柏楊李敖

景美看守所前的神獸獬豸雕像,本意象征公平公正的審判。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位於臺灣新北市新店區秀朗橋下的“景美看守所”,花木扶疏,屋舍儼然,雖然現在的名字叫做“臺灣人權景美園區”,但走進去還是有一種陰森恐怖、寒意浸人的感覺,因為在戒嚴時期,這曾是臺灣令人聞之色變的軍事法庭與監獄,囚禁過李敖、柏楊,蔣經國的小舅子丘延亮也在這裡被關過,呂秀蓮、施明德等人因“美麗島”事件在這裡受到軍法審判。甚至當年主導刺殺作傢江南的臺灣情報頭子汪希苓也一度被禁錮在此。這裡還藏有哪些秘密?一個晴和的春日,《環球時報》記者來到這裡一探究竟。   走進看守所,遠遠就看見矩形形狀的仁愛樓,藍天白雲映襯之下,二樓的鐵絲電網和碉堡崗樓格外刺眼。1968年6月27日,當時剛剛完工、尚未驗收的仁愛樓,就成為臺灣省警備總部(簡稱“警總”)軍法處及臺“國防部”軍法局的看守所,收容和監禁由“警總”與調查局等單位偵訊後移送過來的“叛亂分子”、“匪諜”、左翼人士、“臺獨”分子。整個仁愛樓分為行政區、囚室和外役區。進入仁愛樓,一樓左手邊第一間就是行政區的警衛室,這裡是犯人進出看守所的第一站和最後一站,如今警衛室仍掛著1974年的月歷,墻上的掛鐘時間停格在4時04分,那是因為關在這裡的死刑犯執行槍決當天的凌晨4點多,會被先送入警衛室解除腳鐐。   再進一道門,就來到一樓的“押區”,該區專門用來關押尚未判刑的嫌疑犯。如今走在綠色鐵門鐵欄之間,仍有不寒而栗的感覺。押區分為獨居房、小囚室、大囚室,小囚室一間可容納3-4人,大囚室容納6-10人,囚室裡除瞭一個敞開的洗手間和水槽外,空無一物。1962年2月28日,李敖被關入看守所的第二房。李敖曾回憶說,當晚囚房住進另一囚犯,自稱是犯瞭軍法的“警總”上尉袁耀權,名為同住,實為監視。李敖說,第二房不到兩坪(每坪約3.3平方米),扣掉1/4的馬桶和水槽占地,更顯狹小,散步5步就得回身。過瞭幾個月,袁耀權被判無期徒刑後轉走,李敖獨住,後來又轉到11房,11房大瞭一倍多,可最多時要住上6名囚犯。李敖在景美看守所共住瞭4年8個月。《環球時報》記者註意到,每間囚室的墻地交接之處都有一長方形小洞,長約30厘米,寬約15厘米。李敖曾說,每天三頓飯、喝的水都是從小洞口推進來。購買日用品、寄信、倒垃圾,統統經過小洞,甚至外面寄來棉被,也卷成長卷從小洞塞進。   仁愛樓二樓左側為雙排密閉式囚房,女犯人多羈押於此,呂秀蓮、陳菊等人當年曾住過此區。押區內唯一的開放空間為放風區,僅有“表現良好”的囚犯每周能有2-3天輪流出來放風20分鐘。在押犯人被起訴後,每星期傢屬可以探視一次,允許隔著玻璃窗,通過兩頭的電話用“國語”交談10分鐘,絕對不可以談論案情或看守所內部事情。如違規,監聽人員會提出警告,若不聽警告,監聽人員會立刻切斷電話。二樓右側主要是外役區犯人的押房,犯人白天到一樓工廠工作,晚上就回二樓押房休息。   景美看守所有個圖書室,藏書約2000餘冊,其中不少是蔣經國的小舅子丘延亮捐出的。外役區的犯人可以直接進去登記借閱,押區的犯罪嫌疑人則需從目錄單中填寫編號,再由圖書館的人將書本送至押房。1968年,丘延亮因涉“民主臺灣聯盟陳永善等案”,被判刑6年,獄方以好的待遇為條件,要求他提供藏書。該圖書館曾由當外役的柏楊負責管理過一段時期,柏楊因此被稱為“館長”,丘延亮被稱為“副館長”。柏楊負責圖書館時,開始著手寫獄中第一部著作《中國歷史年表》。

