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抵抗

揭秘宋蒙合川釣魚城之戰:抵抗竟長達36年!

  公元1240年(宋理宗嘉熙四年),四川制置副使彭大雅為瞭抗擊蒙古軍,派甘閏於合州(今重慶合川)東十裡釣魚山上築寨。  當時的蒙古國在歐亞大陸從未遇到過對手,1258年,蒙古大汗蒙哥命忽必烈進攻鄂州、察塔兒進攻兩淮及兀良哈臺進攻雲南,自己則領兵往四川。1259年2月,蒙哥大汗親自率領四萬軍隊到釣魚城下。  釣魚城坐落在今重慶市合川區城東5公裡的釣魚山頂,其山突兀聳立,相對高度約300米。處嘉陵江、渠江、涪江匯合處,南、北、西三面環水,壁壘懸江,城周十二三裡,均築高數丈的石墻,南北各建一條延至江中的一字城墻;城內有大小池塘13個,井92眼,可謂兵精糧足,水源充足;江邊築設水師碼頭,佈有戰船,上可控三江,下可屏蔽重慶(今重慶市),是支撐四川戰局的防禦要塞,地勢十分險要。  蒙哥並沒有把釣魚城放在眼裡,因為當時成都及川西北府州都是蒙古國的天下瞭。他命降臣晉國寶入城勸降,被王堅殺瞭。蒙哥得知後,憤怒至極,命令元帥紐璘占領長江一帶,在涪州的藺市造起浮橋,隔斷長江下遊的援兵。又在重慶下遊銅鑼峽夾江建造要塞,威脅和牽制重慶的宋軍,派南宋叛將楊大淵進攻合州,擄走一萬餘人(一說八萬餘人)。   釣魚城之戰  1259年(開慶元年)二月,蒙哥進駐石子山,親自督陣攻城。先後猛攻一字城和鎮西﹑東新﹑奇勝﹑護國等城門以及外城,均被擊退。  宋四川制置副使兼知重慶府呂文德率戰艦千艘往援,為史天澤擊敗,退回重慶。  加上蒙軍長久駐紮,又值酷暑季節,蒙古人本來畏暑惡濕,加以水土不服,導致軍中暑熱、瘧癘、霍亂等疾病流行,情況相當嚴重。  不久,四川制置副使呂文德率宋朝戰船萬艘,溯江而上,沖破蒙古軍的封鎖進入重慶。後又率艦千餘艘沿嘉陵江北上,救援合州,不過,當他們至三槽山西,遇蒙古軍阻截。經略使史天澤分軍為兩翼,跨江側射,親率舟師順流縱擊,奪宋戰船百餘艘,擊退南宋的支援部隊,乘勢追至重慶而返。  時天氣大熱,瘟病流行,蒙古軍戰鬥力大減。王堅乘機多次夜襲蒙古軍營地,使其人人驚恐,夜不得安。初五日晨,蒙古軍前鋒元帥汪德臣率軍乘夜突破外城馬軍寨,王堅率兵拒戰。  盡管如此,蒙古軍還是加緊攻城。不料,天剛亮就下起雨來,蒙軍攻城雲梯又被折斷,被迫撤退。汪德臣遂單騎至釣魚城下勸降,被城上飛石擊中,不久死於縉雲山寺廟中。蒙哥汗大怒,命軍在東新門外築臺建樓,窺探城內虛實以便決戰。  為瞭盡快結束戰鬥,蒙哥汗親臨現場指揮,中飛石受傷,不久就死於軍中,蒙古軍被迫撤圍。  蒙哥死後,蒙古貴族在汗位繼承上發生火並,在湖北前線的忽必烈匆忙北撤,爭奪汗位。釣魚城抗蒙的勝利,扭轉瞭局勢。  此後,馬千代替王堅為合州主將,1263年(景定四年)張玨又代馬千。張玨守合州,屢敗元軍。十二年後,王立又代張玨為合州安撫使, 1279年(祥興二年)正月,王立降元,堅守36年的釣魚城終於失陷。相關閱讀推薦:釣魚城之戰的影響:延緩南宋王朝滅亡的關鍵戰役釣魚城之戰經過:揭秘阻擋蒙古鐵騎36年抵抗歷史釣魚城之戰戰爭背景:防范蒙古鐵騎入侵的堡壘釣魚城之戰簡介:中國古代冷兵器時代的巔峰對決中國冷兵器戰爭史上的奇跡之戰:合川釣魚城之戰

渾河血戰:戚傢軍在抵抗清兵過程中結束瞭歷史使命

  公元1621年三月十二日,努爾哈赤率領大軍圍攻沈陽。明朝守將何世賢、尤世忠因怒出城與敵接戰,中伏雙雙戰死,城中上萬蒙古饑民斬關落橋內應後金軍,號稱固若金湯的沈陽一天便被攻破,城內兵民被殺者七萬人。   當時急行軍馳援的明朝川軍和浙江戚傢軍剛趕到渾河南岸,進退失據陷入絕境。軍事會議上陳策、童仲揆兩位總兵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最終做出瞭主動進攻、以攻代守、血戰待援的部署。不足萬人的隊伍,被分成瞭兩個部分,向強大的後金軍發動自殺式攻擊。戚傢軍主將、戚繼光的侄子戚金指揮火器見長的戚傢軍,在渾河南岸迅速擺開著名的車陣。年輕的川軍將領周敦吉、秦民屏率領3000餘川兵從渾河浮橋過河,排開陣勢向北岸八旗軍沖去。戚金知道,這些頭也不回的川軍是用生命給自己爭取時間,隻要能固守到後援的明軍到來,或者堅持到夜晚,尚有一線生機。   士有必死之心的川軍先後擊潰正白、正黃二旗,殺傷後金士兵2000餘人。後來,撫順降將李永芳指揮從沈陽城頭發炮,完全覆蓋整個川軍的陣地,後金軍隊一擁而上,終於沖垮瞭這支勇猛的川軍,周敦吉、秦民屏等大部戰死,隻有少數人沖過瞭浮橋回到瞭戚傢軍的渾河南岸陣營。   