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秀才

秀才成瞭兵:揭秘一代軍閥吳佩孚的復雜人生

  吳佩孚,山東蓬萊人,字子玉,發達後被人尊稱為玉帥,他是中國近代史上一位擁兵自重、叱吒風雲的顯赫人物。鮮為人知的是,年輕時的吳佩孚也曾寒窗苦讀、一心向學 ,寄希望於通過科舉應試蟾宮折桂、封妻蔭子、飛黃騰達。  1898年,24歲的吳佩孚高中山東登州府丙申科第三名。按清朝科舉等級制度來看,吳佩孚中瞭秀才,等於有瞭繼續參加鄉試、會試、殿試的“敲門磚”。  初嘗甜頭、心中狂喜的吳佩孚,渴望求取更高功名,為得到名師指點和開闊眼界,他遊學至省城濟南。某日,山東郵政監督請瞭戲班子在府中唱堂會,吳佩孚本是戲迷,但與主人並無瓜葛、素不相識,怎奈戲癮發作,於是想混進去蹭戲看。 吳佩孚跟隨獲邀人客身後欲混入郵監府內,誰料被門禁識破阻攔, 吳佩孚百般央求無果,怒發大打出手,將一場好端端的堂會攪成瞭“全武行”。晚清時的郵政業務由法國人壟斷,郵政監督仗著法國人的勢力橫行不軌,不光普通百姓敢怒不敢言,就是一貫色厲內茬、欺軟怕硬的地方官也惹他不起,隻得庇護這些蠻橫霸道的假洋鬼子,遇事睜隻眼、閉隻眼。  吳佩孚天生就不是那種隻知“之乎者也”的書呆子,他頗有膽勇,遇事好沖動,但這場由他自導自演的武戲卻惹來大禍,使他“欲登天子堂”的美夢成為泡影。郵政監督一怒將吳佩孚告上官府,地方官認為吳佩孚為蹭戲出手傷人,本屬無理取鬧,又給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於是指示學官革掉瞭吳佩孚的功名。秀才資格沒瞭,十年寒窗白瞎瞭,文人當不成瞭,沿著科舉路接著往上爬的大門已經緊閉。 吳佩孚滿腹憤懣無處訴,又沒臉返鄉,不禁大罵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進退無路的吳佩孚彷徨良久,一咬牙投瞭淮軍。  秀才成瞭兵,甩瞭筆桿子改玩槍桿子,假若老天有眼,一朝大權在握,不要說小小郵監,就是那混賬小官又豈奈我何?至此,吳佩孚的人生天翻地覆,他的人生理念亦起瞭微妙的變化。 雖同為書生投筆從戎,他卻無班超那樣不願老死書齋、發誓殺敵建功的恢弘志向,隻是不想再看人眼色、仰人鼻息。用今天的流行語形容:有錢就任性,有槍繼而有權豈不更是率性!書生帶兵,自古不乏其人。

