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Tag: 首相

中國女相:上官婉兒如何成為史上巾幗首相第一人

  上官婉兒——巾幗首相第一人  上官婉兒是歷史上非常才氣的女子,她的一生可謂是坎坷傳奇。雖然沒有丞相之名,但有丞相之實,這在中國歷史上是獨一無二的。  上官婉兒是陜州人,祖父上官儀是唐太宗時代的名臣,後來因忤逆武則天而被殺,當時尚在襁褓之中的上官婉兒隨母親一道沒入後宮,算是帶罪執役的犯官傢屬,受到無情的冷落及役使。困境中出人才,上官婉兒隨著宮中女官讀書識字,十四歲的她就受到武則天的親自召見,對她的下筆千言贊不絕口,將她留在身邊,擔任一些文書佐理工作,逐漸參予撰擬詔書,參決奏章,慢慢地百官奏牘都由她先行過目,並加擬簽,武則天隻要在上面批一個字就頒行天下,成瞭除武則天以外最具權柄的女人,這時她還隻是個19歲的小姑娘。當年她母親懷她的時候夢見神人送來一桿大秤,占夢的說這預示著上官婉兒將掌握大權衡量天下大事,那時她傢是罪臣孤子,誰也不信,想不到竟然成真,武則天掌政前後二十五年,上官婉兒始終追隨在她的身邊,據說上官婉兒額頭上的一道創傷還是她與武則天的男寵張昌宗眉目調情時,武則天醋勁大發,一劍砍傷的。後來武則天把自己的侄子武三思配給上官婉兒,上官婉兒這年已經三十五歲,上官婉兒最愛的還是唐宗室諸王中的李逸,而李逸卻愛著武則天的業女武玄霜,最愛上官婉兒的又是長孫泰,長孫泰的妹妹恰好是李逸的妻子,這幾人都是朋友知交。真是尷尬人與尷尬事呀。  唐中宗即位後政權掌握在韋後的手中。中宗一生顛沛流離,過著朝不保夕的日子。養成瞭一副前怕狼、後怕虎的柔弱性格,而她的皇後韋後則一心想學婆婆武則天的樣子,勾結女兒安樂公主,妄圖把持朝綱。在這樣的政治背景下,武三思的妻子上官婉兒和武攸暨的妻子太平公主為瞭共同的利益聯合起來對抗韋後和安樂公主。這本是有利的政治聯盟,一個男人卻使它迅速瓦解。   這個男人就是一隻繡花枕頭式的美少年崔湜,由於上官婉兒的丈夫武三思生性鄙俗,整天沾花意草,於是孤零零的上官婉兒就把她的一縷癡情完全寄托偶然相識的崔湜身上,自那天同在禦書房辦事幹下瞭風流事件後,天天難舍難分,上官婉兒時時把崔湜召進宮中,就被長期在宮中出入的太平公主瞧見,太平公主在宮中年紀雖略大一些,但徐娘雖老,風韻猶存,她又生成有母親的風流性格,當時見崔湜玉一般的美男子,心中早已有意,便打發宮女瞞過上宮婉兒把他召進寢宮,太平公主欲念是十分大的,雖還同時愛幾位王子,但每天都要與崔湜私會幾次,終於被上官婉兒看出問題。一氣之下投入到韋後的勢力圖中,並把武三思也拉瞭過來,為韋後立下大功。  由於有上官婉兒和武三思的加入,韋後勢力大增,把唐中宗的權柄完全架空,太子李重俊實在看不過去,於是率兵攻入武三思府第,殺武三思及武崇訓父子。然後進入宮禁,準備再殺韋後、上官婉兒,上官婉兒臨危不亂。指揮禁衛軍憑險固守,再飛檄武三思舊部入宮保駕、平定瞭太子的兵變,這件事情之後不久,韋後母女就毒殺瞭唐中宗,以溫王重茂為少帝,韋皇後母女把持朝政,伊然就是武則天與太平公主當年狀況的重現。   太平公主一面與她們虛以委蛇,一方面以一代公主的身份牽制、滯緩她們勢力的發展,一方面暗中幫助她的侄兒李隆基。李隆基本就一直在姚崇、宋理等名相的扶助下,羽翼半豐,現再得太平公主的支持。一場兵變,誅殺瞭韋後母女和上官婉兒,即位為唐玄宗。  上官婉兒死瞭,她的文學成就卻流傳下來,她的詩文創作一洗江左萎靡之風,力革南朝以來四六駢儷的章法,掙脫六朝餘風,使文風為之大變。與其說開古文復興氣運的是韓愈、柳宗元,無寧說是上官婉兒已經早為盛唐的文學面貌繪出瞭清晰的藍圖。她的詩對唐詩的輝煌發展也有極大的啟導作用。到瞭開元年間,唐玄宗追念上官婉兒的才華,下令收集其詩文,輯成二十卷,張說為她寫:“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雲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上官婉兒)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  茲錄一首她遊驪山時寫的詩以資佐征:  三秦季月景龍年,可乘觀風出灞川;  遙看電掣金馬躍,國矚霜原玉作田。  隱隱驪山雲外聳,迢迢禦帳日邊開;  歲歲年年常扈驛,長長久久樂承平。  這詩寫出她衷心的願望,希望安享太平,歲歲年年不再有腥風血雨的殺伐場面,然而她久居要津,尤其是武則天時期她幫武則天尊崇武氏,排抑皇傢,李唐皇傢是不會輕易放過她的。相關閱讀推薦:揭秘中國古代女官的歸宿及職責:上官婉兒最出名上官婉兒私生活混亂:梅花妝來源於其偷情張昌宗唐代才女上官婉兒為何慘遭黥刑?與武則天男寵偷情上官婉兒死後屍骨無存?幾塊骨頭經檢測並非人骨當瞭皇帝30年女秘書的上官婉兒:美貌與能力並存!