決戰的時刻終於到來,後金軍渡過渾河,從四面圍瞭上來,並很快先以四旗的兵力從左翼發起進攻。匆忙擺好陣勢的戚傢軍利用車陣和訓練有素的火銃三疊陣迎敵,但還是有兇猛的後金軍騎兵,突破火力網沖擊到瞭車陣前,此時明軍中馬上沖出手持戚傢軍特制兵器——鐵狼筅的士兵將其刺倒。兩輪進攻之後,後金兵墜馬傷亡者達三千多人。雙方僵持之時,一個噩耗傳來——外圍打援的皇太極在白塔鋪一帶,竟然以幾千之眾擊退3萬明朝援軍。戚傢軍外援斷絕,已無退路。努爾哈赤連下死令,讓八旗不計傷亡輪番攻擊。一方死攻,一方死守,明軍最後彈盡矢絕,車陣終於被打破。後金軍突入車陣之後,戚傢軍立刻以哨為單位組成名震天下的鴛鴦陣,與敵展開慘烈的肉搏,每個隊形中狼筅手、藤牌手、刀手相互掩護配合與敵鏖戰,特別是使用由兇猛的日本刀改進而來的戚傢刀,給後金兵大量殺傷,但終因寡不敵眾,且連續兩天的急行軍和激烈戰鬥造成體力不支,包圍圈逐漸被壓縮。總兵陳策陣斬十餘名敵人後,力盡而亡。總兵童仲揆想撤離戰場,戚金一把拉住他的馬,大喝:“大丈夫報國就在今日!”童仲揆立刻和戚金一起又轉身殺入戰場,戰至傍晚,僅存的幾十名戚傢軍士將戚金、童仲揆圍在當中,他們的鴛鴦陣依然不亂,猶如驚濤中的礁石。暮色中,後金兵四面圍定,但他們已經失去瞭近戰肉搏的勇氣。最後,萬箭齊發……   此一戰,明軍犧牲近萬人,後金八旗兵也付出瞭傷亡上萬人的代價。(也有史料稱,戚傢軍此戰中以數千火槍兵擊斃滿清兩白旗兩黃旗精銳上萬人,並在炮隊轟擊之下苦撐數日,最終彈盡糧絕,全軍覆沒。) 無論是明朝的實錄還是清朝修的明史中,無一不對渾河血戰中川浙軍團的勇敢大加贊譽,稱此一戰為“凜凜有生氣”“時咸壯之”、“遼左用兵以來第一血戰”。

清軍抵抗德法聯軍震撼之戰:以少勝多斃敵三千人

  導讀:對於八國聯軍從大沽到北京的戰鬥經過,大傢一般都是知道的,但對於八國聯軍攻克北京後,德國陸軍元帥瓦德西1900年10月率領兩萬德軍到中國,任聯軍統帥,向東占領山海關、秦皇島。向西打到紫荊關、淶源。往南打到正定,向北打到張傢口,蹂躪整個華北平原,屠殺百萬中國百姓的事實及戰鬥經過,瞭解的人恐怕不多。但實際上,雖然清政府已經表示投降意向,但這一階段的戰鬥激烈程度,可能遠遠超過瞭從大沽到北京的戰鬥!  在1900年10月到1901年4月間,瓦德西組織瞭四十六起“討伐隊“(其中三十三起為德軍),按當時教徒的記載,“南至正定,北至張傢口,東至山海關,均在聯軍勢力圈內,往來逡巡,足跡踏遍。凡拳匪巢穴,無論官衙民居,遇則焚毀,往往全村遭劫。”  1900年7月27日時,德皇威廉二世針對中國發表一個臭名昭著的演講,中文摘譯如下:“……你們應該對不公正進行報復。象中國人這樣,悍然置千年固有的國際法於不顧,以令人發指的方式嘲弄外國使節和客人的神聖不可侵犯性,這樣的事件,在世界史上還沒有過先例。…你們如果遇到敵人,就把他殺死,不要留情,不要留活口。誰落到瞭你們手裡,就由你們處置。就象數千年前埃策爾國王靡下的匈奴人在流傳迄今的傳說中依然聲威赫赫一樣,德國的聲威也應當廣佈中國,以至於再不會有哪一個中國人敢於對德國人側目而視。” 德國軍隊在華北的行為,充分貫徹瞭威廉二世的主張,其屠殺行為比沙俄在東北的暴行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張傢口保衛戰中,義和團首領大阿吾曾率眾設伏於城北煙筒山處,殺死德軍指揮官約克上校,導致瞭德軍搶劫明陵計劃破產。但最激烈的戰鬥發生在山西娘子關一線,清軍將領劉光才,李永欽指揮忠毅軍及武功、晉威各營,自光緒二十六年十月至光緒二十七年二月,連續擊敗上萬德軍,法軍的多次進攻,並殲滅其一部,關於此戰役,清方資料記載甚多,但不被人所重視,大約是由於清軍一向誇張戰果的原因。  但根據2000年訪華德國學者提供的資料,在1900年10月到1901年4月間,德軍在中國死亡近3000人,其中近半是在進攻山西中損失的。也就是說,在娘子關戰役當中,僅僅德軍就被擊斃1400人以上!這實在是一個極其驚人的數字,從1840年到清朝滅亡,從沒有任何一場戰役擊斃過如此眾多的外國侵略軍!這也是自明朝末年西方殖民者來華侵略到朝鮮戰爭爆發,中國軍隊一次擊斃歐洲侵略軍最多的數目!(編者註,以下是石傢莊檔案信息網的文字:德法聯軍進攻固關和娘子關1901年4月25日,已占領井陘縣城的德法聯軍,欲繼續西侵進入山西,法軍提督巴堯、德軍提督歐貝共率步、騎兵13000人,攜帶大炮數十門,從井陘城出發,分三路從乏驢嶺、核桃園、南北障城進攻固關和娘子關。