任性軍閥吳佩孚:從窮秀才到大軍閥的跌宕人生

  吳佩孚,山東蓬萊人,字子玉,發達後被人尊稱為玉帥,他是中國近代史上一位擁兵自重、叱吒風雲的顯赫人物。鮮為人知的是,年輕時的吳佩孚也曾寒窗苦讀、一心向學,寄希望於通過科舉應試蟾宮折桂、封妻蔭子、飛黃騰達。  1898年,24歲的吳佩孚高中山東登州府丙申科第三名。按清朝科舉等級制度來看,吳佩孚中瞭秀才,等於有瞭繼續參加鄉試、會試、殿試的“敲門磚”。  初嘗甜頭、心中狂喜的吳佩孚,渴望求取更高功名,為得到名師指點和開闊眼界,他遊學至省城濟南。某日,山東郵政監督請瞭戲班子在府中唱堂會,吳佩孚本是戲迷,但與主人並無瓜葛、素不相識,怎奈戲癮發作,於是想混進去蹭戲看。吳佩孚跟隨獲邀人客身後欲混入郵監府內,誰料被門禁識破阻攔,吳佩孚百般央求無果,怒發大打出手,將一場好端端的堂會攪成瞭“全武行”。晚清時的郵政業務由法國人壟斷,郵政監督仗著法國人的勢力橫行不軌,不光普通百姓敢怒不敢言,就是一貫色厲內茬、欺軟怕硬的地方官也惹他不起,隻得庇護這些蠻橫霸道的假洋鬼子,遇事睜隻眼、閉隻眼。   吳佩孚天生就不是那種隻知“之乎者也”的書呆子,他頗有膽勇,遇事好沖動,但這場由他自導自演的武戲卻惹來大禍,使他“欲登天子堂”的美夢成為泡影。郵政監督一怒將吳佩孚告上官府,地方官認為吳佩孚為蹭戲出手傷人,本屬無理取鬧,又給他們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於是指示學官革掉瞭吳佩孚的功名。秀才資格沒瞭,十年寒窗白瞎瞭,文人當不成瞭,沿著科舉路接著往上爬的大門已經緊閉。吳佩孚滿腹憤懣無處訴,又沒臉返鄉,不禁大罵腐敗無能的滿清政府。進退無路的吳佩孚彷徨良久,一咬牙投瞭淮軍。  秀才成瞭兵,甩瞭筆桿子改玩槍桿子,假若老天有眼,一朝大權在握,不要說小小郵監,就是那混賬小官又豈奈我何?  至此,吳佩孚的人生天翻地覆,他的人生理念亦起瞭微妙的變化。雖同為書生投筆從戎,他卻無班超那樣不願老死書齋、發誓殺敵建功的恢弘志向,隻是不想再看人眼色、仰人鼻息。用今天的流行語形容:有錢就任性,有槍更是率性!  書生帶兵,自古不乏其人。然而,讀書人投軍卻有平常人所不及之處,畢竟意思深狠、手腕圓熟。那吳佩孚投奔淮軍後,成瞭一個吃糧人,卻也有飛鳥投林、如魚得水之感。時值清末亂世,吳佩孚的才幹得以發揮,生就一副冒險傢性格的他簡直是一個天生的軍人。此後,他的潛意識由冒著酸腐氣的“筆桿子裡求功名”變作更為現實地“槍桿子裡出梟雄”。相關閱讀推薦:吳佩孚:上世紀20年代最有希望統一中國的軍閥吳佩孚為何成為登上《時代》封面的首位中國人?從軍事領袖到政治領袖,吳佩孚怎樣實現瞭華麗轉身言出必行的愛國將領吳佩孚:四不將軍值得尊敬吳佩孚的靈柩為何停厝近七年後才入土為安?(圖)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吳佩孚膽大任性、狡黠機敏的性格天生就適合在軍隊中混。之後,經過一系列縱橫捭闔、翻雲覆雨,他由一名普通大兵一路扶搖直上,成為繼馮國璋、曹錕後第三位大軍頭,一舉脫胎換骨,成為民初實力雄厚的直系軍閥的首領。而這時,李鴻章創立的淮軍已經蛻變為北洋系、直系軍閥。發跡後,畢竟肚裡有些墨水,吳佩孚與一般行伍出身的老粗軍閥還是有所區別的,處於權力巔峰的他並未徹底迷失自我,為人處世頗有底線、其作風也還算嚴謹自律。身為軍閥渠魁,他免不瞭要率部東征西討,搶奪地盤,也親自指揮參與過鎮壓京漢工人大罷工運動,手上沾滿無辜者鮮血是一定的。但睥睨天下的大軍閥吳佩孚卻自有迥異於常人的另一面,或許與他早年的書生經歷有關。即便是在直系擊敗奉系軍閥入主北京之後,達到一生最為鼎盛期的吳佩孚對自己約束也很嚴格。他曾親自撰寫瞭一副對聯懸在中堂,既表明心跡,又作為座右銘時刻提醒自己。上聯:得意時清白乃心,不納妾,不積金錢,飲酒賦詩,猶是書生本色;下聯:失敗後倔犟到底,不出洋,不走租界,灌園怡性,真個解甲歸田。從他日後的表現看,還真不是附庸風雅、裝裝門面、說著玩玩,基本說到做到。  吳佩孚為自己定下的“四不”政策——不納妾、不積金錢、不出洋、不走租界,不光襯托出他的書生意氣,彰顯其軍人作風,還深刻地體現瞭他言出必諾的倔犟稟性。值得一提的是,1924年9月8日,當日出版的美國《時代周刊》封面上,刊登的居然是時年剛滿50歲的直系巨頭吳佩孚的肖像照,下有一行簡短說明:吳將軍,中國最強者!據說吳佩孚是第一個榮登美國《時代周刊》封面的中國人。   吳佩孚領導的直系軍閥被北伐軍擊敗後,他帶領其衛戍部隊先後逃竄於河南、四川等地,風頭平息後定居於北平。落魄後,他確實一直未像別的失勢軍閥那樣躲在租界當寓公,據說也沒討小老婆,在位時似也不曾貪婪聚斂,所以生活一直簡樸,手頭似也不豪闊,更沒以考察為幌子出洋消災納福。  1935年日本人搞“華北自治”,相中瞭吳佩孚,請他上臺主事,吳佩孚拒當傀儡,一口回絕。1938年初夏,偽華北政府和南京汪偽政府合並,吳佩孚再次拒絕與之合作,身為大軍閥的他也算保住瞭晚節,守住瞭自己當初定下的做人底線。一貫任性的大軍閥,能這樣已屬難得,也算為自己洗脫瞭一些罪孽。  關於他的死,一直有幾種版本,最有代表性、流傳最廣的一種說法是:1939年12月,吳佩孚因牙病找日籍醫生施治。受日本特務機關長、“華北自治”鬧劇的幕後導演土肥原賢二的指使,日籍牙醫將吳佩孚暗害。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秀才的“大志”_寓言故事