二戰“中共諜報團”的威力:日本首相沒有秘密

  在抗日戰爭中,中共地下工作者曾成功地滲透到日本高層和日本情報機構。日本當局原來對中共的情報工作瞭解不多,直到1942年“中共諜報團”案發,才知道中共的情報工作如此厲害,竟然滲透到日本首相身邊……  “中共諜報團”  “中共諜報團”案是蘇聯情報人員佐爾格等在東京被捕後牽連到上海中共情報組的案件。1941年10月,佐爾格、尾崎秀實等在東京被捕後,上海的中共情報組中西功、西裡龍夫、程和生(鄭文道)、李德生、陳一峰(倪兆漁)等一批中共黨員受到牽連,於1942年6、7月被捕。這些中共黨員是一個隱藏在日本情報機構內的中共情報小組成員,屬於中共上海情報科領導。中共黨員能夠打入日本的情報機構,是因為中共中央特種成員王學文在1930年代初擔任上海同文書院教授期間,發展瞭中西功、西裡龍夫、手島博俊、白井行幸等一批同文書院的日本學生加入中國共產黨。同文書院由日本外務省創辦,初衷是為瞭培養精通中文的日本間諜,沒想到同文書院裡卻有一批學生成為具有共產主義信念、國際主義精神的中共黨員。  中西功,1931年4月就讀同文書院時,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8年5月再次赴華時,轉為中共正式黨員。他1934年加入“滿鐵”總社,1938年5月任滿鐵上海辦事處主任。通過他的關系,1940年4月起,滿鐵先後成立瞭附屬單位“時事調查研究室”和“特別調查班”。程和生(真名鄭文道)1939年秋天調來中共上海情報科工作,擔任聯絡員,負責與中西功及幾個中國同志之間的聯絡。因受東京佐爾格案的牽連, 1942年6月中西功被捕,7月程和生被捕,該情報小組結束活動。這一情報小組的成員有:中西功、西裡龍夫、尾崎莊太郎、白井行幸、程和生、李德生、徐強、李雲、陳一峰、汪錦元(汪精衛的私人秘書)、方知達、倪之璞、錢明(劉少文)、紀綱、張敏(紀綱的夫人)、陳汝周、張明達、張子敬、吳戢光(吳成方)、孫全、季仲夏、潘漢年、翁福綿、陳憲章、陳叔良、邱麟祥、陳三百、秦鳴鈞(秦鴻鈞)等人,屬於潘漢年情報系統的范疇。  當時,中西功的掩護身份是“大日本皇軍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顧問;西裡龍夫的掩護身份是日本“同盟社南京支社”首席記者兼汪偽“中聯社”、“中央社”指導官,“大日本皇軍總司令報道(情報)部”顧問;程和生的掩護身份是日本“滿鐵上海辦事處調查室”附設的“特別調查班”班長;倪之璞等十餘人是調查班的調查員。這樣,中共情報小組的成員有瞭合法的身份作為掩護,就可以打進日本的情報部門裡搜集情報。他們搜集瞭許多有重要價值的戰略情報,例如日本禦前會議記錄、大本營掃蕩作戰計劃、汪偽和平運動等重要絕密情報。   日本首相秘書與中共有聯系  1941年初,日本國內展開南進與北進的爭論。1941年7月,日本進行瞭關東軍特別大演習,有進攻蘇聯的跡象。中西功接受瞭調查日本此次演習動向的任務。  他借滿鐵派到東京參加“支那抗戰力量調查委員會”第三次會議的機會,與時任日本首相秘書的蘇聯情報人員尾崎秀實聯系。尾崎秀實告訴中西功7月2日日本禦前會議確定的方針是在北方對蘇聯積極備戰的同時,準備南進作戰。中西功根據尾崎秀實提供的情報,結合自己在滿州的見聞,得出結論:日本關東軍特別大演習是南進的演習,日本的戰略是南進而非北進。  在東京,中西功打聽到美日談判最後期限在月底。為瞭核實這一情報,中西功在“滿鐵”資料室搜集資料,最後在1941年11月6日的《編內參考》上找到資料:日本可以接受的談判,以11月30日為止。結合他在《帝國陸軍作戰綱要》密件裡看到的“以11月底為限”,中西功認為日本已做好與美國開戰的準備,海軍已經集合,12月初美日談判一結束,一定會立即對美開戰。又根據日本海軍航行時間計算,中西功判定日本對美開戰的日期是12月7日。因為12月7日是西半球美國的星期天。這對日本而言,是一個進攻美國的很好時間。從美國方面來說,此時的美國還沒有參戰,12月7日星期天是休息日,不僅政府人員不上班,而且軍隊官兵也放假,這非常有利於日本發動進攻。從日本方面來說,進入戰爭已久,急需南進以補充,日本決不會再往後拖。因為日本海軍每天要消耗4萬噸石油,陸軍每天要消耗1.2萬噸石油。東條英機絕不會等到患石油貧血癥時再進攻。為此,中西功推斷日本進攻美國的時間是西半球的1941年12月7日,東半球的12月8日。  中西功將此情報上報給中共上海情報小組的負責人吳成方。由於中共與美國之間缺乏情報交流渠道。潘漢年部署將這個情報轉給軍統上海站的秘密共產黨員“21號”,由他轉報重慶軍統總部,再由國民政府轉告美國。  有關日本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情報,眾所周知的一種說法是國民黨破譯瞭日本密電,得知瞭日本的軍事部署。1941年珍珠港事變前五天,國民黨軍事委員會技術研究室的池步洲破譯瞭日本外交密電,得知日本將準備偷襲珍珠港。其實這一說法是令人懷疑的。根據學者的研究,日本外交密電有不同等級,使用不同的密碼。日本駐檀香山領事館使用的是J-19“紫密”,是機器碼,人工無法破譯,池步洲當年並未達到這樣高的破譯水平。