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Category: 哲理散文

哲理散文

散文:生命草稿

    小時候練書法,開始我都是用廢紙來寫。學瞭很長時間,但一直沒,有大的長進。父親的一位書法傢朋友對我父親說:“如果你讓孩子用最好的紙來寫,他可能會寫得更好。”父親便叫我按照書法傢朋友所說的去做,果然,沒過多久,我的字進步很快。父親很驚奇,去問那書法傢朋友。他笑而不答,隻在紙上寫瞭一個“逼”字。父親頓悟:這是讓我因惜紙而逼迫自己寫好的。     平常的日子總會被我們不經意地當作不值錢的“廢紙”,塗抹壞瞭也不心疼,總以為來日方長,平淡的“廢紙”還有很多。實際上,這樣的心態可能使我們每一天都在與機會擦肩而過。     記得有一則諺語是這樣說的:“如果你想過河,請先把帽子扔過去。”因為你的帽子已經在那邊,你別無選擇,隻能想方設法地過河。正是有瞭“逼迫”,人才會盡全力發揮自己的潛能,兵傢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也是這個道理。     生命並非演習,而是真刀真槍的實戰。生活也不會給我們“打草稿”的時間和機會,人們一頁頁漫不經心或全心全意寫下的“草稿”,都會成為人生無法更改的答卷。 ※本文作者:網友推薦※

散文:生命也需經營

有人對我說:”真羨慕你的年輕,年輕就是資本.”我卻說:”其實我心中很羨慕年紀大些的人呢,閱歷豐富,見多識廣,寫起文章來素材也多,思想也深刻.”於是立刻又有人接言:”年輕就是資本,年老就是財富!”一言既出,贏得瞭滿堂的喝彩.多好的一句話啊.但是並不是所有的資本最終都能夠轉化為財富.資本隻是為實現財富提供瞭一種可能,要想使這種可能變為現實,還需要苦心的經營.原來,生命也是需要經營的啊.因為年輕,就擁有時間和希望,用時間和希望去投資,用充滿熱愛的心靈和智慧的頭腦去經營,生命一定會一天比一天更富有,更豐盈.在年老時,我們就可以自豪地對年輕人說:”年輕就是資本,年老就是財富!”※本文作者:方敏 摘※

散文:空心看世界

看到水田邊一片純白的花,形似百合,卻開得比百和花還要繁盛,姿態非常優美,我當場就被那雄渾的美震懾瞭.“這是什麼花 “我拉著田邊的農夫問道.“這是空心菜花呀!”老農夫說.原來空心菜可以開出這麼美麗明艷的花,真是做夢也想不到.我問農夫:”可是我也種過空心菜,怎麼沒有開過花呢 “他說:”一般人種空心菜,都是還沒有開花就摘來吃,怎麼會看到花呢 我這是為瞭做種,才留到開花呀!”我仔細看水田中的空心菜花,花形很象百合,美麗也不輸給百合,並且有一種非常好聞的香氣,如果拿來作為瓶花,也不會輸給其他的名花呢!可惜,空心菜是菜,總是等不到開花就被摘折,一般人總難以知道它開花是怎麼美.縱使有一些做種的空心菜能熬到開花,人們也難以改變觀點來看待它.我們隻有完全破除對空心菜的概念,才能真正看見空心菜花的美,這正是以空心菜來看世界.但是,人要空心來面對世界,真是比空心菜還難呀!※本文作者:網友※

散文:感受死亡之美

死亡怎麼可能美呢 第一次對死亡動心,是讀老舍的兩句話"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胸中莫名地湧起一股感動.想那秋葉,雖失卻瞭生命的顏色,枯黃憔悴地從母體脫落,但在秋風中飄然而落的姿態,卻是那麼地令人賞心悅目;雖失去瞭生命,卻走得如此優雅從容,似一隻輕盈的蝴蝶,做著一個個流金溢彩的夢.翩翩,翩翩.總以為死亡是永不再見的別離,是悲淒.總以為死亡是錐心徹骨的痛苦,是恐怖.及至後來讀到斑羚壯烈的飛渡,發現死亡原來也是壯美的.一隻隻年老的斑羚面對獵人的威逼,為瞭種族的延續,甘願做幼小斑羚的墊腳石.沒有推委,沒有遲疑,奮力一躍,從容就死.在半空中畫出一道道美麗的彩虹.青青的山谷見證瞭老斑羚的悲壯;柔柔的山風見證瞭小斑羚的新生.相比之下,那些偷獵者的靈魂啊,該是多麼的卑劣醜陋!再後來,讀到泰坦尼克那驚心動魄的沉沒,又看到瞭死亡的淒美,一種空靈的美.黑漆漆的夜幕上,星星閃著鉆石般的光.冰冷冷的……※本文作者:姚煥平※