  兩個窮酸秀才,四體不勤,五谷不分,不事稼穡(se),不學無術,一天到晚裝模作樣,搖頭晃腦,自作清高。衣服又舊又破,常常連肚子都填不飽,可他們依舊鄙視勞動。  一個炎炎的夏日,這兩個秀才聚到一起瞭。他們走到村邊,坐在一個大樹墩上,一人拿著一把破舊的大蒲扇,不停地搖著扇,驅趕著蚊蟲。他們看著農人正在地頭辛苦地幹活,顆顆汗珠滴在土地上,兩秀才大發感嘆。  一個秀才說:“他們真苦啊!這麼勤巴苦做的,落得個什麼呢?我這一輩子雖說也窮酸,可是我隻要吃飽瞭飯、睡足瞭覺也就行瞭。我最討厭的就是像他們這樣下地去幹活,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他們太胸無大志瞭。將來有朝一日我得志瞭,我就一定先把肚子填得飽飽的,吃飽瞭再睡;睡足以後再起來吃,那該是多有福氣呀!有瞭這樣的福氣,就算是實現瞭我的大志瞭。老兄,你說不是這樣嗎?”  另一個秀才不同意前一個秀才說的話。這個秀才說:“哎呀老兄,我和你可不一樣啊。我的原則是吃飽瞭還要再吃,哪來的工夫去睡大覺呢?我要不停地吃,這才是享受人世間最大的樂趣。依我看,這才是我的大志!”  兩個人喋喋不休地談著他們的“大志”,原來隻不過是不勞而獲、坐享其成,所以到頭來也隻不過是畫餅充饑。  兩秀才的“大志”,實在是可悲又可鄙,這種寄生蟲的狹隘自私,隻能遺人笑柄。

假秀才招打_寓言故事

  有一戶有錢的人傢,生瞭個兒子,從小沒讀什麼書,骨子裡粗俗不堪,卻偏偏愛裝成個文人雅士。  一次,這人要到衙門去遞狀子,以便追回人傢欠他的債務。他心想,如果縣官看自己是個知書達理的人,肯定會站在自己這一邊,打贏官司就會容易多瞭。於是他對縣官謊稱自己是秀才。  縣官見他跪在地上,仔仔細細地打量瞭好久,心中疑雲頓生。縣宮想:這個人獐頭鼠目,形象猥瑣,言語也粗俗得很,哪裡像個秀才呢?接著又轉念一想:人傢都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鬥量”,我也不能妄下判斷。對瞭,我來考他一考吧,看他是否貨真價實。  主意打定,縣官便開口問他說:“既然你是秀才,那你且先說說‘桓公殺子糾’這一章應該怎麼講?”這個人哪裡知道縣官是在考他《論語》裡的句子呢,一聽這話,大驚失色,渾身嚇得直抖,心想:完瞭,出瞭人命案子瞭,老爺怎麼偏偏問我呢?難道是懷疑我跟這樁命案有什麼牽連嗎?於是他磕頭如搗蒜,連聲大叫道:“青天大老爺,我冤枉啊,小人確實不知道其中的實情啊,老爺明察!”縣官聽瞭,又好氣又好笑,低聲自語道:“果然是個冒牌貨,竟敢騙到我的頭上來瞭!”接著就命令手下的衙役把這人按倒在地,重打20大板,直打得他皮開肉綻,哭爹叫娘。  這人一瘸一拐地出瞭衙門,對他的仆人說:“這位縣官太不講理瞭,硬說我阿公打死瞭翁小九,把我打瞭20大板。”仆人問明是怎麼回事後,就對他說:“這是書上的話呀,你姑且答應他,說你略知一二不就應付過去瞭嗎?”這人一聽,趕緊拼命搖頭說:“哎呀呀,你可別再害我瞭,我連叫不知情都還被他打瞭20大板,如果說知道,那豈不是要抓我去償命嗎?”  所以說,該是什麼就是什麼,像這樣假充內行,到處招搖撞騙的人,一遇到動真格的場合,沒有不露餡出醜的。