清軍守關將領劉光才率忠毅軍堅守陣地,與德法聯軍展開激戰,共打死打傷敵兵1800餘人,大消敵軍銳氣,阻其未能出關。)   沒有被聯軍主力多次強攻所占領的東天門防線,其最後的結局卻是可悲的,光緒二十七年二月,德法兩國提出“劉光才一軍紮駐井陘相逼,必須先退,彼國方肯撤軍,否則德法合兵,即日進攻”,他們以狼吃羊似的理由威逼全權代表李鴻章,李鴻章不得不奏明光緒帝,令劉光才退紮。失魂落魄的光緒帝聽罷此言,更加魂飛魄散,立即欽此:“先行退紮晉境”,“萬一彼軍來撲,千萬不可還擊”,“勿起釁端”、“免致藉口”。相關閱讀推薦:歷史的疑問:張獻忠屠四川還是清軍屠四川?清軍甲午慘敗重要原因:密碼電報全被日軍破譯 甲午海戰不解之謎:清軍艦隊如此慘敗到底責任在誰甲午海戰百年:清軍艦隊令人生畏的鐵甲巨艦解讀明清王朝的戰力對比:王牌八旗軍成就清軍入關揭秘:人多勢眾的清軍為何打不過八國聯軍?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於是,曾經一次次擊退德國精銳部隊的東天門防線,就這樣一槍不發的交給瞭德法兩國侵略軍。深感窩囊的劉光才無奈地嘆道:“夫惟用兵之道,全在賞罰嚴明,號令嚴肅,隨機應變,操縱自如,方足以勵軍心,而尚難必操勝算。況時至今日,敵國之欺凌俞甚,軍傢之銳氣全消。徒使握兵符者,進退無據,戰守皆非。蒿目時艱,杞憂曷極?”(劉光才《防堵晉東敵兵記》)  要知道,即使是被大肆吹捧的鎮江保衛戰,也隻打死瞭37個英國人,被稱為空前的鎮南關大捷,法軍陣亡也隻有近200人!而在娘子關,東天門一線的保衛戰中,清軍僅有數千兵力,卻阻擋華北聯軍主力數萬德法軍隊幾個月之久,擊斃敵軍上千人,確實是個驚人的奇跡,但最後的結局,卻是那樣的無奈,這說明瞭中國人並非沒有戰鬥力,不到一萬的中國軍隊能夠抵抗當時歐洲最精銳的德法軍隊幾個月之久,已經充分表明瞭中國軍隊的素質。失敗的關鍵是滿清政府的賣國性質所決定的。  箭括通天辟一門,去天尺五躡雲根。狼烽四起洶兵氣,鳥道千尋鑿石痕。曲徑通幽新路辟,丸泥塞險舊關存。成安老將知兵者,隘口何無勁卒屯。這就是東天門,曾經是百年前中國軍人創造奇跡的戰場。但一個無恥的賣國政府,縱然有再英勇的士兵又有什麼用呢?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解密抵抗是如何產生的:從打偽軍和“抗旨”開始

  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不抵抗”的軍令讓大片國土在短期內迅速淪陷,但讓驕狂的日軍意外的是,中國軍隊並沒有完全放棄抵抗。有組織的抵抗在江橋、天津、淞滬展開,給日本侵略軍以迎頭痛擊。本文通過敘述江橋抗戰、天津事變、“一二八”抗戰的展開,展示當年的抵抗 與抵之痛抗之難。  義勇軍江橋首挫偽軍  江橋抗戰是由多次戰鬥組成的戰役,首戰之中的首戰,發生在1931年10月16日,據”九一八“事變不足一個月。這個義勇軍大規模抗日鬥爭的揭幕之戰,擊敗瞭為日軍充當先鋒的偽軍張海鵬部。  “九一八”事變後,在日軍的拉攏下,洮南鎮守使張海鵬於1931年10月初宣佈”獨立自治“,自封”邊境保安司令“。日本人在沈陽所辦《盛京時報》10月4日的報道稱,張海鵬”所部一個旅三個團,分配各地,擔任四洮沿線之警備“。叛國投敵後的張海鵬部,旋即成為日軍進攻黑龍江的前鋒,沿洮昂鐵路進擊。洮昂鐵路通過嫩江的鐵路大橋,當時是一座木橋,被稱為哈爾葛(或稱哈拉爾葛,蒙古語譯音,意為”黑色的崖岸“)江橋。10月15日,張海鵬手下少將徐景隆率部到達江橋一帶。  關於當天的一些情況,東北軍駐北平副司令行營情報處長沈能毅的電報稱:“本日(15日)下午1時,有日軍飛機一架由洮南出發,旋向泰來擲彈2枚,復到省城旋轉數周而去。查日軍掩蔽張海鵬叛軍進取黑龍江省城,飛機越過中東路向泰來鎮擲炸彈,其居心可見,上電足為鐵證。”  在日本飛機來助陣的次日(10月16日),張海鵬部先鋒部隊在徐景隆的率領下,沿著洮昂鐵路進抵嫩江南岸。《盛京時報》報道此事的標題堪稱”囂張“——《張軍振旅進逼,齊齊哈爾休矣》。報道裡竟狂妄地宣稱:”觀其形勢,張軍於15日日中即可進占該城(指黑龍江省當時的省城齊齊哈爾)。“但這個報道是不完全的。所以其在當天印好的版面上,以緊急補印新聞的方式,發出瞭這樣的消息:”(哈爾濱16日電)張海鵬軍與黑龍江軍在齊齊哈爾城外開始戰鬥,形式激烈,勝負未分。