散文:日常瑣思

  在山林中與野獸歷久周旋的獵人,疲憊地回到他所棲身的那個山洞,往草堆上一倒,許是要說一句–"總算到傢瞭"吧?……  即使不說,我想,他內心裡也是定會有那份兒感覺的吧?  雲遊天下的行者,某夜投宿於陋棧野店,頭往枕上一挨,許是要說一句–"總算到傢瞭"吧?  即使不說,我想,他內心裡也是定會有那份兒感覺的吧?  一位當總經理的友人,有次邀我到鄉下小住,一踏入農戶的小院兒,竟情不自禁地說:"總算到傢瞭!"  他的話使我愕然良久……  為什麼,人會將一個山洞,一處野店,乃至別人的傢,當成自己的"傢"呢?  我思索瞭數日,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人除瞭自己的軀殼需要一個傢外,心靈也是需要一個"傢"的。至於那究竟是一處怎樣的所在,卻因人而異瞭……  心靈的"傢"乃是心靈得以休憩的地方。  休憩的代詞當然是"請勿打擾"。  是的,任何人的心靈都是需要休憩的–所以心靈有時候不得不從人的傢出走,找尋到它自己的"傢"……  遺憾的是,幾乎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傢,而我們疲憊的心靈卻似無傢可歸的流浪兒。朋友,你倘以這種體驗去聽潘美辰的歌《我想有個傢》,難免不淚如泉湧……※本文作者:梁曉聲※

散文:大和小

    一位朋友談到他親戚的姑婆,一生從來沒有穿過合腳的鞋子,常穿著巨大的鞋子走來走去。  兒子晚輩如果問她,她就會說:”大小鞋都是一樣的價錢,為什麼不買大的?”  每次我轉述這個故事,總有一些人笑得岔瞭氣。  其實,有生活裡我們會看到很多這樣的”姑婆”。沒有什麼思想的作傢,偏偏寫著厚重苦澀的作品;沒有什麼內容的畫傢,偏偏畫著超級巨畫;經常不在傢的商人,卻有非常巨大的傢園。  許多人不斷地追求巨大,其實隻是被內在貪欲推動著,就好像買瞭特大號的鞋子,忘瞭自己的腳一樣。  不管買什麼鞋子,合腳最重要,不論追求什麼,總要適可而止。 ※本文作者:林清玄※

散文:帶著感激之心生活

美國有不少著名的禮貌程序,多少年來延襲至今,在社會中太多禮節已被簡化甚至荼毒的今天,這一類禮貌有幸仍能碩果僅存.比如在美國你如果當眾打瞭一個噴嚏,你應該立即再跟著說一聲”對不起”,你周圍的人這時會說”上帝保佑你”,你然後會說”謝謝你”,他們然後再說”沒關系”.我在美國第一次當眾打噴嚏時就這麼被別人”伺候”著,心中惶然之下,五味翻騰.我們中國人在生活中一向是缺乏心存感激心態的,印象是大多數中國人之間的互動互助行為都是和”謝”字無關的.我們生存在這種缺乏感激的生活中,一過就是好幾代人.美國有一種說法是”帶著感激之心生活”,而且這句美國人中最常見的說法就常常被印在青年人的T恤衫之上.剛到美國時實在不太懂這句話的真實意境,隻覺得人在江湖能跑得起來抑或相反,升天入地應全是自己的能力所轄,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才到美國之初,我仍和在中國時一樣是交通行為的自顧自為者,每次在亂穿馬路時,街上與我有交通方向之悖的車輛就會立即減速停下來,車內司機無怨無尤地揮手讓我先行穿過.這種狀況這麼持續著,直到有一天我再不好意思亂穿馬路瞭.因為這種突如其來的感激實在讓我難於承受,堆積起來真能讓人覺得自己”不是個東西”.細想之下,美國人還是夠高竿老辣,他們就是這樣用自己的耐心把他人異化的.他們不動聲色地把一大堆感激揮霍在你的面前和心中,要你承受,這一類的細微然後偷偷摸摸地吞嚼你的五臟六腑,總有一天你會驀然覺得無地自容.在美國,即使是夫婦兩人之間每有哪怕是迎送取遞一類的小細節,受者也一定是會說謝的.雖說如此一來夫妻間的情愫聽著可能生疏不少,但從人的角度細想這種事情就會覺得毫不過分.先不論夫妻之間,人際關系中任何一個舉動,比如說有人開車因你橫擋在面前而為你減速一類,對他人來講是可以幹也可以不幹的,或者說是可以為你幹也可以為別人幹的.幹瞭就是一種支付.※本文作者:不詳※