抗戰時期,在蔣介石侍從室第六組(情報組)工作的張令燠,專門負責審閱軍委會技術研究室傳來的情報,他也指出國民黨方面並沒有破譯日本突襲珍珠港的密電。  據在潘漢年領導下從事情報工作的黃慕蘭回憶,國民黨中央海外部長吳鐵城派李芳佯裝投敵,任汪偽政府駐羅馬尼亞的“大使”。李芳詐降日偽不久,中共情報小組成員就得到他提供的日本將發動太平洋戰爭的絕密情報。國民黨中央同時也接到這一重要情報。這樣看來,日本擬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戰略情報,國民黨也曾提供給瞭共產黨。但共產黨提供給國民黨、得自於中西功的情報,則更為具體。相關閱讀推薦:國民政府最大諜報案:黃浚案顯讓蔣介石喪命震驚日本的諜報案:日本近衛內閣顧問尾崎秀石案一場真實的諜報戰:重慶談判始末臺兒莊大捷諜報英雄:投筆從戎的文學碩士夏文運甲午戰爭前日本間諜報告:“大清全民腐敗”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潛伏在汪精衛身邊  中共黨員還滲入到偽政權、偽機構搜集情報。中共上海情報小組的陳一峰擔任偽“中央社”首席記者、汪偽國民政府特工總部顧問。汪錦元打入到汪偽政權的核心部門,1938年初,任偽上海市政府秘書長;1940年9月調往南京,任汪精衛的秘書。張明達打入到偽“中聯社”擔任聯絡員,利用擔任偽“中央社”向寧、滬沿線各支社之間電訊稿和重要信件傳遞員的機會,實際擔任瞭中共上海情報組負責人與中共上海情報組南京站之間的聯絡員。陳公博就任上海市市長時,李時雨以“立法院委員”身份隨陳公博到上海,負責組建上海市保安司令部;李時雨的黨組織關系和工作關系於1944年秋由華北局社會部轉到華中局情報部,開始由於毅夫領導,1945年春由潘漢年情報系統的骨幹劉人壽領導。李時雨和潘漢年系統聯系上後,利用機會把潘漢年系統的中共地下黨員安插到偽保安司令部:倪幼齋任中校機要科長、薑春圃任中校人事科長、張維光任少校文書科長兼日文翻譯。史永聯系的趙錚兄弟兩人,打入汪偽特工總部“76號”。還有關露、袁殊等,打入日偽機構從事秘密情報工作。  潘漢年情報系統,隊伍短小精幹,取得的成績卻很大。抗戰時期,潘漢年系統上報瞭不少重要的情報。例如,1939年英法企圖犧牲中國對日妥協的遠東慕尼黑活動;德蘇戰爭爆發後,日本擬南進而非北進;李士群提供日軍“掃蕩”新四軍軍部所在地區;周佛海設電臺與重慶通報;重慶對日謀略活動等等。  日本為瞭發動侵華戰爭,搜集瞭中國的大量情報。但在對中共的情報方面,收效甚微。中共則在對日本的情報工作上,取得瞭重要成績。日本為瞭侵略中國而建立的情報機構中竟然有中共的組織,並且有些共產黨員還身居要職,掌握日偽組織的核心情報:如前文所述,日本首相的秘書尾崎秀實竟然與中共黨員保持密切聯系,汪精衛的秘書汪錦元是中共情報小組成員。可見,中共在“打進去”方面很有成績。中共情報人員的滲透能力,是日本和國民黨特工所無法比擬的。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武則天的“巾幗首相”上官婉兒怎麼死的?

  她是罪臣孤兒,祖父和父親都被武則天殺害。但她效命於這個“教母”般的女皇長達27年。14歲成為武氏“秘書”,19歲時百官奏牘都由她先行過目,並加擬簽,武則天隻要在上面批個字就頒行天下,成瞭除武則天以外最具權柄的女人。追隨武氏25年,她成瞭事實上的“巾幗首相”;武氏之後中宗即位,婉兒封昭容,位同宰相、爵同諸王,仍然秉國權衡,參與朝政。她在幕後操縱著整個王朝,直到被李隆基誅殺,甚至可以說她曾用非凡的政治智慧“稱量天下”。  她是唐代大文人上官儀的孫女,她和祖父對唐初詩律的形成及發展有很大影響,她用非凡的文學智慧又“稱量”瞭當時的文壇。  李隆基殺瞭這個非凡的女人後的第二年,便忙不迭地讓自己的臣子張說收集上官婉兒的詩文,輯成二十卷,如此才“安”瞭這個大唐天子的心。他敬佩這個“曾經的敵人”。  婉兒一生的靈魂與肉體之愛錯綜復雜,她利用男人對她的愛,用超絕的控制能力控制瞭那些身居要位的男人,從大唐皇帝中宗李顯,到廷臣執事武三思、崔湜等,她總讓自己在他們的生活中顯得無比重要。  史書和民間傳說中都有這種“天降大任於斯人”的故事,無非是因為婉兒在歷史上的地位太獨特太突出。她如此出類拔萃,以至於沒有同類型的女性形象再度出現。她的才高如雲,她在權力場中的縱橫捭闔,在危機四伏的宮廷爭鬥中保持著艱難的“平衡”,她的卑鄙與高貴、張揚和謙退,放浪與真誠共集於一身的極為復雜而多層次的個性,讓她如美鉆一般,閃爍著多彩的光輝。  文學傢張說為上官婉兒20卷的文集題序說:“敏識聆聽,探微鏡理,開卷海納,宛若前聞,搖筆雲飛,成同宿構。古者有女史記功書過,復有女尚書決事言閥,昭容(上官婉兒)兩朝兼美,一日萬機,顧問不遺,應接如意,雖漢稱班媛,晉譽左媼,文章之道不殊,輔佐之功則異。”這樣的贊美,據我看來是空前絕後的,因為上官婉兒,中國歷史上隻有一個。“剛直肯諫”  上官儀  婉兒的祖父上官儀,這與婉兒初一謀面便永訣泉下的親人,婉兒的文學天分該是對他的傳承。婉兒骨子裡存在的某些品質該是來自這個“剛直肯諫”的文臣。  “上官儀,字遊韶,陜州陜人。