秀才討錢_寓言故事

  一位秀才正在書房裡讀書,突然聽見敲門聲。開門一看,原來是位白發蒼蒼的老翁。相貌長得很古怪。讓進屋後,秀才問老者姓名,老人說:“我姓胡,名叫養真,其實是千年修煉得道的狐仙。因為仰慕您秀才的高雅,願和您做個朋友,談談學問和詩文。”  秀才從來豁達隨和,聽瞭並不以為怪,於是便同老翁談古論今起來。老翁十分博學,談吐極為精彩風雅,叩問他經史百傢的經典要義,居然能理解深透,解釋精妙,真是出口成章,氣度不凡。秀才感到很出乎意料之外,因此對老翁十分佩服,從此結為知交。  有一天,在交談中秀才小聲地請求老翁道:“您對我很好,可是,您看我這麼窮,有時連飯都吃不飽。您是得道仙人,隻要費舉手之勞金錢肯定會馬上到手。真對我好,何不給我一點小小的周濟幫助呢?”老翁一聽,沉默瞭一會兒,有點不以為然的樣子。稍後又笑道:“這是很容易的事,但需要十幾個錢作母錢,好生許多子錢。”秀才照辦瞭。老翁於是同秀才來到一間密室,一邊慢慢踱步,一邊嘴裡念咒語。忽然,隻見無數的錢嘩啦啦地從房梁上下雨似地往下落,轉眼之間錢就堆瞭半屋,足有三尺高。老翁問秀才:“您看夠瞭嗎?”“夠瞭夠瞭。”秀才喜不自禁。於是兩人先後出來,把門關好。送走老翁後,秀才就進密室去取錢。可開門一看,滿屋的錢頃刻都不見瞭,隻剩下原來作母錢的十幾個錢,還稀稀落落地丟在地上。秀才大失所望,氣呼呼地去責問老翁為何欺騙和戲弄自己。老翁淡淡地對秀才說:“我本來是要和您結個文字之交相互切磋,並沒想到跟您合謀去廣積錢財。剛才滿屋子錢都是我臨時從別人那裡借來的,為瞭清白,隻好又還給人傢去瞭。如果您還想發份外之財,就請您去找會偷盜的‘梁上君子’作朋友吧!老夫不能成全您瞭。”說完,老翁拂袖而去。  精神生活也要以物質為基礎,讀書人也需要錢,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可借旁門左道大發橫財,否則即使不遭致橫禍,也會“竹籃打水一場空”。

秀才的忌諱_寓言故事

  有一個叫柳冕的秀才,由於幾次應試都沒中,因此他最怕聽到“落”、“落第”一類的字眼,連這類的同音字也不讓說。誰要是犯瞭他的忌諱,他便大發脾氣,出言不遜跟別人爭。要是他的仆人誤犯瞭忌諱,他還會鞭棍相加,搞得仆人跟他說話時總是小心翼翼,膽戰心驚,可是越害怕就越緊張,越容易出錯。  這一年,柳冕去省城應試。他騎著馬,仆人挑著行李書籍隨他一同趕路,忽然,一陣風吹來,柳冕的帽子吹落在地,仆人慌忙跑著去拾帽子,並大聲說道:“主人慢走,主人停下,您的帽子落地瞭!”這柳冕心頭一驚,因“落地”正好與“落第”同音,他好不生氣,用馬鞭怒指仆人說:“狗奴才,胡說八道!不準說‘落地’,這叫‘及地’(諧音“及第”)!記住瞭嗎?再瞎說看我不揍你!”仆人唯唯諾諾,誠惶誠恐;一邊將帽子給主人戴上,一邊說:“主人,這回把帽子戴牢一些,就再也不會及地瞭!”  這秀才一聽更生氣瞭,一鞭子便打到仆人身上,仆人被打得糊裡糊塗,不知又是犯瞭什麼諱,無奈,隻好忍氣吞聲,自認倒黴。  秀才來到省城參加應試,過瞭一段時間,考試發榜瞭,他急忙打發他的仆人前去看榜。仆人來到發榜的地方,將榜上姓名從頭到尾看瞭三個來回,就是不見“柳冕”兩個字,仆人知道這回秀才又“落”瞭,可是回去怎麼對主人說呢?因為主人是最恨那個“落”字。仆人想去想來,忽然想起秀才平日裡繞開“落”字而用其他字替代的辦法,比如說,秀才常把“安樂”(“樂”音同“落”)說成“安康”,用“康”代替“樂”,於是仆人終於找到瞭一個較合適的字來。  仆人回到住處,一進門,秀才立即滿面春風迎上去問:“喂,我考中瞭嗎?”仆人低著頭,小聲應道:“主人,您‘康’瞭。”  柳冕自然明白這“康”字的意思,他唯恐仆人再說出那“落”字,便趕緊打發仆人出去。  秀才心虛,忌諱頗深,可是事實總是事實,你承不承認,它總是明明擺著的事實,即使不說“落地”,那也隻能是自欺欺人,一種虛假的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