解讀唐朝節假日制度:月月有假 節節有假

  本文來源:中新網,作者:彭勝發,原題:《唐朝節假日》。   許多時候,我還是挺羨慕生活在唐朝的人們。他們不僅僅擁有3個黃金周,而且小黃金也相當多。   “諸內外官五月給田假,9月給受衣假,為兩番,各15日。田假若風土異宜,種收不等,通隨給之。”唐朝的《假寧令》中的這條略顯殘缺的條令能讓我們略窺唐朝時期的假日體系制度。   唐朝作為我國古代各個方面發展最完善的一個朝代,其節假日的安排也有很明確的法律法規。譬如我們現在春節放假是從除夕前一天開始放起的,總共7天。在唐朝,春節放假也是7天,但其卻是以除夕日為中心,前後各放3天,這樣顯然顯得更合理一些,當然即使提前3天,對於交通不便路途遙遠的古人還是顯得時間倉促。   根據現有的資料來看,《假寧令》有18條關於各種假期的規定,婚慶、喪葬、忌日、出行等等方面,幾乎貫穿瞭人們所有的生活。《假寧令》裡的第一條能讓我們看出唐朝節假日的大致情況:諸元日、冬至並給假7日(節前3日、節後3日),寒食通清明給假4日,8月15日、夏至及臘各3日(節前1日、節後1日),正月7日、15日、晦日、春秋二社、2月8日、3月3日、4月8日、5月5日、三伏、7月7日、15日、9月9日、10月1日、立春、春分、立秋、秋分、立夏、立冬及每月旬,並給休假1日。內外官5月給田假,9月給授衣假,分為兩番,各15日。田假,若風土異宜,種收不等,通隨給之。由此可見,唐朝的假期還是挺豐富的。三伏會放假,旬假也會放一日,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這樣的節氣也都會放假1日,1月1日、3月3日、5月5日、7月7日、9月9日這些節日幾乎涵蓋瞭七夕端午這樣的傳統節日。   唐朝這些關於節假日的規定,其實都是對傳統的繼承和發展。比如唐朝的旬假,其實就是對漢朝時期5日一休沐的繼承和發展。除瞭以上這樣的假日外,如果皇帝哪天心情好或者遇上喜得貴子等高興的事情,也會放假。唐朝各種各樣的假期極大豐富和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方式。“每至旬假,許不視事”,意思是到瞭旬假這天,可以允許不辦公事。10天1次的旬假,唐人一般都出去吃飯喝酒,遊山玩水,好不自在,這在白居易《蘇州郡齋旬假命宴》一詩中有細膩而生動的記載。“萍醅若溪醑,水鱠松江鱗。侑食樂懸動,佐歡妓席陳。風流吳地客,佳麗江南人。歌節點隨袂,舞香遺在茵。”讀來令人神往。(摘編自香港《大公報》文/彭勝發)

揭秘古代皇宮性事管理五大要員:太監排第一

  本文摘自《健康必讀》2006年第11期,作者:佚名,原題:《古代皇宮性事管理五要員》。   皇宮裡是為瞭維護皇帝的權威和後宮的秩序才產生瞭所謂的性生活管理,這種管理是相當嚴苛的。敬事房太監、女官、奶婆、穩婆、醫婆便成瞭皇宮內性生活的重要管理者……   重要管理者之一:太監   雖然從表面上看,皇帝的性生活決定於皇帝的意志,但是在名牌放置、準備工作、運送妃子、掌握時間、檔案記錄等具體環節上都可以鉆空子,做手腳,妃子們如果得罪瞭敬事房太監就可能倒大黴,所以她們對敬事房太監都很巴結,常給太監們一些好處。   重要管理者之二:女官   在內廷和宦官並列的是女官,她們的聲勢從表面上看雖然不如宦官,但是即使是身兼重職的宦官如果不和女官合作,也無法充分發揮其影響力,有許多壞事,都是女官和宦官勾結而形成的。

抗戰時鎮原邊區政府:1944年輸出大煙1200兩

  (大生產運動中359旅南泥灣開荒,圖片來源:新華網)   本文摘自:新華網,原題:《民主革命時期的鎮原縣邊區政府》。   1939年至1940年初,國民黨發動瞭第一次反共高潮,破壞瞭統一戰線,對陜甘寧邊區推行顛覆蠶食政策。1940年下半年又發動瞭第二次反共高潮,調集幾十萬軍隊包圍陜甘寧邊區,從西到東,從南到北形成瞭多道封鎖線,阻絕瞭邊區與外界的一切來往,企圖餓死、困死邊區軍民。   在第二次磨擦事件中,國民黨鎮原縣長孫宗濂,受國民黨西峰公署鐘成竟旨意,多次在鎮原境內制造流血事件,1939年底國民黨頑固派調動大批部隊包圍鎮原縣城,對中共駐軍發起攻擊,在寡不敵眾的情況下,邊區軍政人員被迫退出鎮原縣城,撤到馬渠鎮。   為瞭維護抗日統一戰線,鞏固和擴大抗日根據地,團結各方面力量加強地方領導,1940年3月1日,鎮原縣邊區政府在馬渠鎮成立。縣政府成立後,首先發佈瞭一號通報,確定政府當前的主要工作是:(1)改選保甲長,以民主方式清洗壞的保甲長;(2)擴大邊區保安隊;(3)繼續開展民運工作,按邊區政府提出的“三三制”建立地方政權。   鎮原縣邊區政府在馬渠占2個聯保,約3萬人口,南北約60裡,東西約120裡,地域狹窄,人口較少,交通又不便。1940年5月13日,縣政府遷至孟壩鎮。至此,鎮原縣邊區政府共轄6個區8個鄉,108個行政村,3200戶,60000多人口。至1947年2月解放戰爭爆發時,發展為孟壩、柳洲、石佛、馬渠、三岔、王寨、新集7個鞏固區,和太平、交口河、萬安三個遊擊區共36個鄉,117個行政村。