貞觀初,擢進士第,召授弘文館直學士,遷秘書郎。太宗每屬文,遣儀視稿,私宴未嘗不預。高宗即位,為秘書少監,進西臺侍郎,同東西臺三品。麟德元年,坐梁王忠事下獄死。儀工詩,其詞綺錯婉媚,人多效之,謂為上官體。集三十卷,今編詩一卷。”  公元627年,唐太宗貞觀元年秋天,上官儀考中進士,時年19歲,成為唐朝宮廷中最年輕的侍臣,擔任皇傢圖書館校正及教授生徒的直學士。唐太宗寫文做詩,上官儀為其修改。宴會群臣,上官儀作陪。他曾參與編修《晉書》,為弘文館十八學士之一。  高宗李治即位,上官儀升為秘書少監,後又升遷為西臺侍郎,官至三品。  相傳上官儀在任時,某次隨軍赴洛陽以東地區考察平息戰亂的功績。打掃戰場時,麾下一員小將送來一隻七寶紫蘭裝飾的夜壺,供上官儀使用。上官儀馬上召集官兵,擲壺於地,厲聲斥責:想想看,如果我們的官員用這樣的夜壺撒尿,又該用什麼樣的器皿吃飯?朝中官員的生活要是如此糜爛,我們的大唐王朝還能興旺嗎?  有一次,上官儀的一個表姐穿一件“貼繡鋪翠”的上衣,來到一個盛大的社交場合。上官儀當著眾人的面,認真地對表姐說,請把這件衣服送我,今後不要用翠羽這樣貴重的東西裝飾衣服。這位貴婦因為是朝中宗室的至親,很不在意:這一點點羽毛能值幾個錢?上官儀正色言道:“你穿瞭這種貴重衣料,皇親國戚會見樣學樣,那樣長安城中翠羽必然價錢飛漲,商人受利益驅動將大量捕殺翠鳥。作為唐室要員眷屬,這個頭兒不能帶。”表姐心服口服,立即改正。權力遊戲犧牲品  公元664年寒冬,當權男人高宗李治和當權女人皇後武則天之間的矛盾日益激化。稟性剛烈、敢於直諫的上官儀力主廢武後,懦弱的高宗首鼠兩端。而當消息“走漏”,武皇後河東獅吼,“李懼內”馬上說“這是上官儀叫朕做的”。  上官儀深知自己被卷入一場權力遊戲,遊戲結局已定,他隻能是棄子,高宗的懦弱該是意料中的事情。“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直臣的責任已盡,他遺憾的是再也不能報效國傢。  他留戀自己的傢,也為訣別剛出生的小孫女上官婉兒而難過。他本想看著她成長為一個才華出眾的美少女,含飴弄孫的晚年生活本該無比歡樂。  “宮廷遊戲”還在繼續,並且向著黑暗的結局行進,許敬宗出場瞭。他貴為宰相,是武後的寵臣,人格卻十分低下。為錢財把女兒遠嫁給南蠻夷首領,為瞭同兒子爭美女上書皇帝把兒子許昂流放嶺外。上官儀評價他:既然是個人,就該有人品,要求更高一點,該有仙品。但偏有墮落成犬品的,許敬宗就是這種人。  許敬宗要求和上官儀開詩會,上官儀不屑地說:公修史還湊合,寫詩不行。許敬宗快氣死瞭,惡狠狠地問:天後的詩,以公之論,如何?上官儀冷冷地說,比公稍好一點。許敬宗自此極為懷恨。分頁:1/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不數日,武則天指使許敬宗誣告上官儀,說上官儀與被幽禁的已廢太子李忠共謀造反。上官儀在李忠還是陳王時曾任過陳王府的咨儀參軍,李忠被廢為庶人之後,上官儀“想當然”同李忠一樣對武皇後心懷不滿。上官一族被滿門抄斬,不滿周歲的婉兒與母親鄭氏被趕進掖庭宮充為宮婢。  臨刑前許敬宗還要再放一支“冷箭”。他對上官儀說:上官兄,聽說陰司裡有好幾個詩品很高的等你赴詩宴。我和天後都寫不出好詩,沒有被邀,真是慚愧。  上官儀坦然面對屠刀,他因剛直名垂千古,他的死改變瞭婉兒一生。但他無從知曉他的小孫女怎樣“權秉國政,稱量天下”;怎樣效命於傢族的仇人,與女皇恩怨糾纏;怎樣領袖文壇,影響瞭唐初詩律。他無從為婉兒的輝煌驕傲,也無從為她的諸多卑鄙羞恥。  他給瞭婉兒上官傢的血脈,但真正造就婉兒的,卻是武則天。上官儀泉下有知,悲乎喜乎?  大唐孔子廟碑是陜州故城孔子廟所立石碑,它已被時光消磨得漫漶不清。這很可能是武則天的“政績”,她曾“次曲阜,幸孔子廟,詔各州縣修建孔子廟”。另一塊碑乃“大周莊府都督故君墓志之銘”,是武則天稱帝時一個將軍的墓志銘,此人叫常懷靚,字倩,管理12個州的軍事,長安三年十月十五日歸葬故裡陜州城東信義園。墓志銘上,武則天所造的幾個字上面幾乎全有。許先生一個個辨認著,指給我看。  罪臣孤兒,婉兒帶著“原罪”的意識成長。後來她曾因忤逆武則天而被黥面,有形的“忤旨”烙在她的臉上,無形的“原罪”烙在她的心上,烙印在她不滿50歲的生命歷程中……  這樣講並無誇張之處。婉兒出生那年傢族蒙冤,直至40年後中宗李顯即位,才得平反。  婉兒幾乎終其一生地生活在武則天的身邊,這個“日月當空”(曌)的女人把婉兒映襯得熠熠生輝。從一個罪臣孤兒到稱量天下,她的成長得自於天賦,得自於環境,更得自於武則天。  武則天是她的“仇人”,是一個天威難測的統治者,是在她額頭上留下畢生羞辱的人,她註定要恨她;武則天又是她的“教母”,她身邊唯一值得效仿的高貴的女皇,是她一生富貴榮華和權柄的賜予者,武則天真正懂她的冰雪聰明,她死心塌地愛她。  從道德評判的角度,婉兒並非好女人。正史和野史把她說得詭詐奸猾、作惡多端、私生活糜爛。但是站在婉兒的角度,“生存或是死去,這是應該首先考慮的問題”。罪臣孤兒驚弓之鳥,她隻能運用她所有的資本,包括肉體和靈魂全方位地保護自己。巨大的“原罪”陰影給瞭她可貴的清醒,她的頭上永遠是高懸的利劍,身後是夾緊的尾巴。