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小人物

誰是三國政壇最牛不倒翁?小人物孫禮的傳奇人生

  一個小人物在三國職場的正確選擇  三國職場的最大變數當屬“分”與“合”,職場上的人隨著分與合的變化也要考慮自己的去與留。孫權之所以堅決要抗曹,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魯肅在洗手間給他描繪瞭將來與老曹合夥後,他孫權的職場慘狀。  除瞭分與合,還有一個重要的職場變異形態,那就是“篡”。從漢到魏,從魏到晉,不隻是換老板,而且是換瞭老板層的血統,這裡影響到一大批職場員工的去與留,甚至生與死。隨波逐流的是大部分,大奸大忠的是小部分,記歷史的人本著簡要的原則,隨波逐流的就不記載瞭,大奸大忠的就寫下來留作借鑒。然而,從平民的歷史角度來看,大忠臣和大叛徒都是非常人,非比尋常,就是歷史的異類,他們不能反應歷史的常態,隨波逐流的那部分才是歷史的真相。這些真相有沒有記載呢?  有,三國職場上有這麼一個記載,一個在魏與晉之間自然轉移的小人物,他,要比那些大忠大奸真實,歷史,畢竟是由非大奸大忠這一類人構成的。  一個地位顯赫的小人物  這是一個三國舞臺上的小人物,說他是小人物,不是說他做人濫,也不是說他職務低,而是說他在歷史上的地位不咋的。鑒定是不是歷史大人物,不是光看官職的,雖然是平民百姓,做得驚天動地,也是大人物,例如專諸,不過一介小市民,能刺殺一國之君,以後他就成刺客的代言人瞭。雖然官職高,可是在史上沒其什麼作用,那也隻能是小人物,君不見幾千年來高官大僚一大堆,在當時混得人五人六,炙手可熱,可一過瞭那個時代,無非也是荒塚一堆草沒瞭。     這裡說的一個人物,叫孫禮,涿郡人。首先,他官職不低,當過魏國大將軍曹爽的秘書,還做過好幾個地方的太守。  他為人不濫,人品也不爛。有一年,當孫禮還是老百姓的時候,涿州大亂,孫禮在兵荒馬亂中把老娘丟瞭,幸虧同鄉馬臺幫他將老娘找回來瞭,孫禮為瞭表示自己的感激,把傢產全部變賣,送給馬臺。估計他在張貼尋人啟事的時候,說要重金相謝,如今人尋回來瞭,孫禮老老實實地兌現。這說明孫禮是個孝子,而且講信用。漢晉時期講究以孝治天下,按照這個標準,孫禮是個好公民。在那個時代,隻要一個人講孝順,人就不會濫到哪裡去。後來,馬臺犯法,而且犯的是死罪,正好碰在孫禮手裡。孫禮二話不說,居然把人放瞭,然後自己去自首。那個時代,講哥們義氣似乎也是可以減罪的,二人居然都減免死罪。不錯,孫禮這哥們講義氣。  孝、信和義都有瞭,忠呢?孫禮還是蠻有正義感的,尤其敢於為民請命。在他擔任尚書期間,魏明帝曹睿喜歡搞樓堂館所的建設,弄到瞭勞民傷財的地步。孫禮打瞭好些報告,要老板收手,曹睿也下瞭個文件:“認真聽取老孫的意見,遣散民工回傢搞農業生產。”紅頭文件下達瞭,工程卻還在繼續。原來是工程主管人李惠摸準瞭主子的意思,打瞭一個這樣的報告:“上級的意思堅決執行,但考慮到實際情況,請求延期一個月再遣散民工。”估計要趕著建獻禮工程吧。這才叫高明啦,既不違背表面上的原則,又應和上頭實際的意思。孫禮是個明白人,他摸熟瞭官場的這一套文化,於是幹脆單刀直入,親自跑到工程現場,宣講上面的意思:堅決貫徹中央的意思,工程就地停止,全體工程人員就地解散,“(孫)禮徑至作所,稱詔罷民。”  除瞭以上的先進事跡,孫禮還立過戰功,一次是提過一個正確的建議,沒有被采納;一次是在吳國軍隊的強攻面前,頂瞭一天。  好瞭,孫禮同志的先進事跡已經全部總結完畢,憑這些,他算一個大人物嗎?有大把先進事跡,並不等於你在歷史舞臺上的份量很重,歷史不是給先進工作者立傳的。然而,孫禮在《三國志》上卻有著不薄的一頁,粗略地計算字數,和關羽的傳記差不多長,比張飛黃忠馬超的要長得多;如果說《三國志》想要通過晉朝有關部門的審批,不得不貶低蜀漢政權的軍政人物,那麼看看關於魏國的記錄,也是如此,孫禮的篇幅絲毫不亞於上將張遼,徐晃等人。  唱歌得冠軍不能說明你唱得好,在史書上占瞭個大坑,不能說明你是個重量級人物,孫禮在歷史的舞臺上,如果和關羽張飛比,如果和張遼徐晃比,哎,還是別比瞭,因為沒有資格跟他們比,但是為什麼他有資格讓史傢為他碼那麼多字呢?  有些東西,似乎要在歷史成績單之外尋求。  兩次重要的政治表態  在孫禮一大堆先進事跡的夾縫中,我找到瞭兩條線索,一條比較簡略隱晦,一條則比較明顯。  我們看第一條。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日,魏明帝曹睿去大石山打獵。這次經歷比較刺激,居然hight到瞭猛虎沖擊皇帝專車的地步,“虎趨乘輿”。我想,憑著國傢元首級別的保安工作,曹魏帝國猛將如林,健兒成群,老虎是挨不著曹睿的身子的,這種技術活是不用中央級別的幹部去操心。然而,孫禮並沒有放棄這次表演的好機會,他扔瞭馬鞭,下瞭馬,拿著劍朝著老虎直接沖上去,擺出你敢吃我領導,我跟你拼命的架勢,“投鞭下馬,欲奮劍斫虎”。大傢都知道孫禮作為一個文職幹部,一個有身份的朝廷官員,完全沒必要這樣做,也幫不上什麼忙,領導也看到瞭他很積極主動的表現,於是下詔書要孫幹部回到馬上去待著。  孫禮這種看似畫蛇添足的行為,其實也是抓住一個機會進行瞭忠誠表態,進行瞭一次立場表白,而且拿捏瞭火候:是在最關鍵最猝不及防的時候,很自然地反射出自己的忠誠,而不是經過精心包裝的。這是孫禮的高明之處。  如果這樣的表態隻有一次,那我們可能有理由相信,在那次遇虎事件中,孫禮的反應是自然的,無預謀的。然而,這樣的記錄又有一次,這次很明顯。  這是在曹傢漸漸走向式微,司馬懿正在蠢蠢欲動的時候。中原政權的官僚們又面臨著站隊的考驗,什麼時候表態,怎麼表態,都很講究。從相關記錄來看,孫禮似乎和司馬懿走得很近。孫幹部去冀州上任,和司馬懿進行瞭話別,司馬懿重點跟他提到瞭冀州地區清河、平原兩個縣爭地界的問題,問孫禮的意見,孫禮的態度是參考中央圖書館的相關地圖,司馬懿也贊同這一點。而當時的實權派人物,曹傢勢力的代表——曹爽,則主張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劃界工作,原來的地圖不可用,“圖不可用,當參異同”。  圍繞著一個地方的劃界工作,司馬傢和曹傢進行瞭一場政治上的暗中較量。當時為瞭曹傢敢和猛虎較勁的孫禮,此時卻站在瞭司馬傢的立場。吊詭的是,司馬懿一直沒有出面,由孫禮在這個權力的角逐場上沖鋒陷陣。孫禮為瞭站隊,暫時付出瞭代價,被曹爽免職,並且獲五年有期徒刑。肯為瞭司馬傢坐牢,真夠義氣的瞭,司馬懿也應該打撈這位好兄弟,可能是這位仁兄在後面打點和攛掇,孫禮也沒有坐牢,在傢裡閑置瞭一年,又復出。史書的記載是,應廣大官員的強烈要求,孫禮再被啟用。我覺得,後面不排除司馬老大的努力。  在這個基礎上,向司馬集團明確表態的時機到瞭。這一年,孫禮被外派並州當刺史,他特意向司馬懿來辭行。在此次見面中,孫禮表現出一副情緒很不穩定的神態,這似乎是表態的前奏。司馬懿似乎也把握好瞭火候,開始試探這位小兄弟的態度,問:“是嫌並州的官太小?還是為冀州分界的事氣惱呢?”孫禮終於爆發瞭,他的立場表白終於爆發瞭:“老大,都到這個時候瞭,你怎麼還不信任我呢?還問我這些瑣碎的無關立場的事呢?我計較的根本不是我個人的官職和待遇,我計較的是,在此國傢危難的時候,您老人傢怎麼還不站出來為國傢負責,怎麼還不擔當重任。您不出來,這個國傢,這個朝廷就完啦,我真心地難受,我是真心擁護您主持局面的。”說得簡練一點,就是:動手吧,我支持你。  為瞭證明自己的絕對忠誠,孫禮還加上瞭口味很重的表情動作:“因涕泣橫流。”一臉悲憤的樣子。真不知道九泉之下的曹睿看到這個當年為他敢和老虎拼的忠臣,此刻卻在司馬集團面前哭著鼻子效忠,會做何想。  司馬懿終於接納瞭孫禮的表態和忠心,他向這位新收納的弟兄表明瞭自己的政治意圖:別急,先忍一忍,“且止,忍不可忍。”  孫禮並沒有直接參加司馬懿後來的政變,但他及時的表態讓他取得瞭安全的地位,也能從政變中收割個人的利益。有時候不一定要參與,重要的是你站在哪一邊。  到如今,無法弄清楚當時的魏國集團有多少官員私下裡這樣向司馬集團政治表態,感謝史傢的春秋筆法,記錄瞭三國職場上這麼一副算不上光明正大,也算不上醜陋卑鄙,但很真實很實用的政治表態。  孫禮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算不上大忠,他一直衡量和取舍自己該效忠的對象;他算不上大奸,他那點小算計不會傷及到其他人,損害面很少。他隻是一個官僚,他做瞭他可以做的。他算不上智慧,也算不上陰險,但他聰明,他能在恰當時候,恰當地表態,保全瞭自己。說他投機取巧也不盡然,他盡職,他講究公道,既不委曲求全,也不落井下石,在手裡有拿得出成績的同時,也稍稍有一點油滑。  這不是最精彩的歷史,卻是最真實的歷史,真實的職場。孫禮的身上,有很多普通職員的影子,畢竟作為一個普通人,不要苛求他偉大,不要苛求他高尚,大忠大奸不是我們所能選擇的。相關閱讀推薦:三國故事版人鬼情未瞭:曹魏相國鐘繇的地下戀情《三國演義》十大兵器排行 呂佈方天畫戟僅第三三國“十大武器”排行:諸葛亮什麼武器排第一?最被埋沒的三國英雄:關羽 黃忠全都被他殺死高順簡介:三國中最被忽略卻又武力值驚人的武將

盤點水滸中八大被低估的小人物:絕對不容小覷!