散文:有幾分傻氣又何妨

  我們來為不怕出醜、敢於嘗試的人歡呼鼓掌。  我在想我的朋友南施。她穿著她兒子的少棒隊上衣,戴著棒球帽,出汗的手握著球棒,站在本壘上。第一球投來,她揮棒太早,第二球投來,她揮棒太遲,第三球投來,她三振出局——球季的每一場比賽她都如此。  南施打的是壘球,因為她做事的機構有個壘球隊,盡管她的體育素質極差,她卻應同事之堅請,同意參加球隊。她發現,原來丟醜也有好處。  南施說,她的同事都喜愛她敢於嘗試,“並不因為我打得糟而瞧不起我。”她說,同事們都發誓,隻要她的球棒能夠真正接觸到球,他們便選她做“全年進步最快的球員”。她又說,做點她完全不擅長的事會令她覺得非常好玩。  我喜歡像南施這種願意說“那有什麼關系”的人。他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怕被人笑話。  他們就是那種雖然反手正手都不高明,可是仍然上場打網球的人。  也是那種天生兩隻左腳而仍然下池跳舞的人。  也是那種不能屈膝或把滑雪板靠攏些而仍然去滑雪的人。  就拿艾美莉來說吧,她的法語糟透瞭,卻參加瞭廉價十日遊飛往法國。  雖然有人告誡過她,說巴黎人瞧不起法語說得不流利的人,但她卻偏要在博物館,在咖啡館,在香舍麗榭大道,到處跟人說話。人們聳肩笑她,但她毫不在乎。信不信由你,甚至在她滿口說的是法語,而那個法國人卻客氣地問她會不會說法國話時,她也一點都不在乎。  丟臉嗎?艾美莉並不覺得。  因為艾美莉發現很多法國人對她的法語聳過肩膀後,便很友善地和她交談,欣賞她那股子興高采烈的勁兒,佩服她的機靈活潑,贊許她的努力精神。  因此我們應一同對艾美莉以及所有那些有時敢於出醜的人歡呼三聲。  這些人包括願意學些新東西——藝術的、實用的、運動的、知識性的新東西的人。我最愛舉的例子就是我的朋友愛麗森,有一個時期,她的外號是“自討苦吃的傻子”。  愛麗森以前是個不喜歡出門野遊的人,她嫁瞭個比她更室內型的丈夫保羅。後來,她覺得應該讓子女(和她自己)對大自然多學些基本認識,於是在三十幾歲時帶著七歲和九歲的孩子去見識大自然。  保羅認為她這麼做簡直瘋瞭。每次他們出門時,他總是在門口揮手送別,矢言如果他們逾時未歸,他便請森林管理員去搜尋。雖然愛麗森母子每次都回來瞭,但卻總有遭蟲咬、帳篷破漏及其他戶外災難的事情。  後來,經過許多次的試驗和吸取教訓,愛麗森終於成為老練的露營人。  她願意做個“自討苦吃的傻子”來豐富她的生活,豐富孩子們的生活,甚至還可能豐富瞭她丈夫的生活。因為他最近在胸口劃十字答應改日也去露營一次——但希望不是去送命。                  ※棒槌學堂の 精校E書 ※  有些人不像愛麗森和保羅。他們永遠拒絕學任何新的技能,因為他們不喜歡做一個初學者,他們寧願縮小選擇范圍,限制自己的樂趣,生活於狹窄的天地,也不要出片刻的洋相,做一時的傻瓜。若幹年前,我選修瞭某些心理學課程。班上的同學都是男生,而且都是醫生。我雖然對所學的東西有滿肚子的意見和問題,可是我總等到下課以後,才偷偷摸摸地把那些話向著教師耳語。  我怕當著那些學問淵博的同學的面發言,那會泄露我那可憐的底細。我實在怕自己出醜。  幸虧有個同學救瞭我,他勸我參與班上的討論。我開始發言,發現自己學到的東西比以前多瞭。也許同樣重要的是,我發現我也自有見地。  我終於認清,我們想從現在的境地轉到新境地,便必須冒出醜露拙之險。  我們不妨記住,決定不去冒出醜之險,最後可能會懊悔。我們也不妨記註這句法國名言:“一個生平不幹傻事的人,並不像他自信的那麼聰明。” ※本文作者:朱迪恩·維奧特※