她不停用智慧和身體同宮裡和朝堂上的男人做著嫻熟流暢的交換,同時她又知道這些交換的卑鄙與喪盡天良。她比所有的人都明白什麼是道德良知,她更清楚她的道德良知就是隱忍地生存。她忍瞭傢族血仇,忍瞭生而為奴,忍瞭臉上的墨跡,忍瞭被白白耗盡的青春。她自我成就瞭隱忍中真正的英雄氣概。  她的智慧表面凸顯強烈的女性特質,她中庸狡黠、八面玲瓏、左右逢源、做事融通;她骨子裡卻有強烈的男兒氣概,她殺伐決斷、手腕強硬、權秉國政,叱吒風雲。  她處理政事、處理情感、處理和男人的關系都有其“教母”的痕跡。她們共同制造瞭一個新的官僚集團,洞穿瞭官僚集團的性格,甚至“嘲笑公卿以為笑樂”。武則天從一個14歲的小姑娘奮鬥到年逾八十的女皇,一任她不息的靈魂在天命、權力和人性之間苦苦掙紮。婉兒從一個14歲的小姑娘,至近50歲尊貴的昭容娘娘,她的內心掙紮較武氏更加劇烈。  婉兒骨子裡又是高貴的,這來自上官儀的血脈。她鐘情於往來唱和的千古詩篇和文人雅士的風月清談,這是她的救贖之路。後世愛她的人提及她,總是真誠贊嘆她的文學成就,對她的“卑鄙”善意地轉過臉去,裝作什麼都沒看見。十四歲踏入政壇  公元664年至678年,婉兒在掖庭宮狹窄的藍天下長大。婉兒的母親鄭十三娘是太常少卿鄭休遠的姐姐,有文學素養,母親該是她第一個老師。婉兒雖身份為奴,但所有的人包括武氏在內,對上官的冤獄心知肚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任婉兒到後宮內文學館學習,也是很有可能。婉兒她聰明穎悟,“天性韶警,善文章”,應該是內廷文學館宦官老師的得意門生。  宦官老師講武後當年總是孜孜不倦地讀書,她聰明絕頂,拿文學館的書作階梯,最終登上皇後的寶座,宦官老師大講特講武則天的偉大、非凡。皇後便成為少年婉兒心中的一道陽光,她夢想能有一天走出掖庭見到她。  她講給母親聽,鄭夫人落下淚來。婉兒不瞭解身世,把夢想寄托在敵人的身上。她又不願破碎女兒的夢想,她深知婉兒的成長需要有夢想支撐。她不能讓女兒懷恨武後,女兒一旦知情而且懷恨,性命便危在旦夕瞭。  因為老學士的舉薦,14歲的婉兒終於等到武皇後的召見。“武後召見,有所制作,若素構”。於是婉兒走出掖庭走入朝廷,從此跟隨瞭這個偉大、非凡的皇後。分頁:2/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婉兒那樣快樂而驕傲,在她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應試中,她幾乎是超水平發揮。她為皇後起筆行文,草擬詔令,又賦詩數首。婉兒抬起頭,從皇後那裡看到的,是驚喜而愛憐的目光。婉兒打動瞭皇後的心。  那年武後50歲,婉兒14歲。以武則天的氣度胸襟,她不會容不下一個14歲女孩。更重要的是,她喜歡婉兒,婉兒令她想起自己的當年。射向太子的箭。  婉兒的感情和政治緊緊牽系在瞭一起。她14歲成為武則天的秘書,幾乎是和皇子們一道長大。冰雪聰明的婉兒,被李賢、李顯和李旦所愛,但是政治的鐵腕搗碎瞭愛情,青春的挽歌成為婉兒參透人生的代價。以後的歲月,她同武三思、崔湜,同中宗的關系,都不再是純粹的愛情。她也不再眷戀那堪稱真愛的往事。  婉兒第一次背叛愛情,是武後派她去東宮,檢查出章懷太子李賢私藏武器。其實武後早已知曉這個消息,她完全可以不通過婉兒清洗東宮,她已枕戈待旦,勝券在握。但是她還是讓婉兒去瞭。婉兒第一次背叛瞭愛情,從此成為武皇後畢生的心腹。  婉兒替盛怒的武後草擬瞭置李賢於“死地”的詔書,“太子懷逆,廢為庶民,流放巴州”。  李賢走後,婉兒接受瞭新太子李顯的愛。之所以這樣,很可能是因為她潛意識中也有強烈的攀附權貴的欲望,或是她在冥冥中預感到“未來”掌握在李顯手中。  683年,高宗去世。武後立李顯為皇帝,自己仍臨朝稱制。李顯即位時28歲,正是男人的“花樣年華”。56歲的武則天被尊為太後。  武則天不能適應那份權柄易手的寂寞與蒼涼。兩個月以後,她借口李顯想將整個天下送給自己的嶽父——一個小小的參軍,將李顯廢為廬陵王,幽於別所。  這個決定來得十分突然:某日,武後突然宣佈,早朝要在乾元殿的正殿舉行,而且她要親自前來,與滿朝文武共商國是。正殿的四周站滿瞭全副武裝的禦林軍,守衛森嚴,武後正襟危坐,要婉兒宣讀她的旨令。殿前衛士把李顯從皇位上拽瞭下來並五花大綁。李顯如夢方醒,對著武後大聲喊:“我才是皇帝,你有什麼權力廢掉朕?”李顯絕望的喊叫聲一直在乾元殿裡回蕩。  廢黜中宗李顯的第二天,相王李旦繼位,天下又重回到武後手中。這次權力變更,婉兒再次成為武後的箭,給瞭愛她的李顯沉重的一擊。  在這個階段,婉兒應該從武則天的敵人(包括武則天的兒子們)那裡聽聞自己的身世。但此時婉兒對武後的敬愛和崇拜彌漫她的身心、深入骨髓又滲透在每一個細胞中。而武則天也早已離不開婉兒,她把婉兒變成射向章懷太子和廬陵王的箭。她說:“婉兒,沒有別人能替我把這兩個男人趕出皇宮瞭。”婉兒“黥面”  公元690年,武則天“革唐命”,改國號為“周”,自稱“聖神皇帝”,62歲的武後終成女皇。她氣宇軒昂地登臨瞭則天門,在萬眾的歡呼聲中開始瞭她的女皇霸業。  相王李旦生性軟弱,他繼位後,為自己選擇瞭險境求生的方式。他連續三次奏請將皇位禪讓於太後,武則天最終能夠以彌勒轉世的神話或者謊言,為自己加冕,從此稱帝15載。