李登輝是日本人私生子之謎:曾改名巖裡政男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臺灣前領導人李登輝是日本人的私生子——近日,這一爆炸性話題“響徹”臺灣。事情的原委是:臺“監察院”今年年初通過一份調查報告,記錄瞭有關學者在接受“監察委員”訪談時,曾提及李登輝“應該是日本人的私生子沒有錯”,這是臺官方文件首次談及李登輝身世。   官方文件提及引發聯想   據臺灣《中國時報》8日報道,鑒於目前島內“二二八事件”研究中,關於臺共及相關人士的史料整理仍分散在各級文獻機構中,“監察委員”周陽山和李炳南去年申請調查,其間訪談瞭世新大學教授戚嘉林以及歷史學傢王曉波等多位學者。在今年1月通過的“公佈版”調查報告中,記錄瞭戚嘉林在談到謝雪紅等臺共人士的事跡後突然話鋒一轉,提及李登輝曾加入中國共產黨。戚嘉林說,“臺獨”人士再怎麼樣,對日本的情懷是不太有的,還是以“臺灣主體”意識為主,唯一例外就是李登輝。他晚年寫的書尤其是2000年後寫的東西,都對日本充滿“愛意”,“他的生父應該是日本人”。   據記載,李登輝的父親為李金龍,祖籍福建汀州府永定縣。李登輝為次子,大哥名為李登欽,二戰後期被日軍征兵至菲律賓,死在當地,其靈位至今放在日本靖國神社。李金龍是警察,調動頻繁,李登輝也隨之不斷搬傢和轉學。就在他考上高等學校的前一年,臺灣“總督府”推行“皇民化運動”,李登輝更名為巖裡政男,其兄李登欽改名為巖裡武則。李登輝曾稱,他在22歲之前是日本籍。   《中國時報》稱,島內有關李登輝的身世一直存在不同說法,但這次“監察院”調查報告中摘錄學者談話,並以“公佈版”方式公開內容,成為首度提及李登輝身世的正式官方文件,引發諸多聯想。世新大學教授戚嘉林稱,他是從各種研究中合理懷疑李登輝生父是日本人,但“這應該已是不可考的歷史懸案”。他還說,記錄之人將他的語氣記錄錯瞭,“我說的是疑問句,不是肯定句”。對此,“監察委員”周陽山、李炳南8日晚發佈聲明稿稱,調查報告中有關咨詢學者的內容,都經過調查人員逐字記錄,並親自聯絡學者確認。不過,學者的發言並不代表“監察院”立場。8日晚,“監察院”網站撤下瞭這份報告。   綠營認為報告很荒唐

陜西回應批國民黨軍人為烈士:老政策不外傳

  陜西省政府近日批準6名抗戰犧牲的國民黨軍人為烈士,批復文件稱6人為“同志”,引發網友熱議。昨天,陜西省政府官方微博回應,該政策一直在執行。據記者查詢,針對國民黨軍隊抗日致殘官兵可否按殘廢軍人給予撫恤優待問題,民政部曾表態:查實後可批準,但對外不作宣傳。   事件   國軍獲批烈士引熱議   近日,陜西省政府官網發佈瞭《陜西省人民政府關於批準孫蔭芝同志為烈士的批復(陜政函〔2013〕45號)》,和《關於批準徐治幫等5名同志為烈士的批復(陜政函〔2013〕46號)》,批準時間均為2013年3月28日。   45號文件顯示:孫蔭芝,男,漢族,河北豐潤人,生前系國民黨騎兵四師十二團上校團長,於1939年8月24日在河南獲嘉地區對日作戰中陣亡。   46號文件顯示:商洛市商州區徐治幫、洛南縣郝興泗、商南縣任丙楊、柞水縣吳宗樹、汪傢強5名同志系原國民黨陸軍第四集團軍96軍177師530旅1059團3營一等兵,1939年1月23日在山西省平陸縣洪池鄉西鄭村中條山對日作戰中犧牲。

揭秘:正史中完美的周瑜為何遭後世狂貶?

  本文摘自《劉繼興讀史》,劉繼興著,崇文書局出版   在史書《三國志》裡,陳壽對於周瑜的評價很高,多次以“英雋異才”、“王佐之才”、“年少有美才”、“文武韜略萬人之英”盛贊之,並評價其:政治上高瞻遠矚,忠心耿耿;軍事上“膽略兼人”,智勇雙全;人格修養上,“性度恢廊”,情趣高雅。   周瑜(公元175—210)字公瑾,廬江舒縣(今安徽廬江西南)人。東漢末年東吳集團將領,傑出的軍事傢。美姿容,精音律,長壯有姿貌,多謀善斷,胸襟廣闊。後與諸葛亮、龐統、司馬懿並稱臥龍鳳雛幼麟塚虎。   周瑜出身士族,堂祖父周景、堂叔周忠,皆為東漢太尉。其父親周異,曾任洛陽令。周瑜自幼與孫策交好,孫策初崛起時周瑜隨之掃蕩江東,並送錢糧物資助孫策成就大事。袁術仰慕周瑜的才幹,欲聘周瑜為將,但是周瑜以袁術難成大事而拒絕,其後設法正式投奔孫策,與孫策一起南征北戰,為打江東基業立下汗馬功勞,深受孫策信任。孫策遇刺身亡後,周瑜與張昭一起共同輔佐孫權,執掌軍政大事。曹操消滅袁紹後,威逼孫權送兒子為人質,周瑜志向高遠,勸阻孫權送質。赤壁大戰之時,力主抗曹,並慧眼預見到曹軍的劣勢和己方的優勢,指揮全軍在赤壁、烏林大敗曹軍,是以少勝多的赤壁之戰的頭號功臣。其後又成功地攻克瞭荊州戰略要地南郡,曹仁敗走。赤壁之戰後,周瑜向孫權建議出兵攻取蜀地,消滅張魯,吞並劉璋,與曹操二分天下,體現瞭一個軍事戰略傢的遠見卓識。周瑜在江陵進行軍事準備時死於巴陵,時年三十六歲。   周瑜去世,孫權痛哭流涕,說:“公瑾有王佐之才,如今短命而死,叫我以後依賴誰呢?”他稱帝後,仍念念不忘周瑜,曾對公卿們說:“沒有周公瑾,我哪能稱尊稱帝呢?”“東吳的王圖霸業,隨周瑜猝死化為泡影,自此從欲染指天下轉為偏安一方。”可見周瑜在東吳所起的作用是無人可替代的。   《三國志》記載,周瑜舉賢薦能可比鮑叔;折節為國可比藺相如;謙禮忠君無人能比。雅量高致,氣度恢弘。孫策初亡,孫權“是時權位為將軍,諸將賓客為禮尚簡,而瑜獨先盡敬,便執臣節。性度恢廓,大率為得人,惟與程普不睦。”諸將禮簡時,周瑜對比自己年幼的孫權極為恭敬,因此有性度恢廓評語,僅與程普不和,但他折節下交,終令程普嘆服。史載,“普頗以年長,數陵侮瑜。瑜折節容下,終不與校。普後自敬服而親重之,乃告人曰:‘與周公瑾交,若飲醇醪,不覺自醉。’時人以其謙讓服人如此”。