“當然,當讀者看到報紙的時候,江橋抗戰的第一仗勝負已經見瞭分曉,黑龍江省防軍成功挫敗瞭張海鵬部的進犯。   要說明的是,打這一仗時,馬占山尚未到齊齊哈爾,率部抗擊偽軍的,是時任“東北邊防軍駐江副司令官公署參謀長”的謝珂。謝珂回憶當時向張學良請示,得到回電大意是:“如張海鵬進軍圖黑,應予以討伐。”他隨後和軍官們討論的結果是“應遵照電令施行,最後決議準備隨時迎擊。”謝珂還回憶:“16日拂曉,張(部)前鋒進抵江橋南端,我軍開炮迎擊。偽司令徐景隆誤觸我駐守江橋工兵埋在南岸的地雷身亡。我軍當即開出陣地進行襲擊,把張逆3個團一齊擊潰,四散逃走。同時我軍把江橋破壞三孔,阻止敵軍再犯。”  曾任洮遼鎮守使署軍法處上尉軍法官的黃顯升(瞧這名字起的,跟當時抗戰的英雄遼寧警務處長黃顯聲將軍音同字不同),當時在偽軍中任職,他在回憶中詳細敘述瞭擊潰徐景隆部偽軍的情形:16日拂曉,徐景隆旅長率3個騎兵團向江橋奔來,先頭部隊抵達嫩江橋南,見江橋北端有兵阻截,就開瞭火,黑龍江省抗日部隊原以為開來的是日軍,後來看清瞭原來是張海鵬的漢奸隊伍,向徐寶珍團長報告之後,徐團長立刻下令:“打!”士兵們立刻還擊,橋上雙方槍彈互射,北岸的大炮這時也響起來瞭,打的張偽軍後續部隊不敢前進。徐景隆幾次下令要不惜傷亡沖過江橋,可江橋北岸猛烈的炮火,使張偽軍不能近橋上一步······徐景隆得知先頭部隊已傷亡很大,為瞭扭轉戰局,他想到前沿看個究竟。就在他觀察前沿形勢,尋找突破環節的時候,在走動中,踩到瞭黑省工兵埋在南岸的一顆地雷,炸掉瞭一條腿,當即斃命。徐景隆一死,張偽軍一時亂瞭起來。黑省抗日軍隊趁亂沖出陣地,齊向南襲擊······在黑省軍隊打擊下,(偽軍)前頭一亂,後續部隊立時潰散,四處逃亡,各奔他鄉。  要說明的是,此戰發生時,偽滿洲國還沒有成立,雖然徐景隆的“少將”軍銜是張海鵬封給他的,日後的偽滿洲國政府卻也承認瞭此軍銜,且將其作為“戰死第一人”。於是,徐景隆就成瞭偽滿洲國的第一個“少將”,也成為14年抗戰裡中國軍隊擊斃的第一個偽軍將領。  天津再敗漢奸武裝 日本侵略軍通過“九一八”事變占領沈陽後,又將視線投向瞭華北的天津。這一次,他們用的是“以華制華”的陰謀。1931年10月間,日軍從冀魯豫地區招募瞭漢奸武裝2000餘人,在天津日租界秘密訓練,然後依托這批漢奸組成“便衣隊”武裝,發放統一的藍色服裝,並佩戴黃色袖章為標記。  1931年11月8日晚10時許,日軍在日租界向漢奸武裝發出進攻令,自稱是“自治救國軍”的“便衣隊”分成多路沖出日租界,進攻天津市區的中國保安隊和警察的陣地。日軍則在日租界內開槍助威。這是繼“九一八”事變後,日軍第二次在大城市市區制造的事變,史稱“天津事變”。因為有日軍的督陣和撐腰,漢奸武裝公然在占領的建築物上懸掛日本國旗。  早在事變之前,中國軍警就已接到日租界遞出的“便衣隊”要暴動的情報,河北省主席王樹常開會宣佈:“我絕不做臧式毅(’九一八’事變時執行’不抵抗’命令的遼寧省主席,後投敵),當民族罪人,讓天津父老兄弟罵我無能。”所以當漢奸武裝的行動開始時,中國保安隊和一線警察收到的命令是堅決抵抗,他們用迅速果斷的還擊,宣告天津不是沈陽。駐防天津的東北軍獨立第15旅也派出一個連(換保安隊的制服)上陣殺敵。中國軍警齊心協力,連續挫敗瞭漢奸武裝的攻勢。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中國軍警還勇敢朝日租界內還擊。  午夜12時,張學良打電話給第15旅旅長姚東藩:“如果日軍發動戰爭,你在大沽與天津兩處,要不顧一切犧牲,支持7天,以待全軍集結。”這一軍令表現出張學良在“九一八”事變過去近兩個月之後,已看清“不抵抗”的惡果,有瞭抗擊侵略的思想。  戰至11月9日凌晨0時30分,日軍第7聯隊第10中隊的士兵澤田政治被擊斃,這是14年抗戰裡在華北地區擊斃的首名日軍士兵。日本1932年3月出版的《抗日運動與天津事變》一書裡記載:“在旭街(今天津和平街)北端警備中的一等兵(死後升為上等兵)遭到保安隊的狙擊,,前額被子彈打穿,成為皇軍最初的犧牲者,光榮戰死。”戰鬥中,中國的水上警察還從水面與日軍展開對射。前述《抗日運動與天津事變》裡記載:“5點左右,在山日街(今天津張自忠路)北端警備中的宮本武明曹長(死後升為特務曹長),遭到瞭暗藏在白河民船中的保安隊的狙擊,也光榮犧牲。事態急轉直下。”所謂“事態急轉直下”,就是漢奸武裝雖是“一時占據瞭城內各機關”,但“不久其陣地就被保安隊奪回”。