到705年春天她生病時才由李顯復辟,為中宗。那年年底武則天與世長辭,官方稱她享年81歲,有些人說她實際活瞭83歲。中宗即位5年後,據說被皇後韋氏所弒,李旦於公元710年復位,是為睿宗。李顯與李旦,中宗與睿宗,俱是武則天的兒子,此後唐朝其他15個皇帝全是她的孫輩和後裔。無論史書怎樣更改武後頭銜,她仍是唐朝的祖先和國母。以一個篡位而顛倒朝代的人物,又在太廟裡千秋配享,也太難為瞭那些史官。  女皇開始她輝煌的帝業,婉兒則開始瞭實際上的“巾幗首相”生涯,但她仍是武則天一個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近侍奴婢。這年女皇62歲,婉兒26歲。和諧甚至美好的君臣關系卻因一個失寵的男寵起瞭波折,婉兒被黥面。  男寵薛懷義被武皇厭棄,薛懷義大失所望,有一天他沿著宮中的一條秘道求見女皇,婉兒不與通報,將這失寵的“床榻上的君王”阻在一扇宮門外,薛懷義一把驚天大火,親手燒瞭他為女皇建造的明堂。  武則天大怒,認為是婉兒逼薛懷義放火,結果是“忤旨當誅,後惜其才,止黥而不殺也”。那晦暗而墨黑的黥文,年輕而美麗的婉兒須畢生承受。武則天的這一舉動,徹底毀瞭婉兒的尊嚴。她帶著黥刑的永恒印記開始瞭以後的生活,那是她一個永遠的劫。  後世的人痛惜婉兒,所以有民間傳說婉兒在黥刑處用紅顏料文刺出梅花形狀,一時成為宮中時尚,大傢競相用胭脂畫梅仿效,號為“紅梅妝”。另一傳說婉兒為此特創一發式,將卷曲的發髻巧妙蓋在疤痕上,反而更加嫵媚瞭,號為“上官髻”。我在河南博物院的唐代發式圖中,赫然見到這個發型。“神龍革命”分頁:3/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公元695年,武則天稱女皇的第五年,她要修周史,重任委派給瞭侄子武三思,同時又委派上官婉兒參與。婉兒在修史的過程中為武三思提供瞭無私的幫助,讓武三思感激涕零,並對這個女人產生瞭一種莫名其妙的很深的感情。  婉兒敏銳地看到瞭武氏一族的勢力正因女皇而迅速發展、勢不可擋,她在武三思那裡找到瞭安全感和性的實惠,兩人因生存利益、彼此利用而鑄成的身體關系,保持瞭十多年。  女皇對身後事的憂慮,使得她一筆勾銷瞭與李顯的恩怨,重立其為太子。在朝堂上,她對狄仁傑說:“還你太子。”老淚縱橫的狄仁傑抬起頭,果然見到李顯。狄仁傑再度跪拜,連連叩首,那是狄仁傑對女皇由衷的感佩。如此戲劇性的相見場面激動人心,青史留存。  此時的婉兒已不知何為感情、何為廉恥,她逢迎所有喜歡她、需要她的男人。她和李旦保持“友情”,又重新恢復瞭和李顯的關系,她運用自己卓越的控制能力(這學自“教母”武則天)成為李顯的“患難之友”,她自己也在這種給予中獲得瞭“未來”。  公元705年正月二十二,張柬之、桓彥范等五位朝臣發動“神龍革命”,李顯復辟,是為中宗。李顯的時代又重新到來,婉兒的“時代”也再度來臨。  正月二十七,新皇帝李顯率百官浩浩蕩蕩來到母後退位後徙居的上陽宮探望,為昏睡不醒的母親加封“則天大聖皇帝”尊號,同時也為瞭緩解他搶班奪權後沉重的心理負擔。  在這次探望中,李顯要求婉兒隨他返回洛陽。他說他需要婉兒在朝中為他掌管詔命。婉兒說:“奴婢永遠愛上皇(武則天),要陪伴她最後一程。”  武則天為政期間,以洛陽為東都,“與民更始”,以後更次曲阜,幸孔子廟,詔各州縣修建孔子廟,又同時繼續南北朝以來的趨勢,大規模而有系統地提倡佛教,崇奉老子,造成“三教歸一”的體制,在當時創造瞭一種新的意識形態。  武則天雖非首創殿試之人,但她經常出面策士,不計門第。她在位時代,“補闕連車載,拾遺平鬥量”,她操縱經營好幾十年,單隻人事安排也可見她力量之大、影響之深。  而上官婉兒,從19歲起百官奏牘都由她先行過目,並加擬簽,武則天隻要在上面批一個字就頒行天下,成為除武則天以外最具權柄的女人。她追隨武氏27年,對武氏個人以及武氏國策的影響,也可以設想。稱她為女皇的女宰相,絕不過分。  用現代人的觀念看,武則天炒作有術。她以“河圖洛書”的神秘安排,“萬歲通天”等響亮的年號,再加上“齒落復生”等不老的奇跡,炒作自己的“奉天承運”,而她登上帝位,也憑借瞭彌勒轉世的神話或者謊言,為自己加冕。  為瞭創造這個神話,她偽撰佛典《大雲經》,建造許多以彌勒為主佛的洞窟,她的帝號為“慈氏聖神金輪皇帝”,“慈氏”即是彌勒。流風所及,武則天以後的唐朝君王多禮佛。  透過唐代經幢,我們能想見當時佛的興盛。具體到武則天,與其說她信佛,不如說她善用佛,而她的“教女”婉兒更信賴的可能是她自己。自稱“彌勒轉世”的武則天死瞭,上官婉兒則憑借自身的才智,攀升至富貴榮華的頂峰。她40歲成為中宗的昭容,在諸嬪妃中名列第六,爵同諸侯,位如宰相。  她對武則天有著近乎偏執的崇拜,她的融美麗、多情、欲望、政治、陰謀、殘忍、殺戮等眾多內涵為一體的復雜形象,幾乎成為大唐王朝的一個象征,異彩紛呈、參差多態。  她舉重若輕,擊退太子李重俊的變亂;她彩樓評詩,大設昭文館學士,引領一代文風;她開皇帝嬪妃宮外居住先例,建豪華私宅;她在生命的盡頭愛上崔湜,詩賦唱和的愛情終以悲劇收場。  婉兒在宮廷和朝堂上的權勢男女中“如魚入水,吞吐自如”,贏得他們的“敬重”,朝中文官武將們對武昭容娘娘敬畏有加。