港媒評撒切爾:她在中國摔瞭“歷史的一跤”

  【環球時報綜合報道】對於700萬香港人來說,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的離世,勾起瞭很多人的集體回憶。正是在這位“鐵娘子”執政時期,中英解決瞭“香港問題”。連日來,香港多傢媒體刊登文章,評論撒切爾夫人在香港問題上的功過。   港媒總結“跌跤教訓”   據香港星島日報網9日報道,香港特首梁振英當天致函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大臣,哀悼撒切爾夫人的離世。信中稱,“撒切爾夫人擔任英國首相期間,於1984年12月在北京簽署《中英聯合聲明》。這份聲明標志著香港開始過渡,在1997年回歸祖國,並且成功落實‘一國兩制’”。   多傢報紙回憶起撒切爾夫人的“跌跤事件”。香港《大公報》稱,撒切爾夫人1982年9月下旬來到北京,藏在這位“鐵娘子”皮包中的是“主權換治權”,以及“如果英國人撤出香港經濟將會陷於災難”這樣幾近恫嚇的“預言”。但可惜她碰到的對手是比“鋼”還要硬的鄧小平,鄧公一句“不當李鴻章”以及“主權不是可以談判的事物”等擲地有聲的回答,重挫瞭“鐵娘子”,於是她在走下人民大會堂臺階時摔瞭“歷史的一跤”。香港《文匯報》10日總結瞭“鐵娘子”摔跤的幾大教訓,其中之一是警告今天揮舞港英殖民統治“龍獅旗”者,當年的“鐵娘子”要延長和清政府簽下的不平等條約都辦不到,“你等一小撮‘港英遺少’又怎能搖幡為殖民主義招魂?”《大公報》10日稱,“抗中亂港”不遺餘力的政客,在回憶撒切爾夫人時不忘一再強調:在中英會談中,她為的隻是英國的利益,而不是港人的利益,否則“港人不會到今天還沒有實現普選”,“這真是何等荒唐的指責”。文章回憶說,撒切爾夫人曾在回應民主派記者“質問”時稱,英國為香港人做瞭很多工作、爭取到“50年不變”的承諾,“我在港接觸到的人對英國的安排都是滿意的,隻有你一個人不滿意”。《大公報》的社論認為,一位成功而偉大的政治人物,並不在敢於堅持,而在勇於修正,她為英國結束瞭一段並不光彩的殖民侵略歷史。   “越南船民”事件犧牲港人利益   還有輿論談到撒切爾夫人對今天香港社會的影響。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張楚勇稱,撒切爾夫人出任英國首相時奉行新自由主義政策,港英政府以至回歸後的特區政府都有類似政策取向。據《明報》10日披露,與撒切爾夫人保持近30年友誼的商人鄧永鏘回憶說,他與撒切爾夫人見面始於上世紀80年代,當時他在津巴佈韋為一傢金礦公司工作,公司請撒切爾夫婦出席開幕禮,“可能她身邊真正知道中國情況的人不多,所以之後多次找我到她辦公室,討論有關香港的事情”。1996年,撒切爾夫人表示想見一些有機會將來當香港特首的親內地人士,於是鄧永鏘穿針引線安排梁振英與她一起吃飯。不過,鄧永鏘以“不記得”為由,未透露飯局上的談話內容。曾在上世紀80年代出任香港行政局首席議員的李鵬飛回憶稱,撒切爾夫人在中英談判時一直對“一國兩制”抱懷疑態度,因為當時中國很窮,不過在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後,她關註的已是英國如何體面地離開香港。