散文:從設定目標開始

  比賽爾是西撒哈拉沙漠中的一顆明珠,每年有數以萬計的旅遊者來到這兒。可是在肯·萊文發現它之前,這裡還是一個封閉而落後的地方。這兒的人沒有一個走出過大漠,據說不是他們不願離開這塊貧瘠的土地,而是嘗試過很多次都沒有走出去。  肯·榮文當然不相信這種說法。他用手語向這兒的人間原因,結果每個人的回答都一樣:從這兒無論向哪個方向走,最後都還是轉回出發的地方。為瞭證實這種說法,他做瞭一次試驗,從比塞爾村向北走,結果三天半就走瞭出來。  比塞爾人為什麼走不出來呢?肯·榮文非常納悶,最後他隻得雇一個比塞爾人,讓他帶路,看看到底是為什麼?他們帶瞭半個月的水,牽瞭兩峰駱駝,肯·榮文收起指南針等現代設備,隻拄一根木棍跟在後面。  十天過去瞭,他們走瞭大約八百英裡的路程,第十一天的早晨,他們果然又回到瞭比塞爾。這一次肯·榮文終於明白瞭,比塞爾人之所以走不出大漠,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認識北鬥星。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一個人如果憑著感覺往前走,一他會走出許多大小不一的圓圈,最後的足跡十有八九是一把卷尺的形狀。比塞爾村處在浩瀚的沙漠中間,方國上千公裡沒有一點參照物,若不認識北鬥星又沒有指南針,想走出沙漠,確實是不可能的。  肯·萊文在離開比塞爾時,帶瞭一位叫阿古特爾的青年,就是上次和他合作的人。他告訴這位漢子,隻要你白天休息,夜晚朝著北面那顆星走,就能走出沙漠。阿古特爾照著去做,三天之後果然來到瞭大漠的邊緣。阿古特爾因此成為比塞爾的開拓者,他的銅像被豎在小城的中央。銅像的底座上刻著一行字:新生活是從選定方向開始的。  我不知道這個故事能給人帶來什麼。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我認為,一個人無論他現在多大年齡,他真正的人生之旅,是從設定目標的那一天開始的,以前的日子,隻不過是在繞圈子而已。※本文作者:劉燕敏※

散文:碗不翻

   故事說,一個孩子拿著大碗去買醬油。兩角錢的醬油裝滿瞭碗,提子裡還剩瞭一些。這孩子把碗翻瞭過來,用碗底裝回剩下的醬油。到瞭傢,他對媽媽說:"碗裡裝不下醬油,我把剩下的用碗底裝回來瞭。"  孩子期望得到贊揚,他多聰明,善用碗的全部。而媽媽卻說:"孩子你真傻。"  當年媽媽講這個故事的時候,我弄不明白這個孩子傻在哪裡,但沒問,否則我媽會說:"你也真傻。"  過瞭30年,我才明白這個故事的含義,亦明白故事的主角乃是我。如今,我的生活恰如捧著一個倒扣著的碗,碗底裡淺淺地漾著一點東西,即我寫過和編過的零散文章。碗裡是空空的,裡面的東西已經潑灑光瞭。同時我不知我曾經潑灑瞭什麼,但必可珍惜。  故事的第二部分是:媽媽:"孩子,兩角錢就買這麼點醬油嗎?"孩子很得意,說:"媽媽,這面還有呢!"他把碗翻過來,碗底的醬油於是也灑瞭。  無論到瞭什麼時候,我都不會把碗翻過來,去看另一面盛著什麼,而使僅有的一點東西都灑在地上。無論,碗的另一面藏著什麼樣的誘惑。※本文作者:原野※