他們知道,無論是在朝廷還是在後宮,上官昭容都一手遮天。這個女人總攬著天下大權,指揮著天下的一切。  她是政治女人,她在燃燒的過程中找尋著快樂,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當生命能量已被耗盡,隻能去另一個世界尋找另一種存在。分頁:4/7頁  上一頁234567下一頁  婉兒沉寂的傾訴仿佛是莎士比亞那句名言:忍住痛苦,在這冷酷的世上留存,講我的故事,其餘隻是沉寂。我看到,在沉寂中她溫柔地閉上眼睛,像要滌去那曾經的傷心和屈辱的塵埃……  公元705年,武皇葬禮後,婉兒被封昭容,重回那個專掌詔命的重要位置。  在婉兒和韋後的幫助下,武三思從幾乎被李傢王朝徹底摒棄,搖身一變,成為瞭堂堂李唐王朝的司空,三公之一,名副其實的大唐首相。  武三思迅速升遷使武氏一族蠢蠢欲動。在太平公主又哭又鬧的糾纏下,她的丈夫武攸暨也進拜司徒,亦為三公。除太尉之外,三公中便有兩席被武傢強占瞭去,而且都是實權崗位。事實上,中宗已被皇室的女人們架空。  婉兒不斷向韋後進言提高婦女在社會和政治中的地位,隻有這樣才能為她韋後未來成為女皇鋪平道路。婉兒將韋皇後稱霸的野心點燃。婉兒還不斷請求提高公主們的地位,這既取悅瞭韋後,又籠絡住諸公主的心。婉兒讓安樂公主堅信她是能夠繼承皇位的,盡管李顯還有李重俊、李重茂兩位皇子,但他們並非韋後所生,這給韋後所生的安樂公主成為皇太女提供瞭極大的可能。  婉兒請求提高公主們的地位,同時也討好瞭太平公主。同時,她還試圖籠絡住相王李旦和他五個英姿勃發的兒子。婉兒敏銳地感覺到他們的虎視眈眈。  在婉兒的幫助下,宮裡的權勢女人各自拉攏瞭一批朝官並形成瞭她們自己的勢力。她還心懷叵測貶抑排斥太子李重俊,推舉以武三思為首的武氏一族,成功地在朝堂制造籲請廢黜太子的輿論,年輕的太子再也不能忍受,他要殺瞭武三思和婉兒。  公元707年7月,李重俊與左羽林大將軍李多祚等,“矯詔”發羽林軍三百餘人,當夜便發兵突襲瞭武三思的王府,砍掉瞭武三思及其子武崇訓的腦袋。李重俊乘勝追擊,殺進肅章門,並封鎖瞭所有的宮門。李重俊的飛騎突進肅章門後,他就高聲喊叫著索要婉兒,他發誓要把這個女人碎屍萬段。  婉兒正在李顯的大殿中與韋後、安樂公主一道陪著聖上博戲,韋後和安樂公主在發抖,李顯則一臉絕望。內心已到崩潰邊緣的婉兒反倒鎮定下來,急中生智:“如此看來,太子是先要我死,然後再依次弒殺皇後和陛下,要讓我們同死於他的刀下。”  李顯和韋氏大怒,不肯依李重俊的索要交出婉兒。李顯帶上婉兒和他的妻女們匆匆登上瞭玄武門,以避兵鋒。他首先派右羽林軍大將劉景仁速調兩千羽林兵士屯於太極殿前,閉門自守。當叛軍來到宣武門下,他便依照婉兒的指令,向門下的叛軍高聲勸降。叛亂的羽林軍當場倒戈,並將李多祚、李承況、李千裡等李唐宗室們斬於玄武門下,一時間玄武門下血流成河。  重俊兵敗被殺,瘋狂的韋皇後和安樂公主逼迫聖上敕許,從太廟取來李重俊的首級祭於武三思父子的靈柩之前,後又懸於朝堂示眾,直至腐爛,被鳥鵲叼啄,朝野上下,竟無一人敢去為重俊收屍。  此時中宗心灰意冷。他想他一輩子都是韋皇後的傀儡。他初為天子時,就是為她的參軍父親討天下,結果失瞭王位流放14年。如今,他再為天子,依然被這個貪得無厭的女人擺佈。“彩樓評詩”  開一代文風  婉兒“美麗的復雜”表現在她終身鐘情於那往來唱和的千古詩篇及與文人雅士的風月清談,這是她的救贖之路。她運用自己的影響勸說中宗,大量設置昭文館學士,廣召當朝詞學之臣,賜宴遊樂,賦詩唱和。上官婉兒每次都作中宗、韋後和安樂公主多人的“槍手”,數首並作,詩句優美,時人大多傳誦唱和。對大臣所作之詩,中宗又令上官婉兒進行評定,名列第一者,賞賜金爵,尊貴無比。因此,朝廷內外,吟詩作賦,斐然成風。  昆明池最初是漢武帝為訓練水戰而開鑿的,唐朝時將這池修造得寬大宏壯,池內遍佈亭臺樓閣。中宗有一次在此大宴群臣時,要求每人獻五言排律一首,選最優者譜曲,令上官婉兒監評百官詩作。  中宗命在池邊另搭帳殿一座,帳殿間高結彩樓。婉兒登上彩樓,宣佈規則:奉詔評詩,隻選其中最佳者一篇進呈禦覽並譜曲,不中選者即發下樓,付還本人。內侍拿過詩來剛念過詩題和開頭兩句,詩稿便紛紛飄落,隻剩沈佺期和宋之問兩人的詩稿未有飄落。沈佺期悄悄對宋之問說,我倆一向不分高低,我看就以今日定高下,以後不必再爭瞭,宋點頭同意。分頁:5/7頁  上一頁34567下一頁  隔瞭好一會兒,樓上又飄下一張,原來是沈佺期的詩,宋之問的詩則被呈給皇帝。婉兒的評價是,二詩文筆相當,但沈詩結句“微臣雕朽質,差睹豫章才”辭氣已竭,而宋詩《奉和晦日昆明池應制》結句“不愁明月盡,自有夜珠來”陡然健舉,若飛鳥奮翼直上,氣勢猶在。婉兒的評判讓大傢心悅誠服。  婉兒的祖父上官儀的詩多應制、奉和即歌功頌德之作,詞綺麗婉媚,士大夫紛紛仿效,稱“上官體”,他歸納六朝以來的對仗方法,提出“六對”、“八對”之說,對後世格律詩、聯句的形成很有影響。詩作三十多卷,均佚。而婉兒的詩對仗工整,遣詞華麗,成為當時文人學習的典范,對唐初詩律有相當影響。  可惜婉兒的詩大多失傳,《全唐詩》僅收其詩32首。請看“彩怨詩”:月下洞庭初,思君萬裡餘。露濃香被冷,月落錦屏虛。欲奏江南調,貪封蘇北書。書中無別意,但悵久離居。