直搗紫禁城計劃破產真相:遭汪精衛親信出賣

  本文摘自:《人民政協報》2011年10月13日第6版,作者:通政文,原題為:《曾計劃直搗紫禁城的通州起義》。   武昌起義成功後,黎元洪派胡鄂公為鄂軍政府全權代表,前赴京、津一帶主持北方革命。1911年11月24日,胡鄂公抵天津後,設立“鄂軍代表辦事處”和“北方革命協會”,在北京、天津、保定、灤州、通州、石傢莊、任丘各地成立總司令部。當時,通州總司令部就設在張傢灣王治增傢裡。12月24日,胡鄂公來到北京的東大門通州,在通州總司令部王治增傢主持召開軍隊代表同志會,醞釀加緊各軍聯絡,京、津、保、灤、通同時起義,進攻北京。   策應灤州,準備進攻清朝“心臟”   辛亥革命前夕通州地區從事革命活動的主要團體是鐵血會和共和會。他們秘密串聯,分散活動,沒有統一的領導。胡鄂公整合京津地區革命組織,從此,通州地區有瞭統一的領導機構,通州的革命活動納入瞭辛亥革命洪流。胡鄂公曾多次與通州革命領導人蔡德辰等會面,並親自來通州指導革命工作。   1912年1月2日,灤州起義爆發,灤軍宣佈獨立。北方革命協會聯絡部長吳若龍由津來京,同京、津、通同志研究決定,馬上策動當地革命軍策應灤州起義,以牽制清軍支援灤州。通州總司令蔡德辰和北京總司令錢鐵如提議,與其策應牽制不如聯合京、津、保、通所有革命軍同時起義,以圖大舉。最後決定於1912年1月12日在通州首先起義,並制定周密的計劃:由吳若龍等率領通州駐地毅軍與退伍士兵300多人,組成敢死隊,在午夜自通州向北京進發;由李曉衢等督率南苑毅軍,同時到京與敢死隊會師於永定門,然後直趨東城外交部,包圍內閣官署;由邱壽林等指揮的西直門外禁衛軍第四標,攻打西直門,然後進攻西華門;由錢鐵如等發動內外城毅軍,與珠巢寺車夫千人會合,進攻禁城大內;劉仙舟等人則聯合駐保定毅軍在當地策應。   經費無著,起義計劃被迫推遲

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時掠奪瞭我國多少資源?

  本文節選自:《民國檔案》1997年第4期,作者:王乃德 翟相衛,原題:《日本帝國主義掠奪華北資源述評》。   日本法西斯對中國華北的重要工業資源,可以說是舉國上下,集軍、政、經、文等各方力量進行掠奪。通過血腥的殖民統治和龐大嚴密的掠奪機構,把華北的巨量物資和財富變成其發動、擴大、維持侵略戰爭的經濟動力,給中華民族造成瞭極大的災難。據不完全統計,抗日戰爭期間,日本帝國主義在華北掠奪煤炭12000萬噸,鐵礦石450萬碑,鋁釩土3000萬噸,鎢、錳、金礦21。2367萬噸,棉花2000餘萬噸。。但實際掠奪和造成的損失,遠遠超出此統計數據。以大同煤礦為例,日軍即掠煤炭1400餘萬噸;為上述數字的1/8,在山西晉城一個縣,日軍僅生鐵就掠運走50000噸;晉東南地區1941年以前日軍搶劫羊毛295萬噸。糧食掠奪量更為驚人。。山西祁縣抗戰期間全縣人口僅10餘萬,被掠奪糧食竟達7500萬公斤……另外,日軍瘋狂抓丁,不顧條件野蠻生產,對中國的人力資源掠奪和對民夫屠殺更加殘酷。據1937年7月至1942年統計,被日軍抓去當“勞工”的青壯年就有529萬人。抗日戰爭期間大同礦區死亡6000餘人。山西靈石富傢灘煤礦,日軍掠奪煤103萬噸,而生產這些煤炭的礦工死亡竟超過10000人,。也就是說,日軍每劫掠100噸煤,就有一個中國人賠進瞭寶貴的生命。在日軍侵占河南焦作的7年多時間內強盜般地掠奪煤炭500餘萬噸,屠殺礦工和其它群眾數萬人,燒毀房屋上萬間。日山寺、妙樂寺等古跡也被日軍破壞殆盡。。在北平,日軍以“軍管理”的方式,霸占瞭華商電燈公司、石景山煉鐵廠、長辛店機車修理廠、清源制泥廠等企業。北平至華北各地以及其它地區的全部鐵路設施,也均被日軍奪為己有。其中包括11個鐵路廠,200餘臺機車,4600餘輛客貨車。日軍還在金融方面進行掠奪。中國聯合準備銀行(由日本侵略者操縱1937年2月12日成立),總行設在北平、它大量發行無儲備的不兌現的“聯銀卷”,依靠武力強迫華北人民使用。引起物價飛漲。初期發行這種偽卷,票面共有1元、5元、10元三種,後來由於發行額的加大,印刷速度跟不上,偽中聯就增印50元、100元票面的大鈔。1945年3月發行500元票面的大鈔。同年5月又增發1000元票面的大鈔。到日本投降時,竟出現瞭5000元票面的大鈔。據偽中聯總裁汪時璨供認,在其任職的時間裡,共發行偽鈔1238億元。當時,在華北被日軍殖民統治的人民隻有1億,平均每人占1238元。由此造成物價飛漲的速度極快。在北平以玉米面計,1938年每市斤0。10元左右,1942年12月漲至每市斤1.05元,1944年8月中旬每斤漲到5元,日本投降前夕每斤竟狂漲到1000元至1400元。日偽在發行聯銀券的同時,極力排斥打擊中國政府發行的法幣。1939年3月日偽頒佈《擾亂金融暫行處罰法》,明令禁止法幣在其占領區流通,強迫人們用手中的法幣以低值兌換聯銀券。然後日方又到國統區以法幣套購外匯,購買物資,補充軍用,進一步加劇瞭國統區的通貨膨漲。   日軍變本加厲地對北平市民進行掠奪與壓迫。首先,加捐加稅,加重北平市民的負擔。1942年9月,日偽華北政府將原征收的稅賦提高數倍,並加大所得稅的額度。其次,日偽政府還巧立名目開展瞭一系列的所謂“獻金”、“獻機”、“獻袋”等運動。所謂“獻金”,就是搜刮民間銅器供給日軍制造武器。北平居民的傢用銅制器皿、門環等,都被掠去。故宮的銅質文物亦被強行運走1000多公斤。至1944年,日軍以“獻納”名義從北平掠奪的銅達數十萬斤。“獻機”就是偽北平市公署強迫市民繳納“獻機基金”,購買飛機獻給日軍。僅市公署負責砍伐北平市的全部成材樹木,“獻給”日軍,計有20000餘株樹被其掠走,包括很多有保留價值的古樹。“獻袋”,即由偽市公署征集“大東亞戰爭慰間袋”,“獻給’舊軍。在天津,自從1937年七·七事變以後,日方搶占良田92。17萬畝,約占當時天津縣、清河縣兩縣耕地面積的1/2。並成立瞭以軍事頭目為主的天津米谷統制會,實行殘暴貪婪的“米谷統制”,從天津掠奪瞭大批糧食。日本侵略者還以“軍事管理”、“委任經營”、“中日合辦”、“租賃”、“購買”等手段,大肆掠奪的中國民族工業。日方又以“物資統制”的名義,嚴禁自由經營和販運鋼鐵、糧食、棉紗、棉佈、皮毛、煙草、火柴、建材、染料、汽油等40餘種物資。天津淪陷初期,日軍以該地作為掠奪華北戰略資源的中心,並由天津向整個華北幅射,使華北成為它擴大侵略戰爭的基地,日本政府通過野蠻、兇殘的掠奪,獲取瞭大量的軍用和民用物資。僅在1937年至1938年間,日本占領者就從天津掠走價值約40億英磅的物資。特別是日軍封鎖天津的水陸交通,控制天津港,接管海關以後,天津就成為日軍戰略物資的加工和集散地,天津的工業完全納人日本擴大侵略戰爭的軌道。日軍還成立華北鹽業公司,並指使漢奸成立興蘆公店,先後開辟鹽田25。3萬餘畝,將原鹽大批輸人日本國內,每年達幾十萬噸。為瞭進一步掠奪華北的物產和資源,日本從1939年開始擴建塘沽新港。到1945年,新港基本建成3000噸級的雜貨泊位4個和5000噸級的煤炭泊位1個。日本從天津港口運出瞭大量的煤、鐵、鹽、棉等重要戰略資源並掠走瞭成千上萬的勞工。   日本侵略者不僅從其占領區掠奪資源,而且還通過“圍攻”、“清剿”等軍事方式妄圖消滅華北敵後抗日根據地和抗日軍民,並大肆掠奪根據地的物資。據不完全統計,在八年抗戰中,晉西北區24個縣被日軍搶掠糧食3057500石、牲畜1049940頭(隻);北嶽區(冀晉區)31個縣被日軍搶掠糧食10.01億公斤、牲畜713008頭(隻)、被服3987530件;在太行區,日軍搶走糧食12056100石、牲畜279774頭(隻)、衣服3020514件;在太嶽區,日軍搶走糧食22.1億斤,食鹽702億斤,牲畜4780000頭,被服946500件,等等。