  梁山108個頭目本領參差,世無異詞。那些低能的(或者被人誤以為低能的),連《水滸》的編寫人也用反諷性的綽號去嘲笑他們。旱地忽律朱貴、鼓上蚤時遷、鐵扇子宋清、矮腳虎王英、神醫安道全等等都是顯例。如此嘲弄不一定準確,以鐵扇子喻宋清就失誤之極。  一、鐵扇子宋清  宋清是梁山老大宋江的親兄弟,唯一的業績就是在宋江殺瞭閻婆惜後,陪宋江到柴進莊上避瞭一圈。從水滸的描述來看,宋清好像沒有什麼真本事,“鐵扇子”這個外號,多半和韋小寶的“小白龍”一樣、唬人為主。梁山兄弟們個個都有一個綽號,小宋弟弟當然也要有一個。可惜施大爺沒讀過後世的武俠小說,否則至少也要讓宋清的鐵扇子有個點穴的本事,或者發射暗器透骨針的功能,而不至於僅讓這把鐵扇子出現在綽號中、不見於書中任何其他地方。水滸中即便是宋清陪宋江逃難柴進莊時,帶的兵器不過一口腰刀和一條樸刀,卻沒有這把傳說中的鐵扇子。  宋清上梁山後,負責炊食。一般讀者都會指為裙帶關系——宋江給弟弟一份優悠輕松的閑職。這看法絕對錯誤。  因為梁山是個軍事組織,讀者不期然用策劃軍事的本領,和武功的水準,來衡量頭目對山寨的貢獻。宋清一例可以用來揭發這種錯誤的程度。  盡管梁山靠武力來維持生存和擴展威勢,鐵馬金戈之事並不是日日為之的。不可一日或缺的是夥食供應。梁山不是個小集團,到大聚義的時候,頭目、嘍囉、傢屬合計必過四萬人(分攻東平、東昌時,每路發配步馬軍一萬人,水軍另計,加上留守山寨的人馬,和眾人的傢屬,四萬餘人是個保守的數字)。每人每日三餐,肉類、菜蔬、主食、雜糧、飲料(光是酒的消耗量就必巨),論數量,講品類,樣樣都必然是驚人數字。單以量計,必定等於好幾傢現代大飯店的每日總供餐量必定等於好幾傢現代大飯店的每日總供餐量。   加上那時候沒有冷藏設備,沒有罐頭,按時大量供應新鮮食物是十分困難的。宋清處理起來,井井有條,起碼從無人埋怨食物質劣量差。  宋清上山前已有瞭鐵扇子的綽號。鐵造的扇子,搖起來,風未生,臂先痛,廢物也。上山前的宋清,在父親和哥哥的影子下生活,所作乏善可陳,或足稱為鐵扇子。上山後,這份日夜勞筋累骨、永無止境的工作,卻證明他是管理大型機構、保障運作不息的行政奇才!  可惜在《水滸》編寫者眼中,宋清始終是廢物鐵扇子;如果不是給宋江面子,也不會讓他排次第七十六名那麼“高”。道理很簡單,編寫者連自己筆下創造出一個怎樣的宋清都弄不清楚。上山後的宋清應名列天星才對。他對山寨的貢獻比好幾個無端端名列天星的頭目(如穆弘、解珍、解寶)大不知多少倍。相關閱讀推薦:水滸傳朱貴的綽號旱地忽律是什麼意思?水滸探秘:水滸中因過中秋之夜而引發的滅門血案水滸傳鬼臉兒杜興結局是什麼?鬼臉兒杜興簡介水滸打虎將李忠怎麼死的?打虎將李忠簡介解密水滸:金翠蓮為何寧做小三也不嫁給魯智深?分頁:1/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二、矮腳虎王英  王矮虎,兩淮(今山東南部,江蘇北部)人氏,五短身材,原本是從事長途販運工作的個體戶,有一次見財起意,就搶瞭委托他生意的客戶,事發入獄。後越獄逃跑,流落到清風山一帶,跟當地的黑老大燕順勾結在一起,專門從事打傢劫舍、殺人越貨的黑道生意。  王矮虎不僅貪財,而且好色。連宋江都說:“原來王英兄弟,要貪女色,不是好漢的勾當”。宋江在清風山上作客的時候,王老弟劫持瞭附近清風寨武警政委劉高的太太,準備供自己發泄獸欲。宋江因考慮到劉政委正好是他將要前往投奔的清風寨武警大隊長花榮的同僚,就強行讓王老弟把劉太太給放瞭。燕順曾對宋江解釋王英的好色:“這個兄弟,諸般都肯向前,隻是有這些毛病”。從燕順的話來看,王老弟強搶民女這事恐怕還經常幹。途經清風山被劫的良傢婦女,不可能運氣都有劉太太那麼好,正巧碰上宋江,又有個跟花榮當同事的老公,基本上被這位王老弟奸污的可能性很大。  後來劉太太恩將仇報,導致花榮反出清風寨,眾兄弟打破清風寨,殺瞭劉高,再次抓獲劉太太時,王英還想把劉太太收入自己的房中,供其泄欲。這回宋江不幹瞭,為瞭這劉太太我們宋大哥的一條小命差點在清風寨送掉。宋江強烈要求之下,王英的老大燕順殺瞭劉太太。當時王英的反應是,“王矮虎見砍瞭這婦人,心中大怒,奪過一把樸刀,便要和燕順交並,宋江等起身來勸住”。可見兄弟之情什麼的,在王老弟心中是很淡的,為瞭女人,他是什麼都會幹的。幸而宋江勸服他,答應給他找個老婆,他才罷休。   王英這樣一個人渣,既貪財、又好色,還不講義氣,為瞭一個女人竟然差點要同自己的老大燕順動手,這個女人還害過大哥的老大宋江。這種人連鄭關西都不如,不按雙重標準的話,按道理這傢夥絕對是個該被替天行道的對象。要是王英被林沖、武松、魯達等好漢宰瞭,恐怕完全能用“大快人心”四個字形容。不過王小弟的運氣好,在比較早的時候,就跟上瞭老大宋江,而且在同燕順火並時,最終還是尊重瞭宋老大的意見,宋老大發瞭一句話,他就沒有繼續頑固下去,雖然不敢說心服,但至少是口服瞭。所以日後三打祝傢莊,宋老大為瞭表示自己的一諾千金,在李逵殺瞭扈三娘一傢後,就把漂亮而又武藝高強的扈三娘,嫁給瞭矮小猥瑣的王英,成就瞭這段水滸中僅次於武大郎和潘金蓮,第二不般配的婚姻。  論王英的本事,實在差勁得很,祝傢莊曾和老婆扈三娘交過手,不過十來個回合就被扈三娘生擒,而一丈青本人卻10來個回合卻被林沖活捉。雖然本事不怎麼樣,人品又差,但王英在梁山的排名並不低,108人中排第58位,比老婆扈三娘高,也比梁山的神功大師樊瑞高。職司方面,晁蓋死後、宋江第一次機構重組時,出任梁山山後兩小寨中左旱寨的主管,對比一下,負責右旱寨的卻是日後地煞第一、排名37位的神機軍師朱武。可見其地位不低,至少是個獨當一面的角色。石碣受天文後,宋江的第二次重組,王矮虎、扈三娘夫婦為“專掌三軍內采事馬軍頭領”,實際專門負責軍需采購,也是相當重要的位置。  王矮虎的故事告訴我們,貪財好色人品差沒有關系,本事低微也沒有關系,長相不帥更沒關系,隻要跟對老大、尊重老大,就能娶到本領高強的美嬌娘,還能飛黃騰達,前程無量。