相傳這是婉兒14歲的少作,曠世才女的風華由此可見一斑。出宮居住經營政治  婉兒想出宮,她說服韋後,向中宗提出瞭一個十分出格的要求,請求皇帝允許那些被寵幸的妃子與公主一樣到宮外營建宅第。中宗覺得實在離譜,但他被婉兒和韋後操縱慣瞭,還是答應瞭。韋後想的是婉兒出宮會減弱對中宗的控制,婉兒則對中宗說,這樣才能夠擺脫韋後的監視,更多地和聖上在一起。  婉兒在長安市區群賢坊的東南側修建瞭一座異常典雅漂亮的住宅,廳堂中卷帙浩繁,充滿瞭書卷氣,那是婉兒夢寐以求的“芬芳”。  婉兒的母親鄭氏被封沛國夫人,與婉兒一道搬出後宮。鄭氏至此才相信瞭當年她懷婉兒時所做的夢:當生貴子,而秉國權衡。  婉兒喬遷新居,皇上皇後雙雙前來恭賀,自此後這座極盡風雅的宅邸成為皇親國戚、達官貴人們爭相拜訪的地方。中宗李顯每每帶著朝中的公卿大臣們來婉兒的宅邸遊宴。他時常帶人在婉兒這裡吃喝玩樂,吟詩作賦,當然也免不瞭放縱淫亂。由於中宗常常賜幸,所以又派人擴建婉兒居所,穿池築巖,修建庭院,窮極雕飾,使婉兒的豪宅儼然成為皇帝在長安市區的“行宮”。  婉兒在這兒獲得瞭真正的自由,她像太平公主以及別的權勢女人一樣,開始賣官鬻爵,大肆斂財。許多人奔走於她的門前,並因此求得高官要職。崔湜是其中一位,並贏得瞭婉兒最後的“愛情”。“天鵝之死”  最後的“愛情”  婉兒在40歲之後,鐘情於那個小她6歲而又才華橫溢的崔湜,這算是她最後的“愛情”吧。她與崔湜的關系是從詩詞歌賦開始的,這讓婉兒覺得這愛情很像愛情。現實中的崔湜很卑劣,並以卑鄙作武器,最終“以文翰居要官”。他不知道婉兒對他動瞭真情後,為此作出過多大的犧牲。  在婉兒的幫助下,崔湜在很短時間裡,從中書舍人到兵部侍郎,再拜中書侍郎、檢校吏部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這是相位。不久,崔湜又在主持銓選時,多有違失,被禦史李尚隱彈劾,以罪被貶;因上官婉兒的奔走,說動安樂公主使他官復原職。婉兒在臨淄王李隆基兵變前夕,在自身難保的生死關頭,要求崔湜叛韋氏,反戈一擊去投靠李隆基。李隆基兵變成功後,崔湜幸運地保住性命,僅被貶出長安,充任華州刺史。  公元710年五月,許州人燕欽融聲色俱厲地奏稟聖上,說皇後淫亂,幹預國政;而安樂公主、武延秀夫婦及當朝宰相宗楚客等人亦圖謀不軌,企圖奪取李顯的天下。李顯隨即召見,當面詢問。燕欽融剛走出宮門,便被羽林兵士殺死,中宗驚怒萬分。中宗的反應馬上引發瞭韋皇後的下一步行動。公元710年六月初一,中宗暴斃,婉兒馬上明白瞭事情的原委。  婉兒想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搏的時刻,她揮筆草擬瞭一份中宗李顯的遺詔:立溫王重茂為太子,韋後知政事,相王參決政務。分頁:6/7頁  上一頁4567下一頁  立16歲的少年李重茂為太子,天經地義;聖上駕崩,太子年少,由皇後垂簾聽政,也在情理。對此真正起到制約作用的是相王的參決政務,這就為李唐皇室的東山再起提供瞭一個絕好的機會。這是上官婉兒在當時能夠作出的最好決定,她希望能夠從這一紙偽造的遺詔中贏得某種繼續活下來的可能,以洗脫“韋後黨羽”的罪名。  710年六月初二,韋後火速征發五萬府兵屯駐京城,各路統領皆為韋姓。六月初三,韋後知會天下中宗晏駕。婉兒宣讀她偽擬的中宗遺詔,立溫王重茂為皇太子,皇後臨朝執政,相王參決政事。六月初四,宰相宗楚客及韋後兄韋溫等率眾上表,奏請由韋後專決政事,罷相王參政之權,致使婉兒假托之遺詔失效,李唐王朝眼看著大勢已去。次日,中宗靈柩遷至太極殿,集百官發喪。少年太子李重茂為殤帝,韋後臨朝稱制。  李隆基與姑母太平公主以及太平公主的兒子等歃血盟誓,決意兵變,徹底推翻“韋氏王朝”。  公元710年六月二十,在中宗李顯暴斃19天後的夜晚,李隆基等人便身著便服,潛入禁苑埋伏。二更時分,全副武裝的李隆基橫槍躍馬,斬殺瞭掌管皇傢軍隊的所有韋氏黨羽,並當眾宣告:韋氏毒死先帝,謀危社稷,今夕當共誅諸韋,身高有馬鞭長者皆殺之。立相王為帝以安天下。敢有反對者將罪及三族。  一聲號令,羽林將士們便欣然從命,宮城的防衛不攻自破,韋後與安樂公主均被殺。臨淄王此次政變要殺的第三個人,就是上官婉兒,臨淄王的親信劉幽求奉命誅殺她。  婉兒在殺聲震天之中,化妝更衣,命令宮女排列整齊,靜靜地秉燭迎接劉幽求。這個場景令劉幽求十分吃驚,婉兒從容地出示先帝駕崩時假托的遺詔,申明自己的立場,劉幽求則稱臨淄王已下瞭必殺令。  婉兒聽此消息,平靜迎接瞭死亡,結束瞭她豐富、鮮明、坎坷的一生。分頁:7/7頁  上一頁567下一頁

夢見統治者,主席,首相

夢見統治者、首相、國傢元首,或其他身居要職的重要人物,具有雙重含義。一方面表示你有接近榮華富貴,獲得權利財富,得到榮譽和名氣的願望;另一方面,同樣表示你會承擔責任,承受憂愁和煩惱。 統治者夢見人民對自己的統治極為不滿,意味著能得到人民的衷心擁護,政局穩定,人民安居樂業。 國王或國傢領導人夢見全國上下都很滿意他的統治,意味著人民怨聲載道,會爆發一場革。 夢見國傢的統治制度發生瞭變化,預示能獲得國傢的最高榮譽。 夢見在恐怖的國傢裡忍受煎熬,做夢人會富有。 夢見國傢的領導人很英明,人民生活幸福,不久會被驅逐出境。