相關閱讀推薦:九一八事變後產生的九大著名漢奸:馬占山溥儀上榜!九一八之夜張學良有否跟胡蝶跳舞?張學良在幹什麼揭秘侵華日軍禁止發表的照片:“九一八”83周年歷史上的今天9月18日 “九一八”事變爆發“九一八”事變前東北軍實力並不落後為何會淪陷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抗旨”打響“一二八”       1932年1月中旬開始,上海的局勢日趨緊張,日本為瞭獲得侵略借口,連續在上海制造事端。南京國民政府繼續“不抵抗”政策,要求駐守上海的第19路軍撤退,並派出何應欽勸說第19路軍軍長蔡廷鍇,稱:“現在國力未充,百般均無準備,日敵雖有壓迫,政府均擬以外交途徑解決。上海敵方無理要求,要十九路軍(第19路軍)撤退30公裡,政府本應拒絕,但為保存國力起見,不得已忍辱負重,擬令本軍於最短期間撤防南翔以西地區,重新佈防。望兄遵照中央意旨。”  據蔡廷鍇記敘,1月26日撤退令就已經下達到一線:“政府的撤兵命令已到瞭,即轉令第78師區師長(區壽年)準於本月27日撤退完畢,但憲兵為到接防以前,須留小部隊仍在原陣地警戒。命令轉下後,相信上海局勢會由此緊張而(變得)和緩瞭。國傢屈辱如此,我為軍人,殊覺無味。”如果按照這一局勢的發展,第19路軍本該在1月28日左右將陣地交出,然而就在1月28日夜9時,蔡廷鍇突然聽說虹口“敵方已吹號集合”。派人偵察,知屬實之後,蔡廷鍇打電話給在一線的第78師第156旅第6團團長張君嵩。張團長匯報後說:“現在虹口等處商民驚恐異常,憲兵尚未接防。據報敵寇今晚向我防區進攻,請示如何處置。”蔡廷鍇立即指示:“倘憲兵未接防,仍須固守原來防線,如日寇無故向我挑釁,我軍為自衛計,應迎頭痛擊。”但張君嵩的上級、第78師師長區壽年在戰後說得一段話,也許更接近開戰的真實背景:“······是張君嵩不肯交防打起來的,也是我區某不願做亡國奴打起來的。如果當時照軍政部和參謀本部電令行事,還有什麼淞滬抗戰呢?”

中國女海盜頭子:美貌智慧鄭一嫂 曾抵抗英軍

  導讀:海盜行為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十四世紀的盧坎人,古埃及人曾記錄他們對塞浦路斯的襲擊。有人說:自從船被發明的那一天開始,海盜就出現瞭!海盜一詞,充滿殺氣,大多數人都會聯想到男子,但其實,在清朝中期的時候,有一位女海盜曾令清軍聞風喪膽。鴉片戰爭爆發後,被清朝政府招安的這名女強人還曾作為林則徐的“參謀”抵抗英軍。  出身海盜世傢  這名如今還為許多老廣州人所熟識的女海盜名叫鄭一嫂,她原姓石,乳名香姑,系廣東新會籍傢女,生於1775年,卒於1844年。其前夫姓鄭,因排行而俗名鄭一,新安(今深圳寶安)傢人。鄭氏夫妻生有兩子。  在明末時期,當時就有著名的鄭、石、馬、徐四姓海盜橫行珠江口。  康熙收復臺灣,鄭成功部分殘兵流向珠江口為盜,珠江口傢海盜由明末四姓演變為清初紅、黃、藍、白、黑、紫六幫。鄭一乃紅旗幫首領。   鄭一其人,胸懷大志,多年來,他一直致力於把珠江口各股勢力統一成一個以他為盟主的海盜大聯盟,而鄭一嫂堪稱賢內助,自始至終參與其事,各幫海盜尊稱她作“龍嫂”。無奈天意弄人,在這個海盜大聯盟好不容易簽約結盟的1807年,鄭一卻於一場強臺風中墜海身亡,年僅四十二歲。相關閱讀推薦:“魚叉”行動:英軍二戰中占領冰島僅用一天揭秘鴉片戰爭失敗真相:並非武器比英軍差 圓明園的毀滅:揭秘英軍焚毀圓明園的真實原因清末英軍如何順利入侵西藏?日本和尚供情報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勢力震驚英國軍隊  鄭一死後,鄭一嫂成為紅旗幫的領袖,在她的帶領下紅旗幫隊伍迅速壯大。但在官方的記錄裡對紅旗幫的記載很少,舉凡秘密社會組織的內幕細節,包括官方在內的外界一般都不能詳知,紅旗幫的情形也是如此。  有一位名叫格拉斯普爾的英國富商,曾被紅旗幫綁架為肉票,從而耳聞目睹海盜的日常生活種種。待他被以7654西班牙銀元贖出並回到倫敦之後,他寫出瞭一本獨一無二的回憶錄,將鄭一嫂的逸事公諸天下。  據格拉斯普爾描述,在鄭一嫂的經營下,紅旗幫有大小船隻五六百艘,部眾三四萬人。他們以香港大嶼山為主要基地,在香港島有營盤,有造船工場。  面對英國艦船在中國的水域內橫沖直闖,鄭一嫂還在1809年痛擊瞭廣州內河的英國船隻,俘獲一艘英艦,斬殺數十英國士兵,令英軍震驚。   聯軍對紅旗幫無可奈何  紅旗幫越來越強大,為瞭蕩平海寇,清政府與英國侵略者聯合,試圖借列強的力量消滅紅旗幫。