多張歷史照片被修改 雷鋒、魯迅均“中招”

  130多組廣為人知的歷史照片,時間跨度近百年,特別的是,無論領袖、英雄,還是平民,都經過瞭暗房修改。修改的方式除瞭運用美化、抹去、添加元素外,還有拼貼,有些人物被抹去,有些背景被完全更換。   你看到過的很多廣泛流傳的歷史照片都是真實的嗎?   昨日,一個特別的展覽,在沈陽魯迅美術學院的美術館開幕。   展覽作者說,許多公開發表的圖片,某種意義上其實屬於“第二歷史”,而原始圖片無疑是“第一歷史”。   “毛澤東在陜北”照片幾經修改   昨日,“張大力:第二歷史”展開幕。記者看到,好多廣泛流傳的歷史照片下面都附有真實的原版照片。張大力除瞭交代每張照片的出處之外,並沒有說明它們的不同,觀眾需要在仔細的對比中尋找差異。這激起瞭觀眾的濃厚興趣,展覽中笑聲、感嘆聲不斷。

隋煬帝PK唐太宗:兩人好色程度差不多

  唐太宗李世民與隋煬帝楊廣,一個是模范皇帝流芳千古,一個是反面教材遺臭萬年。因為李世民對於唐朝的特殊功績,唐朝人留下來的有關記載與評論99%都是贊揚歌頌,而楊廣被視同亡國之君,身敗名裂,唐朝人留下關於他的記載都是謾罵和攻擊,連隋煬帝這個謚號也是唐朝恩賜的,充滿貶義。本文比較一下兩人的歷史功過,並非多餘的事,實際上這兩人可以比較的地方很多,也很發人深省。   在為本朝平定天下方面,李世民戰功赫赫盡人皆知自不必說,楊廣也有平陳的很好的成績單。那時楊廣以晉王身份率軍出征,51.8萬兵馬、50位總管,皆由楊廣統一指揮。軍事行動方面固然有高颎等參謀決斷之功,但楊廣作為統帥的作用恐怕也不能簡單地一筆勾銷。對本朝的戰功,李世民更大。   隋煬帝與突厥啟民可汗一度將雙邊關系提升至蜜月期,直到啟民可汗去世以後,雙方關系惡化。對吐谷渾的征服,使得今天的青海的大部分地區歷史上首次置於中原王朝的行政管轄之下。唐太宗對東突厥的的戰爭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頡利可汗被俘,以前臣服於東突厥的各族都奉唐太宗為“天可汗”。對高麗,隋煬帝三次勞師遠征,第三次雖然高麗王乞降的結局給隋朝一點面子,但隋朝顯然沒有什麼實質性收獲。唐太宗不顧眾多大臣甚至後宮徐惠的批評和反對,堅持征高麗,還是未能取勝。大體說來,兩人對本朝都有開疆拓土的業績,唐太宗的成績更突出。   經營洛陽和修大運河是彼此相關連的兩件事。大運河把以長安為政治中心的中國西部,與舊日北朝的高齊與南朝的陳控制的東部地區緊密聯系起來。中學和大學的教科書上大多強調運河溝通瞭海河、黃河、淮河、長江、錢塘江五大水系的樞紐作用,其實這是按照元朝大運河的走向和作用來理解隋唐運河瞭。在古代農業文明國度裡能有隋唐大運河這樣的構思和決策,毫無疑問是十分罕見的,然而又是經濟上交通上極其有效的。唐人有詩贊曰:“盡道隋亡為此河,至今千裡賴通波。若無水殿龍舟事,共禹論功不較多。”   其實就大運河的作用來講,隋朝大運河工程的意義決不會在傳說中大禹治水的功績之下的。“水殿龍舟”的輝煌與奢侈,都不能掩蓋大運河的長久價值。營建東都洛陽,政治上便於控制東方形勢,軍事上兼有防禦作用,經濟上結合附近的洛口倉、回洛倉,緩解瞭朝廷的漕運壓力,為災荒年景裡朝廷東遷就食奠定瞭很好的基礎。隋煬帝營建洛陽,在中國的政治中心從偏處西部的長安向東邊的開封等地轉移的歷史進程中,扮演瞭重要的角色。從長時段歷史來看,這兩大工程對後代的影響力是巨大的,其正面效益應該超過長城工程。所以說,隋朝修大運河與營建東都洛陽的歷史作用絕對不可低估。這也是隋煬帝心胸遠見的卓越表現,此舉奠定瞭他在歷史上的特殊地位。   在私德方面,兩個人繼承帝位都引人批評。李世民殺兄奪位的玄武門之變,早為讀者熟知。楊廣究竟是屬於正常即位還是弒父搶班奪權呢?宮中事秘,千載之下,難以斷定。在歷史上,這兩人在這方面都屬於名聲不佳的,挨罵的時候多。男女方面,煬帝有好色的名聲,甚至有在其父臨終之前急於調戲陳夫人的“緋聞”。歷代帝王中楊廣這方面其實並非特別出圈,陳夫人被調戲的故事也許還有文人渲染傳播來污蔑楊廣糟踐楊廣的可能性。唐太宗的太太團規模也不小,其中既有長孫皇後,有賢妃徐惠,也有隋煬帝的女兒,有弟弟齊王元吉的妃子。這方面,兩人真的差不太多。