散文:人就這麼一輩子

  我常以"人就這麼一輩子"這句話告誡自己並勸說朋友。這七個字,說來容易,聽來簡單,想起來卻很深沉。它能使我在軟弱時變得勇敢,驕傲時變得謙虛,頹廢時變得積極,痛苦時變得歡愉,對任何事拿得起也放得下,所以我稱它為"當頭棒喝"、"七字箴言"。——我常想世間的勞苦愁煩、恩恩怨怨,如有不能化解的,不能消受的,不也就過這短短的幾十年就煙消雲散瞭嗎?若是如此,又有什麼解不開的呢?  人就這麼一輩子,想到瞭這句話,如果我是英雄,便要創造更偉大的功業;如果我是學者,便要獲取更高的學問;如果我愛什麼人,便要大膽地告訴她。因為今日過去便不再來瞭;這一輩子過去,便什麼都消逝瞭。一本書未讀,一句話未講,便再也沒有機會瞭。這可珍貴的一輩子,我必須好好地把握住它啊!  人就這麼一輩子,你可以積極地把握它;也可以淡然地面對它。想不開想想它,以求釋然吧!精神頹廢時想想它,以求感恩吧!因為不管怎樣,你總是很幸運地擁有這一輩子,不能白來這一遭啊。 ※本文作者:劉墉※

散文:兩角錢的尊嚴

兩角錢的尊嚴    某高校校報學生記者團在校園組織瞭一個”無人售報點”,一木牌上面寫著:”當日報紙,每份兩角,自投錢幣,自找零頭。”那種姿態,好像在說:我信任你。  起始幾日,報錢回收率高達100%。不久,回收率下降,幾個月後下降至30%。每日從報攤上拿報而不付錢的人逐漸增多,連成本都收不回來。組織者感嘆:”原本是要樹起一種尊嚴,倡導一種文明,沒想到,”無人售報點”卻成瞭校園中最不文明最不自重的地方。  當一個人不具備自尊時,你所給予他的尊嚴他是不會珍惜的,人心最易麻木於信賴之中。隻有那些能忍受經年的兩角錢考驗的人,在突來的重金厚利面前,他才會不動心。因為經年的考驗,已經將自尊植進瞭他的骨髓。 ※本文作者:霍忠義※

散文:清點生活

在非洲草原上,有一種不起眼的動物叫吸血蝙幅。它身體極小,卻是野馬的天敵。這種蝙幅靠吸動物的血生存,它在攻擊野馬時,常附在馬腿上,用鋒利的牙齒極敏捷地刺破野馬的腿,然後用尖尖的嘴吸血。無論野馬怎麼蹦跳、狂奔,都無法驅逐這種蝙幅。蝙福卻可以從容地吸附在野馬身上,落在野馬頭上,直到吸飽吸足,才滿意地飛去。而野馬常常在暴怒、狂奔、流血中無可奈何地死去。動物學傢們在分析這一問題時,一致認為吸血蝙幅所吸的血量是微不足道的,遠不會讓野馬死去,野馬的死亡是它暴怒的習性和狂奔所致。  細想一下,這與現實生活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將人們擊垮的有時並不是那些看似滅頂之災的挑戰,而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雞毛蒜皮的小事。人們的大部分時間和精力無休止地消耗在這些雞毛蒜皮之中,最終讓大部分人一生一事無成。生活要求人們不斷地清點,看看忙忙碌碌中,哪些是重要的,是必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或是無須勞神去忙的。然後,果斷地將那些無益的事情拋棄,不去理它。  ※本文作者:楊揚※