分頁:2/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三、鼓上蚤時遷  時遷,高唐州(今山東高唐縣)人,高唐州宋代實際上叫做博州,元朝時叫做東昌府,後更名為高唐州的。施大爺這裡犯瞭個小錯誤,水滸中既有東昌府,又有高唐州,而這兩個地名宋代都不存在,而且指的是同一個地方。  時遷本是一個神偷,有飛簷走壁的本事。流竄到薊州(今天津薊縣)作案時曾被抓,被擔任薊州市監獄長的楊雄所救。一天時遷在翠屏山盜墓作案時,正巧撞破瞭楊雄、石秀殺潘巧雲。楊、石無奈之下,隻能帶著時遷上梁山。途經祝傢莊時,時遷偷雞摸狗的本性又露出來瞭,偷瞭客店的報曉公雞吃,結果引發瞭梁山三打祝傢莊這段故事。  由於這麼一段不光彩的經歷,時遷在組織內地位一直很低,最後僅排名107,108人中倒數第二。但論對梁山的貢獻,時遷卻比排在他前面的不少人都大很多。時遷上梁山後,就一直從事特務工作,石碣受天文後,頭銜為“軍中走報機密步軍頭領”,同樂和、段景住、白勝三人一起受特務頭子戴宗的領導。梁山上大特務是不在情報系統編制內的燕青、石秀,但情報系統內的小特務中,最出色的就是這位梁上君子時遷。同為打探情報的4名小特務中樂和曾被派到高俅府上尋求招安,但並沒有成事,段景住曾被派到北地購馬,結果被當時還是曾頭市黑幫成員的鬱保四給搶瞭,白勝基本就是個湊數的。相反時遷的特工生涯倒是多姿多彩。  時遷初上梁山不久就立大功。當時呼延灼率大軍征討梁山,3000連環馬實在厲害,梁山無計可施。隻有時任中央警衛局上校侍從武官徐寧的鉤鐮槍能破。於是梁山設局騙徐寧上山,其中時遷以神偷技盜得徐寧祖傳的雁翎甲,是其中的關鍵。時遷這次臟活的得手,為梁山成功羅致徐寧、大破連環馬立下瞭大功。  時遷的另一次大功是在二打大名府的時候。為救盧俊義和石秀,梁山決定在元宵夜攻打大名府,這時候,時遷建議吳用:“小弟幼年間曾到北京。城內有座樓,喚做翠雲樓;樓上樓下,大小有百十個閣子。眼見得元宵之夜,必然喧哄。乘空潛地入城,正月十五日夜,盤去翠雲樓上放起火來為號,軍師可自調人馬劫牢,此為上計”。吳用采納。混入大名府後,又有一件事顯示出時遷的機智,當時孔明、孔亮兩個少爺出身的公子哥裝扮成乞丐,時遷見到他們急忙制止,說你們細皮嫩肉的哪像要飯的,趕快躲一躲,從中可以看出時遷作為一個情報人員的基本素質。二更時,時遷依計劃,施展其飛簷走壁的本領,爬上翠雲樓放火,造成城中極度恐慌,梁山得以裡應外合、打破大名府。是役,可以說時遷是最大的功臣。  梁山救出盧俊義後,再次攻打曾頭市,中間一度戰況膠著,梁山同曾頭市之間邊打邊談。此時,梁山準備利用假和談來尋找突破口,就派瞭時遷、李逵、樊瑞、項充、李袞五人去當人質。五人之中時遷地位最低,但看水滸上的描寫,“臨行時,吳用叫過時遷,附耳低言:如此如此,休得有誤。”,可見這次行動的五人中,時遷實際上是為首的。吳用也知道能辦大事的是這個屢建奇功的鼓上蚤,而不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李逵。不久梁山用鬱保四為反間,曾頭市中計、夜襲梁山大軍而中伏。而此時,時遷又立大功,“隻見曾頭市裡鑼鼓炮響,卻是時遷爬去法華寺鐘樓上撞起鐘來,聲響為號,東西兩門,火炮齊響,喊聲大舉,正不知多少軍馬,殺將入來。”李逵等人再從內部殺出,和梁山大軍裡應外合。終於打破瞭曾讓梁山吃瞭不少苦頭的曾頭市。是役,無疑時遷又起瞭關鍵性的作用。   時遷屢建奇功,本人又精明強幹,特務工作能力比之梁山的特務頭子戴宗,不知道要強多少倍,飛簷走壁的輕功同戴宗的神行術相比,也各有千秋。照理說怎麼也不至於僅排個倒數第二吧!憑良心說,讀完一遍水滸傳,108條好漢中又有幾人能被讀者記得名字的?而無齋主人可以斷定,大部分讀者都會對這位僅排 107位的時遷留下深刻影響,而不會輕易遺忘。從派系構成來說,時遷由於石秀、楊雄的原因算是歸入盧俊義派系,也不應被過度打壓。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很簡單,就是前面提到的時遷上梁山前的小偷身份,和作為偷雞賊進入梁山組織的低起點。順便提一下,時遷沒有排到最後一位,是因為名列108的段景住也是個小偷出身,一個盜馬賊,比時遷的盜墓賊好不瞭多少。這是那些整天唱著替天行道高調的好漢們永遠所看不起的。在他們眼裡,小賊就是小賊。這個沉重的十字架,時遷也得背負一生,即便在梁山這個以犯罪為傢常便飯的黑幫。時神偷的經歷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去做小偷小摸偷雞摸狗的事,否則一旦標記在身,哪怕你就是進瞭黑社會,就算貢獻再大還是最底層。  上海灘黑幫大亨杜月笙曾將黑幫比作夜壺,內急時需要用它,但用完之後又會覺得它臟。時遷就好比梁山的夜壺,當梁山需要他的時候,他就是兄弟之一,而用過之後始終還是上不瞭臺面,所以隻能排在最後、甚至不如湊數的人。而時遷在梁山的地位,其實也襯出瞭梁山組織在白道高官們心目中的地位。再怎麼著,你還是黑社會。梁山難道不是大宋的夜壺嗎?分頁:3/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四、轟天雷凌振  凌振,燕陵(今河北北部,當時應該在遼國的控制下)人氏,原任東京國防部營級技術軍官,北宋第一火炮專傢。呼延灼攻打梁山初戰不利時,向高俅推薦瞭凌振,因此凌振被任命為中校炮兵營長受呼延灼節制、率部討伐梁山。  凌振的火炮技術十分厲害,水滸上說他是“宋朝盛世第一個炮手”。呼延灼在推薦凌振時提到,“此人善造火炮,能去十四五裡遠近,石炮落處,天崩地陷,山倒石裂”。假設呼延灼沒有誇大的話,射程十四五裡相當於7000至7500米的火炮,而且威力很大“天崩地陷,山倒石裂”。這凌振的炮兵部隊可以算是宋朝最重要的高科技戰略部隊瞭,好比今天的二炮部隊(真實歷史上,宋代沒有這麼厲害的火炮,我們這裡以水滸為準,戲說為主)。不久後凌振的火炮就顯示瞭其名不虛傳,“一連放瞭三個火炮,兩個打在水裡,一個直打到鴨嘴灘邊小寨上”。火炮一下就打倒瞭梁山駐地,而且命中率達到1/3。