成吉思汗第四子拖雷:喝巫師之水代兄赴死

  成吉思汗究竟有多少兒女?這個問題不好回答。他的後代很多,現在每4個蒙古人中就有一個帶有他的血統。如果按照當時蒙古人的習慣,隻有正妻生的孩子才算真正的子女,在大多歷史方面的書籍上隻是記載瞭他的正妻孛兒帖生下的4個兒子。   大兒子術赤,是孛兒帖在被搶前懷孕的,對於他的血統問題一直是現在學者的辯論主題,這也導致他一生的悲情,臨死的時候還特意叮囑不要讓他的兒子和後代去搶奪汗位,也說明他心中的自卑。二兒子察合臺,是成吉思汗正妻孛兒帖所生第二子。1226年,成吉思汗出征西夏,察合臺受命留守蒙古大斡耳朵。他與長兄術赤不和,與弟窩闊臺相處較融洽。   成吉思汗死後,1228年(戊子年),以察合臺、術赤長子巴圖為首的右翼諸子及官員,以斡惕赤斤、也古、也孫格為首的左翼諸子及官員,以拖雷監國為首的中央本部諸子、官員及萬戶長、千戶長們齊聚客魯連河畔的闊迭兀島之地,遵照成吉思汗的遺詔,擁立成吉思汗第三子窩闊臺為大汗。據《蒙古秘史》記載,察合臺、拖雷二人,將在成吉思汗“察阿荅”(身邊)護衛其父金貴生命的宿衛、弓箭手、禿魯花等萬名怯薛軍,以及由九十五千戶組成的中央本部百姓交給瞭窩闊臺汗,順利完成瞭汗權的交接。   拖雷是成吉思汗正妻孛兒帖所生成吉思汗的第四子。1213年,成吉思汗分兵伐金,拖雷從其父率領中路軍,攻克宣德府,遂攻德興府。拖雷與駙馬赤駒先登,拔其城。既而揮師南下,撥涿州、易州,殘破河北、山東諸郡縣。1219年,從成吉思汗西征,攻陷不花剌、撒麻耳幹。1221年,分領一軍進入呼羅珊境,陷馬魯、尼沙不兒,渡搠搠闌河,降也裡。遂與成吉思汗合兵攻塔裡寒寨。按照蒙古習俗,幼子繼承父業,而年長諸子則分析外出,自謀生計。故成吉思汗生前分封諸子,拖雷留在父母身邊,繼承父親所有在斡難和怯綠連的斡耳朵、牧地及軍隊。成吉思汗留下的軍隊共有12.9萬人。其中10.1萬由拖雷繼承。   1229年,在選舉大汗的忽裡臺上,拖雷的三兄窩闊臺推舉為全蒙大汗,史稱元太宗。他在任內繼續父親的遺志擴張領土,主要是繼續西征和南下中原。他在位期成功完全征服中亞和華北。1231年,拖雷與窩闊臺汗兄戮力同心,分道伐金,拖雷總右軍自鳳翔渡渭水,過寶雞,入大散關。11月,蒙古軍假道南宋境,沿漢水而下,經興元(今陜西漢中)、洋州(今陜西洋縣)在均州(今湖北均縣西北)、光化(今湖北光化北)一帶,渡漢水,北上進入金境。1232年初與金軍在均州(今河南禹縣)遭遇。拖雷乘雪夜天寒大敗金將完顏合達、移刺蒲阿、完顏斜烈於三峰山,盡殲金軍精銳。此役畢,拖雷與自白坡渡河南下的窩闊臺軍會合。   羅卜藏丹津所著的《黃金史》中記載瞭這樣一個動人的傳說:成吉思汗患病時,其幼子拖雷也感不適,卜者說,如果其中一人痊愈,另一人將難逃厄運。於是拖雷之妻察兀兒別吉向蒼天祈禱說:“如果汗主死去,舉國民眾都將成為孤兒,如果拖雷死去,隻有我一人成為寡婦。”她的祈禱果然應驗,拖雷死瞭,可汗痊愈。為此,成吉思汗嘉獎兒媳察兀兒別吉,在丈夫與汗父二者隻能選一的重大抉擇中,不顧丈夫、敬重汗父、顧全大局的賢德,特給以“也失哈屯”之封號,並賜予她“八鄂托克察哈爾”。