格拉斯普爾記載,1809年秋,清政府與葡萄牙和英國一起組成瞭聯合艦隊,要突襲大嶼山消滅紅旗幫。得到情報的鄭一嫂,親自坐鎮大嶼山糾纏住敵軍主力。用“圍魏救趙”的辦法派主力奇襲廣州城,擊殺虎門總兵。聯合艦隊不得已撤退,在撤退途中又遭到早已埋伏好的紅旗幫主力的包圍,激戰九個晝夜,紅旗幫僅有四十人陣亡。而聯合艦隊丟盔棄甲,隻有幾艘艦狼狽逃回廣州。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紅旗幫的這些大行動讓滿清朝庭極為惱火,連續派出大軍征討。紅旗幫及其他各幫在鄭一嫂、張保仔的指揮下,連續打敗瞭前來圍剿的官軍。在浙江海面,打死瞭浙江水師提督徐廷雄;在香港大嶼灣,滅掉瞭清海軍戰船二十多艘、火炮三百門,生擒廣東水師提督孫全謀;還進逼廣州,打死虎門總兵林國良,迫使兩廣總督頻頻換人。  其中最大的一次戰役,是屢遭劫掠的澳門葡萄牙人會同清朝水師,組成中葡聯軍,合圍紅旗幫,一度將紅旗幫的主力船隊封鎖於其總寨大嶼山島,歷時八日。但紅旗幫如有神助,張保仔算準風向與潮汐,與鄭一嫂一起集結大船三百隻、火炮一千五百多門、部卒兩萬,突然發作,海面炮矢橫飛,無人敢攫其鋒,於是揚長而去,官洋聯軍唯有望洋興嘆。  接受清政府招撫  後來,紅旗幫因鄭一嫂不肯改嫁給黑旗幫老大而導致各派沖突。清朝政府采取瞭“懷柔政策”,黑旗幫作為六旗聯盟的第二大幫投降,大大削減瞭鄭一嫂和張保仔的力量。迫不得已之下,紅旗幫也開始尋思著接受招安。   清朝的招安條件雖說很寬,但有一條是不能免的,就是招安時海盜們須下跪。紅旗幫海盜一向看不起清軍,讓他們向昔日的手下敗將下跪,很難接受。於是,精於計謀的兩廣總督百齡提出瞭這樣的方案:由皇帝賜婚,準予張保仔、鄭一嫂結為合法夫妻,鄭一嫂、張保仔跪拜謝恩,同時,也算跪拜接受招安瞭。  招安後,張保仔封三品官,後升從二品,調福建閩安、彭湖等地任副將,鄭一嫂授誥命夫人。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中國女海盜頭子:美貌智慧鄭一嫂 曾抵抗英軍

  導讀:海盜行為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十四世紀的盧坎人,古埃及人曾記錄他們對塞浦路斯的襲擊。有人說:自從船被發明的那一天開始,海盜就出現瞭!海盜一詞,充滿殺氣,大多數人都會聯想到男子,但其實,在清朝中期的時候,有一位女海盜曾令清軍聞風喪膽。鴉片戰爭爆發後,被清朝政府招安的這名女強人還曾作為林則徐的“參謀”抵抗英軍。  出身海盜世傢  這名如今還為許多老廣州人所熟識的女海盜名叫鄭一嫂,她原姓石,乳名香姑,系廣東新會籍傢女,生於1775年,卒於1844年。其前夫姓鄭,因排行而俗名鄭一,新安(今深圳寶安)傢人。鄭氏夫妻生有兩子。  在明末時期,當時就有著名的鄭、石、馬、徐四姓海盜橫行珠江口。  康熙收復臺灣,鄭成功部分殘兵流向珠江口為盜,珠江口傢海盜由明末四姓演變為清初紅、黃、藍、白、黑、紫六幫。鄭一乃紅旗幫首領。   鄭一其人,胸懷大志,多年來,他一直致力於把珠江口各股勢力統一成一個以他為盟主的海盜大聯盟,而鄭一嫂堪稱賢內助,自始至終參與其事,各幫海盜尊稱她作“龍嫂”。無奈天意弄人,在這個海盜大聯盟好不容易簽約結盟的1807年,鄭一卻於一場強臺風中墜海身亡,年僅四十二歲。相關閱讀推薦:“魚叉”行動:英軍二戰中占領冰島僅用一天揭秘鴉片戰爭失敗真相:並非武器比英軍差 圓明園的毀滅:揭秘英軍焚毀圓明園的真實原因清末英軍如何順利入侵西藏?日本和尚供情報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勢力震驚英國軍隊  鄭一死後,鄭一嫂成為紅旗幫的領袖,在她的帶領下紅旗幫隊伍迅速壯大。但在官方的記錄裡對紅旗幫的記載很少,舉凡秘密社會組織的內幕細節,包括官方在內的外界一般都不能詳知,紅旗幫的情形也是如此。  有一位名叫格拉斯普爾的英國富商,曾被紅旗幫綁架為肉票,從而耳聞目睹海盜的日常生活種種。待他被以7654西班牙銀元贖出並回到倫敦之後,他寫出瞭一本獨一無二的回憶錄,將鄭一嫂的逸事公諸天下。  據格拉斯普爾描述,在鄭一嫂的經營下,紅旗幫有大小船隻五六百艘,部眾三四萬人。他們以香港大嶼山為主要基地,在香港島有營盤,有造船工場。  面對英國艦船在中國的水域內橫沖直闖,鄭一嫂還在1809年痛擊瞭廣州內河的英國船隻,俘獲一艘英艦,斬殺數十英國士兵,令英軍震驚。   