一下子令宋江和梁山眾人都深感憂慮。  小編看到這裡,覺得呼延灼要是贏不瞭這一仗,真應該自殺以謝國人瞭。3000連環馬的重裝騎兵,加上凌振的500火炮,武器上的優勢太明顯瞭,而且政府軍還能得到各市縣的支援。其實這一仗也不難打,讓附近市縣堅壁清野,不讓糧食佈匹食鹽等物質流入梁山,至少也要先打掉梁山開的那幾個酒店,逼宋江出來決戰。然後戰術上5000步兵、拱衛凌振的500火炮,3000重甲騎兵作為機動,必要時可以把連環馬拆散。先讓凌振的火炮猛轟一陣,壓制住梁山軍,然後重甲騎兵幾個密集沖鋒,馬軍沖鋒時步兵在逐步推進,步炮協同作戰,梁山軍馬必定崩潰。呼延灼以將門世傢出身,又是主動要求凌振參戰的,這樣簡單有效的戰法恐怕不應該不知道吧。  而呼延灼竟然把凌振的炮兵部隊當作尋常步兵使用,以至於吳用的拙劣之計竟然奏效。梁山見識瞭凌振火炮的威力,知道凌振的重要性。吳用就設計引凌振的炮兵孤軍深入並利用梁山水軍方面的優勢將其擒獲。其實隻要呼延灼好好部署,吳用的計策根本就是行不通的。首先、炮兵陣地附近毫無防衛,所以李俊、張橫才能得手破壞炮架,要是呼延灼非常重視這支戰略部隊,豈能讓李俊、張橫帶四五十個小嘍羅得手而全身而退,恐怕梁山會多折瞭這兩個頭領。其次,凌振率1000人去追趕更是形同兒戲,凌振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證他炮兵部隊的戰鬥力,上陣沖鋒,顯然不應該是他一個炮兵營長應該去做的事。若呼延灼事先派遣將領護衛凌振的炮兵陣地,並告誡一下凌振炮兵營的重要性,顯然凌振不會親自追擊。凌振作為技術軍官容易犯錯,但呼延灼卻不應該如此有勇無謀。由於呼延灼的指揮能力低下,導致瞭吳用這條弱智的計策成功,結果凌振被梁山活捉瞭。  被俘後,凌振的表現也同其他降將們基本相同,馬上就投降瞭,隨後就立馬掉轉槍口對付呼延灼的軍。同時梁山也尋找到瞭破解連環馬的方法,把軍事技術專傢徐寧騙上瞭梁山,讓他教授梁山人馬鉤鐮槍,而鉤鐮槍正好可以克制呼延灼的連環馬,好比現在的反坦克導彈對重裝坦克一樣。從徐寧上梁山的過程來看,呼延灼根本就沒有要求梁山附近的市縣配合政府軍的圍剿行動,否則徐寧和他傢屬兩撥人如何能如此順當的進入梁山勢力范圍。終於呼延灼為他的無謀付出瞭沉重代價,凌振反戈一擊,用大炮猛轟政府軍,而徐寧訓練出來鉤鐮槍部隊又成功得擊潰瞭重裝騎兵連環馬,呼延灼全軍覆沒,隻身一人逃往青州。   按理說凌振可以說是梁山乃至整個大宋首屈一指的軍事技術人才。其作用要遠高於徐寧,因為徐寧的鉤鐮槍隻能對付連環馬,而凌振的火炮技術可以對付任何部隊。射程7000米以上、威力巨大的大炮如果能善加使用,在冷兵器時代就是一種非常有嚇阻力的戰略性武器,就好比今天的彈道導彈一樣。如果梁山各大寨都裝備瞭凌振的火炮,豈非固若金湯。若開封城上大量部署上凌振的火炮,焉能發生靖康之恥?要是宋軍每支部隊都能有一支裝備凌振火炮的炮兵部隊,恐怕完全可以同金遼在戰場上決一雌雄。雖說這裡有些唯武器論,但無人能否認武器的優劣的確可以影響到戰爭的勝負,這就好比哪怕伊拉克人再英勇,還是沒有可能打敗武裝到牙齒的美軍的。要是宋江能用凌振成立一支精銳炮兵部隊,再配合上五虎八彪將,據州占府開辟根據地,恐怕未必沒有一爭天下的本錢。就算不能爭天下,割據一方也不成問題。無齋主人一直認為梁山就是個黑社會,但這兒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梁山能夠擺拖黑社會宿命的唯一良機。  可惜凌振上瞭梁山後,並沒有受到重用,排名僅為52,這個排名恐怕還是因為他是前政府軍中校營長身份的因素多。職司僅為“專造一應大小號炮”。讓凌振這樣一個北宋首席火炮專傢、高科技人才負責造號炮,就好比讓錢學森博士去研制普通大炮一樣可笑而可悲。梁山眾人包括宋江、吳用在內都是見識過凌振火炮威力,豈能不知、如此利器棄之不用可惜?這就好比上天給瞭薩達姆一個造原子彈的機會,但他不知道珍惜而放棄瞭。凌振之監造號炮,正說明宋江胸無大志,隻是安於當一個黑社會老大,而毫無爭霸天下的理想,以及吳用這個軍師的低能。  北宋政府也根本沒有意識到凌振這個人才的重要性。梁山征討方臘後,凌振是九死一生的幸存者之一。宋政府雖然知道他“炮手非凡”,但也不過讓他以都統領(上校正旅級)的身份回火藥局禦營任職當個小官僚,最多一個副局級。日後似乎也沒有任何出眾的事跡,碌碌無為地淹沒在人群之中。  凌營長的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是金子未必能發光,就算發瞭光也未必能引人註意。第二、縱有必殺之技,但領導不用,最終還是無用。分頁:4/9頁  上一頁23456789下一頁  五、旱地忽律朱貴  朱貴,沂州沂水縣(今山東臨沂市沂水縣)人,老資格的梁山好漢,早在王倫時代就上瞭梁山,可以算是梁山草創之時的創幫元老之一。從梁山草創到梁山受招安,朱貴一直從事情報工作。其具體工作就是在梁山邊上的李傢道口開個酒店。這個酒店是梁山的一個窗口,一方面可以收集各類情報、以供梁山領導層決策,另一方面也是4方黑道人物投奔梁山的一個落腳點和中轉站。表面上這個酒店從事正當的白道生意,但實際上是個幌子,暗地裡實際上是梁山的一個情報站。有時碰上單身客人,這個酒店也會殺人劫財。  朱貴這個酒店的重要性,在水滸中多處表露,林沖上梁山就是通過朱貴的酒店,晁蓋一夥上梁山也是途徑朱貴的酒店,而後清風寨、清風山的一大批人上梁山還是通過朱貴的酒店。晁蓋一夥上梁山時,吳用曾有一段話揭示瞭朱貴這個酒店的重要性,“現今李傢道口有那旱地忽律朱貴在那裡開酒店,招接四方好漢。但要入夥的,須是先投奔他。我們如今安排瞭船隻,把一應的物件裝在船裡,將些人情送與他引進。”可見這酒店基本上就是梁山早期同外界的唯一橋梁。一般來說隻要安全的到達瞭朱貴的酒店就等於平安到梁山瞭。  朱貴的酒店除此之外,還幹些特殊的秘密工作。宋江江洲題反詩事發後,市長蔡九公子曾讓戴宗帶封書信到東京蔡總

小人物陳霸先的奮鬥之路:如何從村官到皇帝?