揭民國乞討方式:“斯文掃地”最能打動文人

  20世紀上半期的上海不僅繁華富庶,而且極其擁擠。據1935年的統計,上海公共租界每平方公裡的人口是51317人。到瞭40年代初,公共租界每平方公裡的人口是70162人,而法租界每平方公裡的人口多達83599人。這些數字還隻是就常住人口而言,不包括每天的遊客和各種過客及訪問者。   從1917年到1947年的三十年間,社會學傢、社會工作者、報社記者等對上海乞丐的乞討方式進行過各種調查,其結果有七大類到25種等不同的統計,而幾乎每種乞討方式在乞丐中都有行話暗語表達,有些行話已為社會大眾所知曉。但無論哪種調查,都無法窮盡上海乞丐五花八門的乞討方式和伎倆。上海乞丐的許多乞討方式與全國各地相同或者類似,即使是行乞的行話暗語也大同小異。   “盯狗”   乞丐在街上所用的最普通的乞討方法就是跟在行人後面,口稱“老爺”、“太太”、“爺叔”等伸手要錢。這種乞討方法在全世界大同小異。但也有訣竅。雖然所有的行人都是乞丐尾隨跟蹤的目標,但他們一般認為女人比男人心軟,容易被打動。民國時期上海乞丐常用的討飯術語顯然以婦女為乞討對象:“娘娘太太做做好事罷!一錢不落虛空地,明中去,暗中來,行瞭好心,有好報,發發慈悲心,開開金龍手,賞賜一個銅板,讓窮人買碗粥吃吃。”無論乞討的對象是男是女,也不管討飯術語如何變化,乞討者的主要目的是要被乞討者感到同情、討厭或者害怕。行人隻要有其中任何一種感覺即容易掏腰包施舍幾個小錢。   “告地狀”   比“盯狗”要文明得多的是“告地狀”。所謂“告地狀”就是在街頭路邊放一張紙或一塊白佈,上面寫著乞討的話語;也有用粉筆直接寫在水泥地或石板路面上的。乞討者不必開口,低著頭,愁容滿面地坐在旁邊,有的還不時地向走過的路人磕頭。據調查者言,婦女、老人和殘疾者用這種辦法的比較多。所寫的話語,大抵用毛筆,文字通順,例如一份1933年錄自上海鬧市區西藏路的地狀雲:“落難婦哀求各界慈善君子,救苦救難,實因丈夫生病數日,無法可想,隻得路旁哀求來往先生隨意功德。”

揭秘:“趙氏孤兒”系司馬遷根據傳說創作?

  繼2010年陳凱歌電影版 《趙氏孤兒》後,近日電視劇版的《趙氏孤兒案》熱播,再度讓這段撲朔迷離的歷史成為關註焦點。其實所謂的趙氏孤兒在歷史上是不存在的,是司馬遷根據一些戰國時期的傳說“創作”出來的。   《趙氏孤兒》的故事起源   趙氏孤兒就是歷史上的趙武,說到趙武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你一定知道春秋五霸中的晉文公重耳,趙武的曾祖父趙衰是輔佐晉文公當上國君的重臣。用《史記》的話來評價趙衰就是:“文公所以返國及霸,多趙衰計策。”所以,重耳做瞭國君後,功勞最大的趙衰就成瞭晉國卿大夫,並在朝堂之上代理晉國國政。   趙衰生子趙盾。趙盾在晉襄公死後,立太子夷皋為國君,也就是晉靈公。這位晉靈公可是歷史上有名的暴君,他殘忍好殺,趙盾屢次進諫,晉靈公都不聽,但是他在心底是害怕趙盾的,所以想暗中將其除掉。   故事第一次被文字記載是在《左傳·宣公二年》裡的“晉靈公不君”,晉靈公和大臣趙盾之間發生瞭沖突,晉靈公派刺客刺殺趙盾,還好趙盾仁愛待人,人緣極好,早有人給他通風報信。趙盾逃跑瞭,可還沒出國境,就傳來瞭晉靈公被殺的消息,趙盾之弟趙穿殺瞭晉靈公而立襄公弟黑臀,是為晉成公。趙盾復職,而弒君的這筆賬也落在瞭趙盾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