散文:永遠的一課

  那天的風雪真暴,外面像是有無數發瘋的怪獸在呼嘯廝打。雪惡狠狠地尋找襲擊的對象,風嗚咽著四處搜索,從屋頂從看不見縫隙的墻壁鼠叫似的"吱吱"而入。  大傢都在喊冷,讀書的心思似乎已被凍住瞭。一屋的跺腳聲。  鼻頭紅紅的歐陽老師擠進教室時,等待瞭許久的風席卷而入,墻壁上的《中學生守則》一鼓一頓,開玩笑似的卷向空中,又一個跟頭栽瞭下來。  往日很溫和的歐陽老師一反常態:滿臉的嚴肅莊重甚至冷酷,一如室外的天氣。  亂哄哄的教室靜瞭下來,我們驚異地望著歐陽老師。  "請同學們穿上膠鞋,我們到操場上去。"  幾十雙眼睛在問。  "因為我們要在操場上立正五分鐘。"  即使歐陽老師下瞭"不上這堂課,永遠別上我的課"的恐嚇之詞,還是有幾個嬌滴滴的女生和幾個很橫的男生沒有出教室。  操場在學校的東北角,北邊是空曠的菜園,再北是一口大塘。  那天,操場、菜園和水塘被雪連成瞭一個整體。  矮瞭許多的籃球架被雪團打得"啪啪"作響,卷地而起的雪粒雪團嗆得人睜不開眼張不開口。臉上像有無數把細窄的刀在拉在劃,厚實的衣服像鐵塊冰塊,腳像是踩在帶冰碴的水裡。  我們擠在教室的屋簷下,不肯邁向操場半步。  歐陽老師沒有說什麼,面對我們站定,脫下羽絨衣,線衣脫到一半,風雪幫他完成瞭另一半。"在操場上去,站好。"歐陽老師臉色蒼白,一字一頓地對我們說。  誰也沒有吭聲,我們老老實實地到操場排好瞭三列縱隊。  瘦削的歐陽老師隻穿一件白襯褂,襯褂緊裹著的他更顯單薄。  我們規規矩矩地立著。  五分鐘過去瞭,歐陽老師吃力地說:"解散。"。  就在我還未能透徹地理解歐陽老師這一課時,僅有"中師"文憑的他,考取瞭北京一所師范大學的研究生。  以後的歲月裡,我時時想起那一課,想起歐陽老師課後的一番話:"在教室時,我們都以為自己敵不過那場風雪,事實上,叫你們站半個小時,你們也頂得住,叫你們隻穿一件襯衫,你們也頂得住。面對困難,許多人戴瞭放大鏡,但和困難拼搏一番,你會覺得,困難不過如此……"  我很慶幸,那天我沒縮在教室裡,在那個風雪交加的時候,在那個空曠的操場上,我上瞭永遠的一課。※本文作者:楊格※

散文:幸福的柴門

    假如通往幸福的門是一扇金碧輝煌的大門,我們沒有理由停下腳步;但假如通住幸福的門是一扇樸素的簡陋的甚至是寒酸的柴門,該當如何?  我們千裡迢迢而來,帶著對幸福的憧憬、熱望和孜孜不倦的追求,帶著汗水、傷痕和一路的風塵,滄桑還沒有洗卻,眼淚還沒有揩幹,沾滿泥濘的雙足拾級而上,凝望著絕非夢想中的幸福的柴門,滾燙的心會陡然間冷卻嗎?失望會籠罩全身嗎?我決不會收回叩門的手。  歲月更迭,悲歡交織,命運的跌打,令我早已深深懂得什麼是生命中最最值得珍惜的寶貝。隻要幸福住在裡面,簡陋的柴門又如何,樸素的茅屋又如何!幸福的笑容從沒因身份的尊卑貴賤失去它明媚的光芒。我跨越山川大漠,摸爬滾打對求的是幸福本身,而不是幸福座前的金樽、手中的寶杖。  幸福比金子還珍貴,這是生活教會我的真理。 ※本文作者:棲雲※

散文:擁有

  這世間,美好的東西實在數不過來瞭,我們總是希望得到的太多,讓盡可能多的東西為自己所擁有。  人生如白駒過隙一樣短暫,生命在擁有和失去之間,不經意地流幹瞭。  如果你失去瞭太陽,你還有星光的照耀,失去瞭金錢,還會得到友情,當生命也離開你的時候,你卻擁有瞭大地的親吻。  擁有時,倍加珍惜;失去瞭,就權當是接受生命真知的考驗,權當是坎坷人生奮鬥諾言的承付。  擁有誠實,就舍棄瞭虛偽;擁有充實,就舍棄瞭無聊;擁有踏實,就舍棄瞭浮躁。不論是有意的丟棄,還是意外的失去,隻要曾經真實的擁有,在一些時候,大度的舍棄不也是一種境界嗎?  在不經意所失去的,你還可以重新去爭取。丟掉瞭愛心,你可以在春天裡尋覓,丟掉瞭意志,你要在冬天重新磨礪。但是丟掉瞭懶惰,你卻不能把它拾起。  欲望太多,反成瞭累贅,還有什麼比擁有淡泊的心胸,更能讓自己充實、滿足呢?  選擇淡泊,然後準備走一段山路。※本文作者:陶小軍※