  李自成的失敗在於沒有完成轉型。至於為什麼創業多年,雖然當上瞭ceo,迎娶瞭白富美,也走上瞭人生的巔峰,可惜最終卻演出瞭一出悲劇。我們來分析一下,教你如何在古代怎麼把一個反賊企業轉型。  得天下不能太速。劉邦和項羽爭奪天下,用瞭大概四年,朱元璋光種田就花瞭不止六年,李自成雖然創業早,但他在逃往商洛山時隻有十八人,沖出商洛山進入河南,所部不過幾千人,從他稱順王到進北京,也不過一年多的時間。他東征最初目標也隻是攻略山西,結果形勢發展太快,明軍大批的投降。他自己都沒想到會這麼容易打到北京,以至於在北京城下,還隻是想跟皇帝討個王位。  今後,闖復令杜勛求成,莫敢奏。內侍微言之。上召入,勛言李欲割西北一帶,敕命封王,並犒軍銀百萬,退守河南。受封後,願為朝廷內遏群賊,外制遼沈,但不奉召入覲。因勸上如請為便。上語魏藻德曰: “今事已急,卿可決之。”藻德默然,曲躬俯首。時上憂惑,於坐後倚立,再四以詢。藻德終無語。上謂勛曰: “朕即定計,有旨約封。”大怒藻德,推禦坐仆地,入宮。   但是歷史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得天下太速會造成兩個結果。一是團隊跟不上。李自成從幾千人發展到十幾萬大軍,他不得不大量用明朝的降將降臣,這些人投降得快,日後背叛得也快;二是根本來不及建設根據地。劉邦有關中,朱元璋有江左,他們都是有基本盤的,劉邦被項羽打敗不止一次,每次戰敗都能迅速拉起幾十萬人。李自成沒有,李自成一直在做流寇,他還來不及建設根據地就得天下瞭,所以他一敗就不可收拾瞭。  那麼李自成向劉邦和朱元璋學習就可以穩固的保住勝利果實呢。我認為還是不能。李自成跟這兩人比,素質是有欠缺的。李自成曾經說過一句話,陜,吾之故鄉也。富貴必歸故鄉,即十燕未足易一西安。很熟悉的一句話,跟項羽衣繡夜行簡直如出一轍。李自成的志向和眼光不過如此,所以他的一系列軍事部署,包括山海關戰敗後的軍事措施,都是有問題的,顧誠先生也說,李自成若是在山西親自坐鎮,清軍也未必能坐穩北京。劉邦和朱元璋不同,劉邦在他的時代,單純軍事而言,就打敗瞭項羽和韓信以外的所有英雄,朱八八就更不必說,單從他對陳友諒和張士誠的分析,就可以看出他的戰略水平。  李自成的能力還有一點欠缺。劉邦所用的人大部分都是豐沛舊人,朱元璋手下也多是濠州舊部,這些人有殺豬的,有當小吏的,有耕田的,跟著劉邦和朱元璋,這些人都在成長,逐漸成為獨當一面的人才,一個傑出領導者的標志是讓他的團隊成長,李自成的部下不能說沒有成長,但是從他死後他們的表現來看,實在不敢恭維。要麼是李自成不註重梯隊的培養,要麼還是得天下太速,沒有時間進行。需要指出的是,同時代的張獻忠,他的四個義子,孫可望、艾能奇、劉文秀尤其是李定國,強過李自成的麾下遠甚。相關閱讀推薦:歷史上唯一兩次給愛妃下跪的皇帝:窩囊皇帝陳後主南朝陳國陳後主陳叔寶簡介 陳叔寶是怎麼死的陳後主陳叔寶簡介 南朝陳最後一位荒唐皇帝陳廢帝陳伯宗簡介

誰是三國政壇最牛不倒翁?小人物孫禮的傳奇人生

  一個小人物在三國職場的正確選擇  三國職場的最大變數當屬“分”與“合”,職場上的人隨著分與合的變化也要考慮自己的去與留。孫權之所以堅決要抗曹,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因素就是魯肅在洗手間給他描繪瞭將來與老曹合夥後,他孫權的職場慘狀。  除瞭分與合,還有一個重要的職場變異形態,那就是“篡”。從漢到魏,從魏到晉,不隻是換老板,而且是換瞭老板層的血統,這裡影響到一大批職場員工的去與留,甚至生與死。隨波逐流的是大部分,大奸大忠的是小部分,記歷史的人本著簡要的原則,隨波逐流的就不記載瞭,大奸大忠的就寫下來留作借鑒。然而,從平民的歷史角度來看,大忠臣和大叛徒都是非常人,非比尋常,就是歷史的異類,他們不能反應歷史的常態,隨波逐流的那部分才是歷史的真相。這些真相有沒有記載呢?  有,三國職場上有這麼一個記載,一個在魏與晉之間自然轉移的小人物,他,要比那些大忠大奸真實,歷史,畢竟是由非大奸大忠這一類人構成的。  一個地位顯赫的小人物  這是一個三國舞臺上的小人物,說他是小人物,不是說他做人濫,也不是說他職務低,而是說他在歷史上的地位不咋的。鑒定是不是歷史大人物,不是光看官職的,雖然是平民百姓,做得驚天動地,也是大人物,例如專諸,不過一介小市民,能刺殺一國之君,以後他就成刺客的代言人瞭。雖然官職高,可是在史上沒其什麼作用,那也隻能是小人物,君不見幾千年來高官大僚一大堆,在當時混得人五人六,炙手可熱,可一過瞭那個時代,無非也是荒塚一堆草沒瞭。   這裡說的一個人物,叫孫禮,涿郡人。首先,他官職不低,當過魏國大將軍曹爽的秘書,還做過好幾個地方的太守。  他為人不濫,人品也不爛。有一年,當孫禮還是老百姓的時候,涿州大亂,孫禮在兵荒馬亂中把老娘丟瞭,幸虧同鄉馬臺幫他將老娘找回來瞭,孫禮為瞭表示自己的感激,把傢產全部變賣,送給馬臺。估計他在張貼尋人啟事的時候,說要重金相謝,如今人尋回來瞭,孫禮老老實實地兌現。這說明孫禮是個孝子,而且講信用。漢晉時期講究以孝治天下,按照這個標準,孫禮是個好公民。在那個時代,隻要一個人講孝順,人就不會濫到哪裡去。後來,馬臺犯法,而且犯的是死罪,正好碰在孫禮手裡。孫禮二話不說,居然把人放瞭,然後自己去自首。那個時代,講哥們義氣似乎也是可以減罪的,二人居然都減免死罪。不錯,孫禮這哥們講義氣。  孝、信和義都有瞭,忠呢?孫禮還是蠻有正義感的,尤其敢於為民請命。在他擔任尚書期間,魏明帝曹睿喜歡搞樓堂館所的建設,弄到瞭勞民傷財的地步。孫禮打瞭好些報告,要老板收手,曹睿也下瞭個文件:“認真聽取老孫的意見,遣散民工回傢搞農業生產。”紅頭文件下達瞭,工程卻還在繼續。原來是工程主管人李惠摸準瞭主子的意思,打瞭一個這樣的報告:“上級的意思堅決執行,但考慮到實際情況,請求延期一個月再遣散民工。”估計要趕著建獻禮工程吧。這才叫高明啦,既不違背表面上的原則,又應和上頭實際的意思。孫禮是個明白人,他摸熟瞭官場的這一套文化,於是幹脆單刀直入,親自跑到工程現場,宣講上面的意思:堅決貫徹中央的意思,工程就地停止,全體工程人員就地解散,“(孫)禮徑至作所,稱詔罷民。”  除瞭以上的先進事跡,孫禮還立過戰功,一次是提過一個正確的建議,沒有被采納;一次是在吳國軍隊的強攻面前,頂瞭一天。相關閱讀推薦:在《三國演義》中所忽視的歷史名將能臣大盤點如何評價三國時期薑維這個人?蜀漢最後名將三國謎案:劉備為何安排張飛去耒陽調查龐統三國妙策!龐統為何能說服劉備攻取劉璋的西川三國裡五位神童的悲慘命運:神童真是不易啊!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好瞭,孫禮同志的先進事跡已經全部總結完畢,憑這些,他算一個大人物嗎?有大把先進事跡,並不等於你在歷史舞臺上的份量很重,歷史不是給先進工作者立傳的。然而,孫禮在《三國志》上卻有著不薄的一頁,粗略地計算字數,和關羽的傳記差不多長,比張飛黃忠馬超的要長得多;如果說《三國志》想要通過晉朝有關部門的審批,不得不貶低蜀漢政權的軍政人物,那麼看看關於魏國的記錄,也是如此,孫禮的篇幅絲毫不亞於上將張遼,徐晃等人。  唱歌得冠軍不能說明你唱得好,在史書上占瞭個大坑,不能說明你是個重量級人物,孫禮在歷史的舞臺上,如果和關羽張飛比,如果和張遼徐晃比,哎,還是別比瞭,因為沒有資格跟他們比,但是為什麼他有資格讓史傢為他碼那麼多字呢?  有些東西,似乎要在歷史成績單之外尋求。  兩次重要的政治表態  在孫禮一大堆先進事跡的夾縫中,我找到瞭兩條線索,一條比較簡略隱晦,一條則比較明顯。  我們看第一條。不知道是哪年哪月哪日,魏明帝曹睿去大石山打獵。