聯軍對紅旗幫無可奈何  紅旗幫越來越強大,為瞭蕩平海寇,清政府與英國侵略者聯合,試圖借列強的力量消滅紅旗幫。格拉斯普爾記載,1809年秋,清政府與葡萄牙和英國一起組成瞭聯合艦隊,要突襲大嶼山消滅紅旗幫。得到情報的鄭一嫂,親自坐鎮大嶼山糾纏住敵軍主力。用“圍魏救趙”的辦法派主力奇襲廣州城,擊殺虎門總兵。聯合艦隊不得已撤退,在撤退途中又遭到早已埋伏好的紅旗幫主力的包圍,激戰九個晝夜,紅旗幫僅有四十人陣亡。而聯合艦隊丟盔棄甲,隻有幾艘艦狼狽逃回廣州。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紅旗幫的這些大行動讓滿清朝庭極為惱火,連續派出大軍征討。紅旗幫及其他各幫在鄭一嫂、張保仔的指揮下,連續打敗瞭前來圍剿的官軍。在浙江海面,打死瞭浙江水師提督徐廷雄;在香港大嶼灣,滅掉瞭清海軍戰船二十多艘、火炮三百門,生擒廣東水師提督孫全謀;還進逼廣州,打死虎門總兵林國良,迫使兩廣總督頻頻換人。  其中最大的一次戰役,是屢遭劫掠的澳門葡萄牙人會同清朝水師,組成中葡聯軍,合圍紅旗幫,一度將紅旗幫的主力船隊封鎖於其總寨大嶼山島,歷時八日。但紅旗幫如有神助,張保仔算準風向與潮汐,與鄭一嫂一起集結大船三百隻、火炮一千五百多門、部卒兩萬,突然發作,海面炮矢橫飛,無人敢攫其鋒,於是揚長而去,官洋聯軍唯有望洋興嘆。  接受清政府招撫  後來,紅旗幫因鄭一嫂不肯改嫁給黑旗幫老大而導致各派沖突。清朝政府采取瞭“懷柔政策”,黑旗幫作為六旗聯盟的第二大幫投降,大大削減瞭鄭一嫂和張保仔的力量。迫不得已之下,紅旗幫也開始尋思著接受招安。   清朝的招安條件雖說很寬,但有一條是不能免的,就是招安時海盜們須下跪。紅旗幫海盜一向看不起清軍,讓他們向昔日的手下敗將下跪,很難接受。於是,精於計謀的兩廣總督百齡提出瞭這樣的方案:由皇帝賜婚,準予張保仔、鄭一嫂結為合法夫妻,鄭一嫂、張保仔跪拜謝恩,同時,也算跪拜接受招安瞭。  招安後,張保仔封三品官,後升從二品,調福建閩安、彭湖等地任副將,鄭一嫂授誥命夫人。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釣魚城之戰經過:揭秘阻擋蒙古鐵騎36年抵抗歷史

  釣魚城之戰經過:釣魚城坐落在今重慶市合川區城東5公裡的釣魚山上,其山突兀聳立,相對高度約 300米。山下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匯流,南、北、西三面環水,地勢十分險要。這 裡有山水之險,也有交通之便,經水路及陸上道,可通達四川各地。彭大雅任四川制置 副使期間1239—1240年),命甘閏初築釣魚城。  1243年,餘玠采納播州(今遵義)賢 士冉璡、冉璞兄弟建議,遣冉氏兄弟復築釣魚城,移合州治及興元都統司於其上。釣魚 城分內、外城,外城築在懸崖峭壁之上,城墻系條石壘成。城內有大片田地和四季不絕

明末女將秦良玉:誓死抵抗張獻忠到最後一刻

  明末女將秦良玉:明朝末年,朝政腐敗,關外清兵經常寇掠關隘,關內社會動蕩不安,民不聊生,斯文凋弊,整個大明朝的總體局勢用兵荒馬亂來形容一點也不誇張。這個時候,地方武裝在與反武裝的鬥爭過程中,出現瞭一些著名的將領及其優秀的作戰部隊。白桿兵就是比較著名的其中之一。  所謂“白桿兵”,就是以持白桿長槍(長矛)為主的部隊,這種白桿長矛是明末忠貞侯、四川總兵秦良玉根據當地的地勢特點而創制的武器,它用白木(不需要染色)做成長桿,上配帶刃的鉤,下配堅硬的鐵環,作戰時,鉤可砍可拉,環則可作錘擊武器,必要時,數十桿長矛鉤環相接,便可作為越山攀墻的工具,懸崖峭壁瞬間可攀,非常適宜於山地作戰。白蠟木的外觀與歐洲槐木相似,成奶白色或微帶粉紅,堅韌而富有彈性,加工簡單,所以,在冷兵器時代它是一種既實用又經濟的兵器器材。  秦良玉,忠州人,父親秦葵。自小,秦良玉的父親以兵法部勒子弟,曾對秦良玉說:“汝一弱女子,盍習兵毋為人魚肉。”秦父讓秦良玉學習兵法與武藝的原始初衷是讓秦良玉能夠自衛防身,但是秦良玉勤奮學習,亳無輸讓須眉,“秦良玉與兄弟比肩習武,兼讀兵法。20歲之前即精於‘騎射擊刺之術’,尤精其父所授韜略。”由此,秦葵無不感慨地評價秦良玉說:“惜不冠耳,汝兄弟皆不及也。”秦良玉卻慷慨答曰:“使兒得掌兵柄,夫人城、娘子軍不足道也。”   明神宗萬歷二十二年(1595),秦良玉二十一歲。當時忠州紈絝子弟曹皋看上瞭秦良玉,被秦斷然拒絕,後來曹皋加害於她,以秦良玉支持抗稅鬥爭將其下獄。