散文:愛——妙不可言

愛——妙不可言   愛,也許你隻簡單的認為它是一種情感。不。親愛的朋友,這恰恰是你的誤區。愛,其實是我們自己身體的藝術,是上帝給予我們的權利,是一種生活的經驗。也許,在這個世界上我們沒有權利去讓任何一個人去愛我們,但是我們有足夠的能力去付出我們的愛,我們能夠用我們的靈魂`我們的精神去愛世界上所有得人,無論它是你的父母,你的朋友,或者是一個陌生人,乃至網絡中需要關愛的人。親愛的朋友,你會說,我付出瞭,但是沒有回報,我很痛苦:你會想,我失落,我憂鬱,誰來安慰。那麼,我的朋友,你錯瞭,當你給出你自己的愛,你會覺得幸福:當你聆聽別人的心靈,那是一種享受:當你用真心去關愛別人,你會覺得快樂。既然如此,煩惱`憂鬱`失落,對於自己又是多麼渺小。   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也許你覺得很累,也許你覺得很無奈。其實我們都有著上帝搬的思索,平民般的生活。我們不是上帝,我們不能左右他人,但是親愛的朋友,不要忘記我們是自己的上帝,我們有能力控制自己。那麼,為什麼還要掩飾什麼?還要虛偽的活著?還要帶著假面具??放棄這所有的一切,去給出我們的愛吧!隻有這樣我們能脫離塵世的喧嘩,獲得心靈的寧靜:隻有這樣,我們才能脫離虛偽得人性,擺脫人性的枷鎖。好吧!可愛的朋友,伸出你那友善得手,拿出你那善良的心,不必計較自己的得失,不必考慮愛也沒有回報。隻有這樣,也許你的愛不請自來!※本文作者:未知※

散文:生命

    生命,也許是宇宙之間唯一應該受到崇拜的因素。生命的孕育、誕生和顯示本質是一種無比激動人心的過程。生命像音樂和畫面一樣暗自挾帶著一種命定的聲調或血色,當它遇到大潮的襲卷,當它聽到號角的催促時,它會頓時抖擻,露出本質的絢爛和激昂。當然,這本質更可能是卑污、懦弱、乏味的;它的主人並無選擇的可能。  應當承認,生命就是希望。應當說,卑鄙和庸俗不該得意過早,不該誤認為它們已經成功地消滅瞭高尚和真純。偽裝也同樣不能持久,因為時間像一條長河在滔滔沖刷,卑鄙者、奸商和俗棍不可能永遠戴著教育傢、詩人和戰士的桂冠。在他們暢行無阻的生涯盡頭,他們的後人將長久地感到羞辱。  我崇拜生命。  我崇拜高尚的生命的秘密。我崇拜這生命在降生、成長、戰鬥、傷殘、犧牲時迸濺出的鋼花焰火。我崇拜一個活靈靈的生命在崇山大河,在海洋和大陸上飄蕩的自由。  是的,生命就是希望。它飄蕩無定,自由自在,它使人類中總有一支血脈不甘於失敗,九死不悔地追尋著自己的金牧場。 ※本文作者:張承志※

散文:畏懼

    男人貧窮的時候,最怕女人嫌棄他;因而鉆山打洞去撈世界,以博取紅顏歡悅。男人發財瞭,腰粗氣壯,就不把女人當回事瞭,反正多的是錢,你不聽話自有聽話的來。  對男人的窮,女人不是很怕,怕的是男人窮而懶,懶而無賴;對男人的富,女人就更怕他心野,所以一定要嚴密防范,一旦發現男人的馬腳,女人又怕自己的魅力和威力不夠用。  其實,哪裡是男人怕女人、女人怕男人,都怕錢;因為金錢可能會改變你的世界。 ※本文作者:周迅※