這次經歷比較刺激,居然hight到瞭猛虎沖擊皇帝專車的地步,“虎趨乘輿”。我想,憑著國傢元首級別的保安工作,曹魏帝國猛將如林,健兒成群,老虎是挨不著曹睿的身子的,這種技術活是不用中央級別的幹部去操心。然而,孫禮並沒有放棄這次表演的好機會,他扔瞭馬鞭,下瞭馬,拿著劍朝著老虎直接沖上去,擺出你敢吃我領導,我跟你拼命的架勢,“投鞭下馬,欲奮劍斫虎”。大傢都知道孫禮作為一個文職幹部,一個有身份的朝廷官員,完全沒必要這樣做,也幫不上什麼忙,領導也看到瞭他很積極主動的表現,於是下詔書要孫幹部回到馬上去待著。   孫禮這種看似畫蛇添足的行為,其實也是抓住一個機會進行瞭忠誠表態,進行瞭一次立場表白,而且拿捏瞭火候:是在最關鍵最猝不及防的時候,很自然地反射出自己的忠誠,而不是經過精心包裝的。這是孫禮的高明之處。  如果這樣的表態隻有一次,那我們可能有理由相信,在那次遇虎事件中,孫禮的反應是自然的,無預謀的。然而,這樣的記錄又有一次,這次很明顯。  這是在曹傢漸漸走向式微,司馬懿正在蠢蠢欲動的時候。中原政權的官僚們又面臨著站隊的考驗,什麼時候表態,怎麼表態,都很講究。從相關記錄來看,孫禮似乎和司馬懿走得很近。孫幹部去冀州上任,和司馬懿進行瞭話別,司馬懿重點跟他提到瞭冀州地區清河、平原兩個縣爭地界的問題,問孫禮的意見,孫禮的態度是參考中央圖書館的相關地圖,司馬懿也贊同這一點。而當時的實權派人物,曹傢勢力的代表——曹爽,則主張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劃界工作,原來的地圖不可用,“圖不可用,當參異同”。  圍繞著一個地方的劃界工作,司馬傢和曹傢進行瞭一場政治上的暗中較量。當時為瞭曹傢敢和猛虎較勁的孫禮,此時卻站在瞭司馬傢的立場。吊詭的是,司馬懿一直沒有出面,由孫禮在這個權力的角逐場上沖鋒陷陣。孫禮為瞭站隊,暫時付出瞭代價,被曹爽免職,並且獲五年有期徒刑。肯為瞭司馬傢坐牢,真夠義氣的瞭,司馬懿也應該打撈這位好兄弟,可能是這位仁兄在後面打點和攛掇,孫禮也沒有坐牢,在傢裡閑置瞭一年,又復出。史書的記載是,應廣大官員的強烈要求,孫禮再被啟用。我覺得,後面不排除司馬老大的努力。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在這個基礎上,向司馬集團明確表態的時機到瞭。這一年,孫禮被外派並州當刺史,他特意向司馬懿來辭行。在此次見面中,孫禮表現出一副情緒很不穩定的神態,這似乎是表態的前奏。司馬懿似乎也把握好瞭火候,開始試探這位小兄弟的態度,問:“是嫌並州的官太小?還是為冀州分界的事氣惱呢?”孫禮終於爆發瞭,他的立場表白終於爆發瞭:“老大,都到這個時候瞭,你怎麼還不信任我呢?還問我這些瑣碎的無關立場的事呢?我計較的根本不是我個人的官職和待遇,我計較的是,在此國傢危難的時候,您老人傢怎麼還不站出來為國傢負責,怎麼還不擔當重任。您不出來,這個國傢,這個朝廷就完啦,我真心地難受,我是真心擁護您主持局面的。”說得簡練一點,就是:動手吧,我支持你。  為瞭證明自己的絕對忠誠,孫禮還加上瞭口味很重的表情動作:“因涕泣橫流。”一臉悲憤的樣子。真不知道九泉之下的曹睿看到這個當年為他敢和老虎拼的忠臣,此刻卻在司馬集團面前哭著鼻子效忠,會做何想。  司馬懿終於接納瞭孫禮的表態和忠心,他向這位新收納的弟兄表明瞭自己的政治意圖:別急,先忍一忍,“且止,忍不可忍。”   孫禮並沒有直接參加司馬懿後來的政變,但他及時的表態讓他取得瞭安全的地位,也能從政變中收割個人的利益。有時候不一定要參與,重要的是你站在哪一邊。  到如今,無法弄清楚當時的魏國集團有多少官員私下裡這樣向司馬集團政治表態,感謝史傢的春秋筆法,記錄瞭三國職場上這麼一副算不上光明正大,也算不上醜陋卑鄙,但很真實很實用的政治表態。  孫禮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算不上大忠,他一直衡量和取舍自己該效忠的對象;他算不上大奸,他那點小算計不會傷及到其他人,損害面很少。他隻是一個官僚,他做瞭他可以做的。他算不上智慧,也算不上陰險,但他聰明,他能在恰當時候,恰當地表態,保全瞭自己。說他投機取巧也不盡然,他盡職,他講究公道,既不委曲求全,也不落井下石,在手裡有拿得出成績的同時,也稍稍有一點油滑。  這不是最精彩的歷史,卻是最真實的歷史,真實的職場。孫禮的身上,有很多普通職員的影子,畢竟作為一個普通人,不要苛求他偉大,不要苛求他高尚,大忠大奸不是我們所能選擇的。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盤點水滸中八大被低估的小人物:絕對不容小覷!

  梁山108個頭目本領參差,世無異詞。那些低能的(或者被人誤以為低能的),連《水滸》的編寫人也用反諷性的綽號去嘲笑他們。旱地忽律朱貴、鼓上蚤時遷、鐵扇子宋清、矮腳虎王英、神醫安道全等等都是顯例。如此嘲弄不一定準確,以鐵扇子喻宋清就失誤之極。  一、鐵扇子宋清  宋清是梁山老大宋江的親兄弟,唯一的業績就是在宋江殺瞭閻婆惜後,陪宋江到柴進莊上避瞭一圈。從水滸的描述來看,宋清好像沒有什麼真本事,“鐵扇子”這個外號,多半和韋小寶的“小白龍”一樣、唬人為主。梁山兄弟們個個都有一個綽號,小宋弟弟當然也要有一個。可惜施大爺沒讀過後世的武俠小說,否則至少也要讓宋清的鐵扇子有個點穴的本事,或者發射暗器透骨針的功能,而不至於僅讓這把鐵扇子出現在綽號中、不見於書中任何其他地方。水滸中即便是宋清陪宋江逃難柴進莊時,帶的兵器不過一口腰刀和一條樸刀,卻沒有這把傳說中的鐵扇子。  宋清上梁山後,負責炊食。一般讀者都會指為裙帶關系——宋江給弟弟一份優悠輕松的閑職。這看法絕對錯誤。  因為梁山是個軍事組織,讀者不期然用策劃軍事的本領,和武功的水準,來衡量頭目對山寨的貢獻。宋清一例可以用來揭發這種錯誤的程度。  盡管梁山靠武力來維持生存和擴展威勢,鐵馬金戈之事並不是日日為之的。不可一日或缺的是夥食供應。梁山不是個小集團,到大聚義的時候,頭目、嘍囉、傢屬合計必過四萬人(分攻東平、東昌時,每路發配步馬軍一萬人,水軍另計,加上留守山寨的人馬,和眾人的傢屬,四萬餘人是個保守的數字)。每人每日三餐,肉類、菜蔬、主食、雜糧、飲料(光是酒的消耗量就必巨),論數量,講品類,樣樣都必然是驚人數字。單以量計,必定等於好幾傢現代大飯店的每日總供餐量必定等於好幾傢現代大飯店的每日總供餐量。   加上那時候沒有冷藏設備,沒有罐頭,按時大量供應新鮮食物是十分困難的。宋清處理起來,井井有條,起碼從無人埋怨食物質劣量差。  宋清上山前已有瞭鐵扇子的綽號。鐵造的扇子,搖起來,風未生,臂先痛,廢物也。上山前的宋清,在父親和哥哥的影子下生活,所作乏善可陳,或足稱為鐵扇子。上山後,這份日夜勞筋累骨、永無止境的工作,卻證明他是管理大型機構、保障運作不息的行政奇才!  可惜在《水滸》編寫者眼中,宋清始終是廢物鐵扇子;如果不是給宋江面子,也不會讓他排次第七十六名那麼“高”。道理很簡單,編寫者連自己筆下創造出一個怎樣的宋清都弄不清楚。上山後的宋清應名列天星才對。他對山寨的貢獻比好幾個無端端名列天星的頭目(如穆弘、解珍、解寶)大不知多少倍。相關閱讀推薦:水滸傳朱貴的綽號旱地忽律是什麼意思?水滸探秘:水滸中因過中秋之夜而引發的滅門血案水滸傳鬼臉兒杜興結局是什麼?鬼臉兒杜興簡介水滸打虎將李忠怎麼死的?打虎將李忠簡介解密水滸:金翠蓮為何寧做小三也不嫁給魯智深?分頁:1/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二、矮腳虎王英  王矮虎,兩淮(今山東南部,江蘇北部)人氏,五短身材,原本是從事長途販運工作的個體戶,有一次見財起意,就搶瞭委托他生意的客戶,事發入獄。