秦良玉出獄後,搞瞭一次比武招親,曹皋也來應征,被秦良玉打敗。秦良玉對石砫土司馬千乘一見鐘情,故意輸給馬千乘,決定嫁給馬千乘。萬歷二十三年(1596),秦良玉二十二歲,嫁石砫宣撫使馬千乘為妻。石柱也屬忠州,離秦良玉的娘傢不遠,是一個苗族人為主的郡縣,朝廷設置宣撫使統轄這些歸順瞭大明的苗人。馬千乘並不是苗人,他祖籍是陜西撫風,乃馬援後裔,因祖上建立瞭戰功,被封為石砫宣撫使,官職世代沿襲,最後傳到瞭馬千乘身上。  石砫地處偏遠,民風驃悍,時有叛亂興起;所以宣撫使最重要的責任就是訓練兵馬,維護安定。所以,婚後不久,秦良玉間語千乘曰:“今天下多故,石矽界黔、楚、蜀交,不可不練兵為保境計。且男兒當立功萬裡,繼先高祖新息侯傢聲,何區區固吾圉為?”千乘唯唯。於是,秦良玉與夫馬千乘整飭土政,培訓軍伍,練出瞭一支戎伍肅然、所過秋毫無犯、為遠近所憚的石矽土兵,即白桿兵。白桿兵大都是親連親友連友而召集組織起來,加以嚴格訓練後,戰鬥力非常強。這些百桿兵戰時為兵,閑時就組織起來開墾荒地,發展生產,並將部分新墾荒地分給官兵的傢屬和群眾廣種糧草。女兵則紡花織佈,供應軍需。  清一色白桿長槍部隊讓人耳目一新,但真正讓白桿兵聞名天下的是它後來的赫赫戰功。從秦良玉的創建直到她去世那天,這支部隊經歷大小百餘戰,其中比較著名的有平播之戰、渾河血戰、收復四城(灤州、永平、遷安、遵化)之戰等大戰役。由此,白桿兵“遂著名海內”便不難理解瞭。  萬歷二十六年,播州(今遵義)宣撫使楊應龍勾結當地九個生苗部落舉旗反叛,他們四處攻擊,燒殺搶掠,猖狂至甚。朝廷派遣李化龍總督四川、貴州、湖廣各路地方軍,合力進剿叛匪,馬千乘與秦良玉率領三千白桿兵也在其中。由於白桿兵特殊的裝備和長期嚴格的山地訓練,因此在播州的戰爭中十分得心應手,大軍長驅直入。最後,叛軍調集所有兵力,固守在播州城裡,城外則設下五道關卡,分別是鄧坎、桑木、烏江、河渡和婁山關,每道關卡上都有精兵防守,楊應龍想以此作為自己的護身符。攻打鄧坎,是由秦良玉帶領五百白桿兵為主力。相關閱讀推薦:崇禎簡介 大明末代皇帝為何死都不離開北京城?明末歷史懸案:明朝滅亡後崇禎子女跑哪去瞭?施瑯簡介 明末清初軍事傢福建水師提督施瑯生平史可法簡介 明末時期政治傢軍事統帥史可法生平袁崇煥簡介 明末著名軍事傢民族英雄袁崇煥生平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鄧坎守將楊朝棟見對方兵力單薄,便準備一舉吞滅,於是把手下五千精兵全部拉到陣地上,排下密密麻麻的陣式。秦良玉面對十倍於己的敵軍毫不畏懼,騎一匹桃花馬,握一桿長矛,率領白桿軍威風凜凜地殺入敵陣,隻見她左挑右砍,東突西沖,所過之處敵軍兵士紛紛損命,如秋風掃落葉一般。但是,敵軍人多勢眾,潮水般層層包住,陷入敵陣中的秦良玉方寸不亂,一邊砍殺周圍的敵兵,一邊慢慢向敵將楊朝棟靠攏,將到近前時,她一頓猛殺之後,忽地縱馬騰躍,還沒待四周的人看清,她已把楊朝棟抓在瞭自己的馬背上,右手揮舞著長矛,左手牢牢制住瞭敵將。眾敵兵見頭領被擒,頓時亂瞭陣腳,秦良玉的白桿兵乘勝追殺,沒一頓飯的功夫,敵兵就死的死,傷的傷,逃的逃,五千人馬潰散無遺。  攻下鄧坎後,剿匪大軍接著又順利地拿下瞭桑木、烏江、河渡三關,直達播州外圍的婁山關。婁山關是播州城外的一道天然屏障,山勢高峻險要,僅一條小路通過關口,可謂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地。攻打婁山關的主要任務又落到瞭白桿兵頭上,限於道路狹窄,無法通過大批兵馬,秦良玉便幫丈夫定下瞭一個巧取的方案。這天凌晨,秦良玉與丈夫馬千乘雙騎並馳,沿正路攻向關口,隻見兩桿長矛上下翻飛,擋關的敵兵一一倒下,而後上的援兵也無法一湧而上。而當秦良玉夫婦兩人並肩血戰,而敵兵越聚越多時,幾千白桿軍突然從關口兩側包圍過來,敵兵防不勝防,落荒而逃。  原來,趁秦良玉夫婦正面進攻,牽引瞭敵軍註意力的時機,其他白桿兵將士從關卡兩側的懸崖處,憑著白桿長矛首尾相聯,攀越上關,給瞭敵軍出乎意料的打擊。攻下婁山關後,叛軍失去瞭護身符,剿匪大軍一鼓作氣,攻克瞭叛軍據點播州城,楊應龍全傢自焚而死,叛亂徹底平息下來。論功行賞時,石柱白桿兵戰功卓著,被列為川南路第一有功之軍,秦良玉初次參加大戰,立下汗馬功勞,除受到重獎外,“女將軍”的英名遠播四方,白桿兵初顯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