散文:《幸福的理解》

《幸福的理解》   從前,有一座圓音寺,每天都有許多人上香拜佛,香火很旺。在圓音寺廟前的橫梁上有個蜘蛛結瞭張網,由於每天都受到香火和虔誠的祭拜的熏托,蛛蛛便有瞭佛性。經過瞭一千多年的修煉,蛛蛛佛性增加瞭不少。   忽然有一天,佛主光臨瞭圓音寺,看見這裡香火甚旺,十分高興。離開寺廟的時候,不輕易間地抬頭,看見瞭橫梁上的蛛蛛。佛主停下來,問這隻蜘蛛:“你我相見總算是有緣,我來問你個問題,看你修煉瞭這一千多年來,有什麼真知拙見。怎麼樣?”蜘蛛遇見佛主很是高興,連忙答應瞭。佛主問到:“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想瞭想,回答到:“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主點瞭點頭,離開瞭。  就這樣又過瞭一千年的光景,蜘蛛依舊在圓音寺的橫梁上修煉,它的佛性大增。一日,佛主又來到寺前,對蜘蛛說道:“你可還好,一千年前的那個問題,你可有什麼更深的認識嗎?”蜘蛛說:“我覺得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主說:“你再好好想想,我會再來找你的。”  又過瞭一千年,有一天,刮起瞭大風,風將一滴甘露吹到瞭蜘蛛網上。蜘蛛望著甘露,見它晶瑩透亮,很漂亮,頓生喜愛之意。蜘蛛每天看著甘露很開心,它覺得這是三千年來最開心的幾天。突然, 又刮起瞭一陣大風,將甘露吹走瞭。蜘蛛一下子覺得失去瞭什麼,感到很寂寞和難過。這時佛主又來瞭,問蜘蛛:“蜘蛛這一千年,你可好好想過這個問題: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想到瞭甘露,對佛主說:“世間最珍貴的是‘得不到’和‘已失去’。”佛主說:“好,既然你有這樣的認識,我讓你到人間走一朝吧。”  就這樣,蜘蛛投胎到瞭一個官宦傢庭,成瞭一個富傢小姐,父母為她取瞭個名字叫蛛兒。一晃,蛛兒到瞭十六歲瞭,已經成瞭個婀娜多姿的少女,長的十分漂亮,楚楚動人。  這一日,新科狀元郎甘鹿中士,皇帝決定在後花園為他舉行慶功宴席。來瞭許多妙齡少女,包括蛛兒,還有皇帝的小公主長風公主。狀元郎在席間表演詩詞歌賦,大獻才藝,在場的少女無一不被他折倒。但蛛兒一點也不緊張和吃醋,因為她知道,這是佛主賜予她的姻緣。   過瞭些日子,說來很巧,蛛兒陪同母親上香拜佛的時候,正好甘鹿也陪同母親而來。上完香拜過佛,二位長者在一邊說上瞭話。蛛兒和甘鹿便來到走廊上聊天,蛛兒很開心,終於可以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瞭,但是甘鹿並沒有表現出對她的喜愛。蛛兒對甘鹿說:“你難道不曾記得十六年前,圓音寺的蜘蛛網上的事情瞭嗎?”甘鹿很詫異,說:“蛛兒姑娘,你漂亮,也很討人喜歡,但你想象力未免豐富瞭一點吧。”說罷,和母親離開瞭。   蛛兒回到傢,心想,佛主既然安排瞭這場姻緣,為何不讓他記得那件事,甘鹿為何對我沒有一點的感覺?  幾天後,皇帝下召,命新科狀元甘鹿和長風公主完婚;蛛兒和太子芝草完婚。這一消息對蛛兒如同晴空霹靂,她怎麼也想不同,佛主竟然這樣對她。幾日來,她不吃不喝,窮究急思,靈魂就將出殼,生命危在旦夕。太子芝草知道瞭,急忙趕來,撲倒在床邊,對奄奄一息的蛛兒說道:“那日,在後花園眾姑娘中,我對你一見鐘情,我苦求父皇,他才答應。如果你死瞭,那麼我也就不活瞭。”說著就拿起瞭寶劍準備自刎。   就在這時,佛主來瞭,他對快要出殼的蛛兒靈魂說:“蜘蛛,你可曾想過,甘露(甘鹿)是由誰帶到你這裡來的呢?是風(長風公主)帶來的,最後也是風將它帶走的。甘鹿是屬於長風公主的,他對你不過是生命中的一段插曲。而太子芝草是當年圓音寺門前的一棵小草,他看瞭你三千年,愛慕瞭你三千年,但你卻從沒有低下頭看過它。蜘蛛,我再來問你,世間什麼才是最珍貴的?”蜘蛛聽瞭這些真相之後,好象一下子大徹大悟瞭,她對佛主說:“世間最珍貴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現在能把握的幸福。”剛說完,佛主就離開瞭,蛛兒的靈魂也回位瞭,睜開眼睛,看到正要自刎的太子芝草,她馬上打落寶劍,和太子深深的抱著…… ※本文作者: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