後越獄逃跑,流落到清風山一帶,跟當地的黑老大燕順勾結在一起,專門從事打傢劫舍、殺人越貨的黑道生意。  王矮虎不僅貪財,而且好色。連宋江都說:“原來王英兄弟,要貪女色,不是好漢的勾當”。宋江在清風山上作客的時候,王老弟劫持瞭附近清風寨武警政委劉高的太太,準備供自己發泄獸欲。宋江因考慮到劉政委正好是他將要前往投奔的清風寨武警大隊長花榮的同僚,就強行讓王老弟把劉太太給放瞭。燕順曾對宋江解釋王英的好色:“這個兄弟,諸般都肯向前,隻是有這些毛病”。從燕順的話來看,王老弟強搶民女這事恐怕還經常幹。途經清風山被劫的良傢婦女,不可能運氣都有劉太太那麼好,正巧碰上宋江,又有個跟花榮當同事的老公,基本上被這位王老弟奸污的可能性很大。  後來劉太太恩將仇報,導致花榮反出清風寨,眾兄弟打破清風寨,殺瞭劉高,再次抓獲劉太太時,王英還想把劉太太收入自己的房中,供其泄欲。這回宋江不幹瞭,為瞭這劉太太我們宋大哥的一條小命差點在清風寨送掉。宋江強烈要求之下,王英的老大燕順殺瞭劉太太。當時王英的反應是,“王矮虎見砍瞭這婦人,心中大怒,奪過一把樸刀,便要和燕順交並,宋江等起身來勸住”。可見兄弟之情什麼的,在王老弟心中是很淡的,為瞭女人,他是什麼都會幹的。幸而宋江勸服他,答應給他找個老婆,他才罷休。   王英這樣一個人渣,既貪財、又好色,還不講義氣,為瞭一個女人竟然差點要同自己的老大燕順動手,這個女人還害過大哥的老大宋江。這種人連鄭關西都不如,不按雙重標準的話,按道理這傢夥絕對是個該被替天行道的對象。要是王英被林沖、武松、魯達等好漢宰瞭,恐怕完全能用“大快人心”四個字形容。不過王小弟的運氣好,在比較早的時候,就跟上瞭老大宋江,而且在同燕順火並時,最終還是尊重瞭宋老大的意見,宋老大發瞭一句話,他就沒有繼續頑固下去,雖然不敢說心服,但至少是口服瞭。所以日後三打祝傢莊,宋老大為瞭表示自己的一諾千金,在李逵殺瞭扈三娘一傢後,就把漂亮而又武藝高強的扈三娘,嫁給瞭矮小猥瑣的王英,成就瞭這段水滸中僅次於武大郎和潘金蓮,第二不般配的婚姻。  論王英的本事,實在差勁得很,祝傢莊曾和老婆扈三娘交過手,不過十來個回合就被扈三娘生擒,而一丈青本人卻10來個回合卻被林沖活捉。雖然本事不怎麼樣,人品又差,但王英在梁山的排名並不低,108人中排第58位,比老婆扈三娘高,也比梁山的神功大師樊瑞高。職司方面,晁蓋死後、宋江第一次機構重組時,出任梁山山後兩小寨中左旱寨的主管,對比一下,負責右旱寨的卻是日後地煞第一、排名37位的神機軍師朱武。可見其地位不低,至少是個獨當一面的角色。石碣受天文後,宋江的第二次重組,王矮虎、扈三娘夫婦為“專掌三軍內采事馬軍頭領”,實際專門負責軍需采購,也是相當重要的位置。  王矮虎的故事告訴我們,貪財好色人品差沒有關系,本事低微也沒有關系,長相不帥更沒關系,隻要跟對老大、尊重老大,就能娶到本領高強的美嬌娘,還能飛黃騰達,前程無量。分頁:2/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三、鼓上蚤時遷  時遷,高唐州(今山東高唐縣)人,高唐州宋代實際上叫做博州,元朝時叫做東昌府,後更名為高唐州的。施大爺這裡犯瞭個小錯誤,水滸中既有東昌府,又有高唐州,而這兩個地名宋代都不存在,而且指的是同一個地方。  時遷本是一個神偷,有飛簷走壁的本事。流竄到薊州(今天津薊縣)作案時曾被抓,被擔任薊州市監獄長的楊雄所救。一天時遷在翠屏山盜墓作案時,正巧撞破瞭楊雄、石秀殺潘巧雲。楊、石無奈之下,隻能帶著時遷上梁山。途經祝傢莊時,時遷偷雞摸狗的本性又露出來瞭,偷瞭客店的報曉公雞吃,結果引發瞭梁山三打祝傢莊這段故事。  由於這麼一段不光彩的經歷,時遷在組織內地位一直很低,最後僅排名107,108人中倒數第二。但論對梁山的貢獻,時遷卻比排在他前面的不少人都大很多。時遷上梁山後,就一直從事特務工作,石碣受天文後,頭銜為“軍中走報機密步軍頭領”,同樂和、段景住、白勝三人一起受特務頭子戴宗的領導。梁山上大特務是不在情報系統編制內的燕青、石秀,但情報系統內的小特務中,最出色的就是這位梁上君子時遷。同為打探情報的4名小特務中樂和曾被派到高俅府上尋求招安,但並沒有成事,段景住曾被派到北地購馬,結果被當時還是曾頭市黑幫成員的鬱保四給搶瞭,白勝基本就是個湊數的。相反時遷的特工生涯倒是多姿多彩。  時遷初上梁山不久就立大功。當時呼延灼率大軍征討梁山,3000連環馬實在厲害,梁山無計可施。隻有時任中央警衛局上校侍從武官徐寧的鉤鐮槍能破。於是梁山設局騙徐寧上山,其中時遷以神偷技盜得徐寧祖傳的雁翎甲,是其中的關鍵。時遷這次臟活的得手,為梁山成功羅致徐寧、大破連環馬立下瞭大功。  時遷的另一次大功是在二打大名府的時候。為救盧俊義和石秀,梁山決定在元宵夜攻打大名府,這時候,時遷建議吳用:“小弟幼年間曾到北京。城內有座樓,喚做翠雲樓;樓上樓下,大小有百十個閣子。眼見得元宵之夜,必然喧哄。乘空潛地入城,正月十五日夜,盤去翠雲樓上放起火來為號,軍師可自調人馬劫牢,此為上計”。吳用采納。混入大名府後,又有一件事顯示出時遷的機智,當時孔明、孔亮兩個少爺出身的公子哥裝扮成乞丐,時遷見到他們急忙制止,說你們細皮嫩肉的哪像要飯的,趕快躲一躲,從中可以看出時遷作為一個情報人員的基本素質。二更時,時遷依計劃,施展其飛簷走壁的本領,爬上翠雲樓放火,造成城中極度恐慌,梁山得以裡應外合、打破大名府。是役,可以說時遷是最大的功臣。  梁山救出盧俊義後,再次攻打曾頭市,中間一度戰況膠著,梁山同曾頭市之間邊打邊談。此時,梁山準備利用假和談來尋找突破口,就派瞭時遷、李逵、樊瑞、項充、李袞五人去當人質。五人之中時遷地位最低,但看水滸上的描寫,“臨行時,吳用叫過時遷,附耳低言:如此如此,休得有誤。”,可見這次行動的五人中,時遷實際上是為首的。吳用也知道能辦大事的是這個屢建奇功的鼓上蚤,而不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李逵。不久梁山用鬱保四為反間,曾頭市中計、夜襲梁山大軍而中伏。而此時,時遷又立大功,“隻見曾頭市裡鑼鼓炮響,卻是時遷爬去法華寺鐘樓上撞起鐘來,聲響為號,東西兩門,火炮齊響,喊聲大舉,正不知多少軍馬,殺將入來。”李逵等人再從內部殺出,和梁山大軍裡應外合。終於打破瞭曾讓梁山吃瞭不少苦頭的曾頭市。是役,無疑時遷又起瞭關鍵性的作用。   時遷屢建奇功,本人又精明強幹,特務工作能力比之梁山的特務頭子戴宗,不知道要強多少倍,飛簷走壁的輕功同戴宗的神行術相比,也各有千秋。照理說怎麼也不至於僅排個倒數第二吧!憑良心說,讀完一遍水滸傳,108條好漢中又有幾人能被讀者記得名字的?而無齋主人可以斷定,大部分讀者都會對這位僅排 107位的時遷留下深刻影響,而不會輕易遺忘。從派系構成來說,時遷由於石秀、楊雄的原因算是歸入盧俊義派系,也不應被過度打壓。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很簡單,就是前面提到的時遷上梁山前的小偷身份,和作為偷雞賊進入梁山組織的低起點。順便提一下,時遷沒有排到最後一位,是因為名列108的段景住也是個小偷出身,一個盜馬賊,比時遷的盜墓賊好不瞭多少。這是那些整天唱著替天行道高調的好漢們永遠所看不起的。在他們眼裡,小賊就是小賊。這個沉重的十字架,時遷也得背負一生,即便在梁山這個以犯罪為傢常便飯的黑幫。時神偷的經歷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去做小偷小摸偷雞摸狗的事,否則一旦標記在身,哪怕你就是進瞭黑社會,就算貢獻再大還是最底層。  上海灘黑幫大亨杜月笙曾將黑幫比作夜壺,內急時需要用它,但用完之後又會覺得它臟。時遷就好比梁山的夜壺,當梁山需要他的時候,他就是兄弟之一,而用過之後始終還是上不瞭臺面,所以隻能排在最後、甚至不如湊數的人。而時遷在梁山的地位,其實也襯出瞭梁山組織在白道高官們心目中的地位。再怎麼著,你還是黑社會。梁山難道不是大宋的夜壺嗎?分頁:3/9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四、轟天雷凌振  凌振,燕陵(今河北北部,當時應該在遼國的控制下)人氏,原任東京國防部營級技術軍官,北宋第一火炮專傢。呼延灼攻打梁山初戰不利時,向高俅推薦瞭凌振,因此凌振被任命為中校炮兵營長受呼延灼節制、率部討伐梁山。  凌振的火炮技術十分厲害,水滸上說他是“宋朝盛世第一個炮手”。呼延灼在推薦凌振時提到,“此人善造火炮,能去十四五裡遠近,石炮落處,天崩地陷,山倒石裂”。假設呼延灼沒有誇大的話,射程十四五裡相當於7000至7500米的火炮,而且威力很大“天崩地陷,山倒石裂”。這凌振的炮兵部隊可以算是宋朝最重要的高科技戰略部隊瞭,好比今天的二炮部隊(真實歷史上,宋代沒有這麼厲害的火炮,我們這裡以水滸為準,戲說為主)。不久後凌振的火炮就顯示瞭其名不虛傳,“一連放瞭三個火炮,兩個打在水裡,一個直打到鴨嘴灘邊小寨上”。火炮一下就打倒瞭梁山駐地,而且命中率達到1/3。一下子令宋江和梁山眾人都深感憂慮。  小編看到這裡,覺得呼延灼要是贏不瞭這一仗,真應該自殺以謝國人瞭。3000連環馬的重裝騎兵,加上凌振的500火炮,武器上的優勢太明顯瞭,而且政府軍還能得到各市縣的支援。其實這一仗也不難打,讓附近市縣堅壁清野,不讓糧食佈匹食鹽等物質流入梁山,至少也要先打掉梁山開的那幾個酒店,逼宋江出來決戰。然後戰術上5000步兵、拱衛凌振的500火炮,3000重甲騎兵作為機動,必要時可以把連環馬拆散。先讓凌振的火炮猛轟一陣,壓制住梁山軍,然後重甲騎兵幾個密集沖鋒,馬軍沖鋒時步兵在逐步推進,步炮協同作戰,梁山軍馬必定崩潰。呼延灼以將門世傢出身,又是主動要求凌振參戰的,這樣簡單有效的戰法恐怕不應該不知道吧。  而呼延灼竟然把凌振的炮兵部隊當作尋常步兵使用,以至於吳用的拙劣之計竟然奏效。梁山見識瞭凌振火炮的威力,知道凌振的重要性。吳用就設計引凌振的炮兵孤軍深入並利用梁山水軍方面的優勢將其擒獲。其實隻要呼延灼好好部署,吳用的計策根本就是行不通的。首先、炮兵陣地附近毫無防衛,所以李俊、張橫才能得手破壞炮架,要是呼延灼非常重視這支戰略部隊,豈能讓李俊、張橫帶四五十個小嘍羅得手而全身而退,恐怕梁山會多折瞭這兩個頭領。其次,凌振率1000人去追趕更是形同兒戲,凌振最重要的任務是保證他炮兵部隊的戰鬥力,上陣沖鋒,顯然不應該是他一個炮兵營長應該去做的事。若呼延灼事先派遣將領護衛凌振的炮兵陣地,並告誡一下凌振炮兵營的重要性,顯然凌振不會親自追擊。凌振作為技術軍官容易犯錯,但呼延灼卻不應該如此有勇無謀。由於呼延灼的指揮能力低下,導致瞭吳用這條弱智的計策成功,結果凌振被梁山活捉瞭。  被俘後,凌振的表現也同其他降將們基本相同,馬上就投降瞭,隨後就立馬掉轉槍口對付呼延灼的軍。同時梁山也尋找到瞭破解連環馬的方法,把軍事技術專傢徐寧騙上瞭梁山,讓他教授梁山人馬鉤鐮槍,而鉤鐮槍正好可以克制呼延灼的連環馬,好比現在的反坦克導彈對重裝坦克一樣。從徐寧上梁山的過程來看,呼延灼根本就沒有要求梁山附近的市縣配合政府軍的圍剿行動,否則徐寧和他傢屬兩撥人如何能如此順當的進入梁山勢力范圍。終於呼延灼為他的無謀付出瞭沉重代價,凌振反戈一擊,用大炮猛轟政府軍,而徐寧訓練出來鉤鐮槍部隊又成功得擊潰瞭重裝騎兵連環馬,呼延灼全軍覆沒,隻身一人逃往青州。   按理說凌振可以說是梁山乃至整個大宋首屈一指的軍事技術人才。其作用要遠高於徐寧,因為徐寧的鉤鐮槍隻能對付連環馬,而凌振的火炮技術可以對付任何部隊。射程7000米以上、威力巨大的大炮如果能善加使用,在冷兵器時代就是一種非常有嚇阻力的戰略性武器,就好比今天的彈道導彈一樣。如果梁山各大寨都裝備瞭凌振的火炮,豈非固若金湯。若開封城上大量部署上凌振的火炮,焉能發生靖康之恥?要是宋軍每支部隊都能有一支裝備凌振火炮的炮兵部隊,恐怕完全可以同金遼在戰場上決一雌雄。雖說這裡有些唯武器論,但無人能否認武器的優劣的確可以影響到戰爭的勝負,這就好比哪怕伊拉克人再英勇,還是沒有可能打敗武裝到牙齒的美軍的。要是宋江能用凌振成立一支精銳炮兵部隊,再配合上五虎八彪將,據州占府開辟根據地,恐怕未必沒有一爭天下的本錢。就算不能爭天下,割據一方也不成問題。無齋主人一直認為梁山就是個黑社會,但這兒也不得不承認這是梁山能夠擺拖黑社會宿命的唯一良機。  可惜凌振上瞭梁山後,並沒有受到重用,排名僅為52,這個排名恐怕還是因為他是前政府軍中校營長身份的因素多。職司僅為“專造一應大小號炮”。讓凌振這樣一個北宋首席火炮專傢、高科技人才負責造號炮,就好比讓錢學森博士去研制普通大炮一樣可笑而可悲。梁山眾人包括宋江、吳用在內都是見識過凌振火炮威力,豈能不知、如此利器棄之不用可惜?這就好比上天給瞭薩達姆一個造原子彈的機會,但他不知道珍惜而放棄瞭。凌振之監造號炮,正說明宋江胸無大志,隻是安於當一個黑社會老大,而毫無爭霸天下的理想,以及吳用這個軍師的低能。  北宋政府也根本沒有意識到凌振這個人才的重要性。梁山征討方臘後,凌振是九死一生的幸存者之一。宋政府雖然知道他“炮手非凡”,但也不過讓他以都統領(上校正旅級)的身份回火藥局禦營任職當個小官僚,最多一個副局級。日後似乎也沒有任何出眾的事跡,碌碌無為地淹沒在人群之中。  凌營長的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是金子未必能發光,就算發瞭光也未必能引人註意。第二、縱有必殺之技,但領導不用,最終還是無用。分頁:4/9頁  上一頁23456789下一頁  五、旱地忽律朱貴  朱貴,沂州沂水縣(今山東臨沂市沂水縣)人,老資格的梁山好漢,早在王倫時代就上瞭梁山,可以算是梁山草創之時的創幫元老之一。從梁山草創到梁山受招安,朱貴一直從事情報工作。其具體工作就是在梁山邊上的李傢道口開個酒店。這個酒店是梁山的一個窗口,一方面可以收集各類情報、以供梁山領導層決策,另一方面也是4方黑道人物投奔梁山的一個落腳點和中轉站。表面上這個酒店從事正當的白道生意,但實際上是個幌子,暗地裡實際上是梁山的一個情報站。有時碰上單身客人,這個酒店也會殺人劫財。  朱貴這個酒店的重要性,在水滸中多處表露,林沖上梁山就是通過朱貴的酒店,晁蓋一夥上梁山也是途徑朱貴的酒店,而後清風寨、清風山的一大批人上梁山還是通過朱貴的酒店。晁蓋一夥上梁山時,吳用曾有一段話揭示瞭朱貴這個酒店的重要性,“現今李傢道口有那旱地忽律朱貴在那裡開酒店,招接四方好漢。但要入夥的,須是先投奔他。我們如今安排瞭船隻,把一應的物件裝在船裡,將些人情送與他引進。”可見這酒店基本上就是梁山早期同外界的唯一橋梁。一般來說隻要安全的到達瞭朱貴的酒店就等於平安到梁山瞭。  朱貴的酒店除此之外,還幹些特殊的秘密工作。宋江江洲題反詩事發後,市長蔡九公子曾讓戴宗帶封書信到東京蔡總

大人物與小人物的名言警句

●一個小人物的救助永遠是一種偉大的救助,最偉大的因素正是由於他的渺小(威廉·詹姆斯) ●世界上最小的小人物正是最偉大的好事之徒(本傑明·惠奇科特) ●貓也有權看國王(英國)  ●大人物的子孫少出息(英國) ●有的人靠說大話當大人物,隻要他有辦法使大傢相信他說的大話就行(奧尼爾) ●小人物在社會中是一種必要的調劑。這類角色是極端令人愉快的,甚至會受人寵愛如果他們滿足於自己不得不扮演的角色(赫茲裡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